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直的乡村公路,只有窄窄的两车道,公路两旁种着老槐树,这些老树都长了几十年了,一棵棵高大而粗壮,每到夏天,这里都会开满雪白的槐树花,继而有大量的养蜂人来这里放蜂,在道路两旁就地出售蜂蜜。

    可惜现在,末世将临,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景了,在道路两边,江流石还看到几个被遗弃的破旧蜂箱。

    几辆废弃的车辆停在路上,上面的人早已不见踪影了。

    这里是文晓恬家所在的小镇——整个镇子的中心只有两个十字路口,可以说是巴掌大小的地方,所有的商业铺面,小饭店,农村信用社什么的,都聚集在这几条交叉的公路上了。

    吱——

    轻微的刹车声响起,一辆中巴车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

    紧接着……

    咣!

    一声轰响,中巴车拉着的小厢货狠狠的跟中巴车来了个亲密接触,这让中巴车猛地震了一下。

    文晓恬身子一晃,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车尾处的情景,这一路上拉着小厢货,不知道追尾了多少次,这么撞真的没事吗?

    江流石坐在驾驶座上,向四周看了一眼。

    这路口旁是一家面馆,路上横七竖八地停着好几辆车,其中一辆车正撞在路灯杆上,前脸完全凹了进去,碎掉的挡风玻璃上全是凝固的褐色血痂,也不知车内的人是直接撞死了,还是被丧尸扯出来吃掉了。

    “我的家……就在前面大概二百米的小巷子里?!?br />
    文晓恬紧张的说道,临近自己的家,文晓恬心中忐忑不安,她昨晚几乎一夜未眠,每每从噩梦中惊醒,都梦到自己家人被丧尸吃得肢体不全,或者干脆变成丧尸的情景。

    特别是现在看到家乡的惨烈景象后,她就更加担忧了,甚至都有种不敢回家的感觉了。眼前的这些场景,都让她觉得心脏在狂跳。

    但是家就在前面了,再害怕也得回……

    然而……江流石却没有立即发动车子,也没有下车,他只是握着方向盘,仿佛在沉思什么。

    “怎……怎么了?”

    文晓恬不安的问了江流石一句,原本她以为,江流石停在这面馆边上是准备下去搜集粮食,可看情况不是这样子。

    “奇怪了,这小镇不太对劲?!?br />
    江流石似乎是自语的说道。

    “嗯?”文晓恬一怔,不知道江流石说不对劲在哪里。

    “太安静了……一个小镇,人口起码也有三四万人吧……镇中心人口最稠密,该有大几千人聚集才是,可是现在,路上的丧尸很少?!?br />
    江流石一眼望过去,勉强能看到远处有少数的丧尸在游荡。

    按道理,这小镇的商业区不说布满了丧尸,也该有数千丧尸聚集,自己开过去倒是不难,不过一路碾过去极为血腥,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再加上这么多丧尸之中,说不定再来一头变异兽,那就会让危险系数极度飙升了。

    现在这情况倒是不用了,可是江流石心中反而有了一丝古怪的感觉。

    “是……是哦?!?br />
    之前文晓恬太担心自己的家人,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小镇的异常。

    “不光是丧尸的数目不多,连道路也没有想象中的拥堵,你们这座小镇汽车应该不多,不过末世突然降临,车祸频发,也该把路给堵上了,可是现在看看,这公路还能用?!?br />
    公路上虽然也有很多废弃车辆,但基本都??吭诘缆妨脚?,少数的一些车辆虽然翻在路中央,但两旁也都是空的,可以很轻松地绕过去。

    “那这么说……”文晓恬也注意到了江流石说的情况,这道路恐怕被人清理过了,“难道有军队来了?”

    她的眼睛里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期冀的光芒,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她家里人的安危就有一些保障了……

    “恐怕不是……”江流石摇了摇头,国家军队又不是大白菜,平时都驻扎在一个地方,末世降临后,能管管大城市就不错了,哪有空管这种犄角旮旯的小镇子。

    “也是……”文晓恬眼睛里的光芒又失望地黯淡了下来。不过她也清楚,江流石说的才是正确的,只不过她这时候不够理智罢了。

    “进去就明白了?!?br />
    江流石发动了车子,速度缓慢,也警惕着四周。

    那些丧尸距离车子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中巴车的启动和行驶都没有发出大的动静,并没有被这些丧尸注意到。

    慢慢向前行驶的中巴车,就像是偷偷潜入这镇子的一个伪装物似的,神不知鬼不觉地深入,移动着。

    然而,江流石并不知道,他的车子,此时正呈现在了一个手持双筒望远镜的视野里。

    “张哥,有人来了?!币桓錾聿氖菪△詈?,有点像猴子的青年,嘿嘿笑着说道,“也许有点油水呢?!?br />
    “哦?”被称为张哥的,是一个精壮的汉子,穿着紧身背心,全身肌肉凸显,有点像健身房里的健身教练。

    他接过望远镜一看,那是一辆破旧的中巴车,最让“张哥”哭笑不得的是,这车还拖着一辆更破的箱货,这箱货撞的那叫一个惨,前脸不知经过了多少次摧残,车漆都掉光了,就这破车,送到废旧汽车回收站人家都得当废铁收,还拖着呢?

    “这也叫有油水,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这他妈的不知道是哪个山沟里跑出来的土包子,估计还想着去找军队呢,就这破车,白给我都不要?!?br />
    张哥没好气的说道,那瘦猴男子一脸谄媚,“宇哥不是吩咐我们找汽油和粮食么,虽然这车卖相差了点,不过可是从镇子外开过来的,车上怎么都有点存活吧,说不定有乡下土特产呢,镇子里的东西,能搜刮的咱们都差不多搜刮完了,宇哥还让我们找东西,蚂蚱腿肉也是肉啊,再说了,也许还有个乡下妹子呢?”

    瘦猴男子说着,露出一丝不可描述的笑容。

    张哥微微沉吟,跨上一辆摩托车,他向身后一挥手,瘦猴男子急忙屁颠屁颠的上了摩托后座,肩上扛了一条钢管。

    他向身后一挥手,很霸气的喊道:“兄弟们,跟上!”

    “嗡——”

    摩托车轰鸣,七八辆摩托车,每一辆都载两三个人,一群混混模样的飞车党,蝗虫般的冲向中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