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车缓慢地开着。

    “这边左转,进了这条路以后再开一段就是了?!蔽南裰缸诺缆匪档?。

    就在这时,江流石忽然一甩方向盘,像是蜗牛一样爬动的基地车顿时往旁边一转。

    文晓恬顿时惊叫了一声,身体也跟着车子的转动晃动了一下。不过绑着安全带的情况下,她只是被这忽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而已。

    “嗯?”刚冲出来的一辆摩托车上,骑车的一名青年顿时愣了一下。他刚从紧贴基地车的一条巷子里冲出来,本来是想从侧面砸车窗的,没想到这年轻司机开车虽然龟速,反应倒是挺快的。

    而且这个车,变向也太快了,他毫无准备,差点失去平衡连人带车摔倒了。

    “呜呜呜!”

    文晓恬刚抬起头来,就听到周围传来了一阵引擎声。她看向窗外,惊愕地看见七八辆摩托车,都从那些小巷子里冲出来,围绕着他们的车转圈。

    摩托车上的那些青年,不是拿着铁棍,就是提着斧头,一看就来者不善。

    刚刚那辆差点摔倒的摩托绕到了前面,骑车的青年不爽地喊道:“草泥马的,停车!”

    “江哥……”文晓恬紧张地看向了江流石,这些人凶神恶煞的,不像是什么好人。本来遇到幸存者,而不再是丧尸,是一件好事,但现在文晓恬却也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江流石默默地看着这些摩托车,这些人明显不怀好意,他又怎么可能停车?

    所以听了这青年的话,江流石完全就没有流露出半点要停车的意思。

    看到这司机居然不理睬,那青年骂了一声“操”,“呜”一声开到了后面,对着“张哥”说道:“他不停车?!?br />
    “张哥”身后的瘦猴男子急忙问道:“有妹子不?”

    “好像有个?!?br />
    “嘿嘿?!笔莺锬凶佣偈蹦θ琳?,“给他逼停,拖了个破厢货,还想跑哪儿去?您说呢张哥?”

    他不忘请示“张哥”。

    “张哥”点了点头,说道:“逼上去砸他玻璃,小心一点?!?br />
    “没问题!”那名青年应了一声。

    这七八台摩托车顿时都“呜呜”地开动起来,朝着中巴车逼近。

    文晓恬看着一辆摩托车逼到了窗边,透过车窗,她看见车上的三个青年对着自己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嘴里还大呼小叫着,然后就是“嘭”的一声。

    那坐在后面的两名青年都用钢管狠狠地砸向了车窗。

    “??!”

    文晓恬本能地躲闪了一下。

    “不用怕?!苯魇匆膊豢吹厮档?。

    防弹玻璃怎么可能被钢管砸碎,和变异野猪的力量比起来,他们那点力气还不够出来现的。

    那两名青年也不好受,这一砸不仅没有将玻璃砸碎,反而让他们的钢管弹回来,其中一人的钢管直接脱手,两人的手臂都被震痛。

    这时,江流石则慢慢踩下了油门,开始加速了。

    “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文晓恬转头看向那些人,惊魂未定地问道。

    “抢劫的?!苯魇档?。

    “抢劫?”文晓恬瞪大了眼睛,这种时候,抢劫?

    “也可能是抢妹子?!苯魇钩淞艘痪?。

    文晓恬一愣,然后便不由自主地紧了一下衣领。

    从那些人看她的眼神来看,很有可能……

    江流石准备先甩开这些飞车党了。

    “麻痹的!赶紧停车!”接连吃瘪,这些飞车党不仅没打算放弃,反而开始被惹怒了。

    “呜呜呜”的,又是几辆车靠近了过来,这次却是接近了江流石这边,其中一辆车上,一名青年从后座上站了起来,举起斧头,狞笑着看向了驾驶室内的江流石。

    江流石顿时皱起了眉头,看着这辆车接近,他听着星种不断提醒的数值,猛地又是一甩。

    “嘭”的一下,那人刚举着斧头要砍过来,就被猛然一甩的中巴车直接撞上,包括他所在的这辆摩托车,都直接失去平衡,一下子倒了下去,滑出去老远。

    上面的青年摔在地上,鬼哭狼嚎地惨叫着。

    “这司机有两把刷子啊?!薄罢鸥纭便读?,没想到来打劫个蚊子腿,结果遇到了一个硬茬。

    不过车技好有个屁用,一辆破中巴罢了。

    “都逼上去!爆了他车胎!”“张哥”喊道。

    他身后的瘦猴立刻拿出了一个袋子来,里面装的都是各种能够扎破车胎的东西,只要绕到中巴车前面,往地上一扔就行了。

    其余的摩托车听到“张哥”的喊声,也纷纷接近了中巴车。

    不过没等张哥他们做什么,这辆中巴车却是忽然一个转弯,然后便调转了头过来。

    江流石表情沉沉地看着这些蝗虫似的飞车党们,原本他只想甩开这些人就算了,但没想到他们跟狗皮膏药似的。

    而且刚刚那一斧头,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

    这些人这么狠辣,那他也没必要留情了。

    看到这辆中巴车居然主动调头,“张哥”一愣,不知道这年轻司机要干什么:“他想干啥?退出镇子?”

    然而就在这时,“张哥”却猛然瞳孔一缩。

    这辆中巴车,忽然加速,然后,直直地朝着他开来了!

    最前面的一辆摩托车,上面的人正举着铁棍怪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中巴车直接撞飞了。

    接着中巴车毫不停顿,又继续地朝前面开来。

    “操!”另一辆摩托车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朝旁边开去,可是这辆中巴车,明明非常笨重,车型大,但是却比摩托车转向还灵活。

    这中巴车直接追了上去,又是“嘭”的一声,将这辆摩托车连车带人给撞进了旁边的商店里。

    巨大的响声还有飞车党的惨叫声,让其余的飞车党们心惊肉跳,同时也目瞪口呆。

    连续撞了两台摩托车……这司机也是够狠!

    紧接着,这中巴车又一下子退了出来,然后再度对准了“张哥”的车。

    “卧槽!”“张哥”心头一跳,这辆破旧的中巴车,这时候居然给了他一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那老旧的,大路上随处可见的前脸,仿佛冰冷的眼睛,看得他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