“妈的,这车疯了?!薄罢鸥纭北纠椿乖谙胱乓趺从Χ?,可是当这中巴车猛地加速冲过来时,他就什么都顾不上了,疯狂地冲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听到背后的巷口传来一声尖锐的刹车摩擦声,“张哥”回头看了一眼,看着那辆中巴车的前脸,都还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张哥……这下怎么办?”瘦猴男子这会儿都还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口干舌燥地问道。

    “我特么怎么知道!”“张哥”怒骂了一声,他心跳都还没恢复平静呢!

    这中巴车虽然车型比较大,可是毕竟那么破,还拖着累赘,谁能想到他会性能那么好!还有那挡风玻璃,居然连续两次,都没能砸破!

    一共翻了三辆车,上面的人估计都完了,就算没死,重伤在这个时候也没法医治,这件事还不知道怎么跟宇哥说呢!

    眼看着其余的飞车党都钻回了巷子内,江流石这才踩下了刹车,停了下来。

    文晓恬也是一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在江流石开车撞了第一辆车后,她就紧紧闭上了眼睛,不过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听动静她大概也知道。

    那些被撞到的人多半是非死即伤了,不过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要是她和江流石落到这些飞车党手上,下场说不定比他们还要凄惨。

    文晓恬转头看向了江流石,她看见江流石似乎是在平复心情,他轻轻吐出了两口气后,然后便平静地看了自己一眼。

    “这些人应该暂时不会再出现了。你刚刚说你家在哪儿?”江流石的记忆力虽然不错,但在找路上却没有什么优势。

    特别还是这种不熟悉的道路……

    在文晓恬的引路下,江流石开着基地车来到了一座院子前,车在院门口停下了。

    院墙不高,院内的空地也不大,里面种着一些花花草草,角落里还有一片菜地,里面还摆放着一排灰色的多孔砖,种着一些香葱,长势还很不错。

    地面是水泥的,靠墙的位置有一些常年积水湿润长出的青苔和细碎的杂草,低矮的两层楼房,一看就是九十年代风格的,但是老旧的窗户却擦得很明亮。

    “这就是我家了?!蔽南窈懿话驳厮档?。

    她纠结地捏了几下手指,然后咬着嘴唇一下子从副驾驶座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车门口。

    “你等下?!苯魇凶×怂?,然后按了两下喇叭。

    “嘀嘀!”基地车的喇叭声非常清楚明亮,但不刺耳。

    江流石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小楼内的情况,然后又看了看周围。

    其他的建筑物里都没有丧尸出现。

    文晓恬在喇叭响起的时候,心就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地注视着小楼的那扇防盗门,生怕这门忽然就震动一下,从后面传来什么声音。

    江流石连续按了好几下喇叭,都没出现什么异常的动静。

    他看向了文晓恬,示意她没有危险,可以下车了。

    文晓恬神色忐忑地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后,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车门,下车走进了院内。

    江流石看着文晓恬走到了家门口,她掏出钥匙来开门,手都在不停地发抖,好一会儿才将房门打开。

    对文晓恬的心情,江流石很能理解,如果不是为了安全着想,要留在车上的话,江流石就下去陪着她了。

    但是在这种情况古怪的镇子里,为他和文晓恬的安全做考虑,他还是待在车上才最合适。

    这周围都是居民楼,可是却没有任何丧尸,就连这整片区域的丧尸也很少。

    江流石在观察周围那些建筑物的时候,发现一些房门口、窗户上,都能看见血迹。

    这时文晓恬已经从屋内出来了,她回到车上,表情很是茫然。

    “怎么样了?”江流石连忙问道。

    刚才他也在留意着文晓恬进屋后的情况,但只听到她呼喊家里人的声音,没听到什么别的动静。

    看文晓恬的样子,似乎情况不怎么好……

    “家里没人?!蔽南袼档?。

    家里的情况很乱,地上到处都是垃圾,家具也都被移动过,冰箱门也都打开了,里面的食物都没有了。

    “也许他们逃掉了?”文晓恬跟江流石说了一下看到的情况,心中怀着一丝侥幸的期待。

    江流石看向房门,他虽然没有说,不过他心中却觉得不太可能。在那种情况下逃跑,又怎么可能将房门这么好好地锁住,连窗户都全部关好,而且就连窗帘都是拉上的。

    并且,逃跑也不会将家里折腾成那样。拿走食物还算正常,可是移动家具是怎么回事?

    江流石还在分析着文晓恬的话,而文晓恬则明显脑海一片空白。

    回家后没找到家人,文晓恬顿时茫然了,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其实决定回来的时候,她也想过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可是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觉得不知所措。

    家里人都不见了,也没有给她留个纸条什么的,一点音讯都没有……

    “文晓恬,”江流石忽然开口了,“你刚刚说,沙发上丢了什么?”

    文晓恬一愣,然后说道:“被子什么的……”

    “除了这些呢?地上的垃圾都有什么?”江流石问道。

    文晓恬不知道江流石问这个干嘛,她说道:“我都看了,家里人没有给我留什么……”

    “不是给你留。你看这周围,丧尸很少,这房子又是关门又是拉窗的,很可能,还有人住。沙发上有被子,也许是因为有人睡。家里还有生活垃圾的话,就更有可能了?!苯魇党隽俗约旱耐撇?。

    他是分析了很多细节后,才做出的这种推论,否则,他是不会随便说出这种话来,给文晓恬无谓的希望的。

    随着江流石的话,文晓恬的眼睛越睁越大。

    江流石说道:“你可以再去看看,确认一下是不是我说的这种情况……”

    话音未落,文晓恬就已经跑下了车,速度,可比之前快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