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变异野猪这一场大战,再加上分割兽肉,江流石和文晓恬都饿极了。

    这时候江流石躺在沙发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

    而文晓恬却到底勤快,虽然她也很累,但她还是很用心的做了一顿饭,她用了“水煮鱼”小饭店的辣椒,做了一盘水煮肉片和小炒肉,而这肉,都是变异野猪的肉。

    小炒还没呈上来,江流石就闻到了浓浓的肉香,那是真的让人食指大动。

    光凭香味,江流石就猜到,这变异野猪肉,肯定味道不差了。

    事实上,之前江流石切割野猪肉的时候,丝毫腥臊味都没闻到,反而觉得生肉都一片芬芳,他就有了关于变异野猪肉的猜测了。

    现在,猜测证实了大半,江流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从确认末世将至,到现在一个多星期都没好好吃过饭,现在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能不馋么。

    不过江流石耐着性子,一直等文晓恬把最后一道菜做好,红彤彤的红烧肉,炖了四十分钟,掀开锅来,浇上提前烧好的红色汤汁,夹起一块颤巍巍,再配上刚出锅的香喷喷米饭,那真是神仙不换了。

    江流石美滋滋的吃了一口,简直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好??!本以为末世降临之后,自己就算不至于挨饿,怕是也要天天吃饼干泡面,坑嘴是一定的,却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美食。

    如果自己自身实力再变强一些,那这末世,似乎也没那么糟糕啊。

    江流石正想着,突然觉得胃里暖融融的一片,似乎有一股难以察觉的热流,向自己的四肢百骸流去。

    江流石心中一动,他明白,这应该就是所谓增强体质的能量了。

    但是这种增强其实不怎么明显,江流石看了文晓恬一眼,却看文晓恬此时也完全不顾淑女形象,一边大口吃着红烧肉,一边舌头快速的躲闪,避免被汤汁烫到,那吃的叫一个香。

    看文晓恬的表情,她因为事先不知道,显然根本没有觉察到吃下变异野猪肉的暖融融感觉。

    “看来,吃变异兽肉虽然能增强体质,但必然极为缓慢,得长时间吃才有一点点效果吧,但这末世里,变异兽这么强大,想要猎获一头也不容易,普通人粮食都吃不起,哪有机会吃变异兽肉,这种需要长期吃才能增强体质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怕是只能想想了,没用?!?br />
    江流石很快想到这一点,而这时候,文晓恬也发现江流石在看着她。

    她俏脸一红,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自己刚才也太没吃相了。

    对江流石这个救了自己性命,为人也很好的年轻异性,文晓恬心中不可避免的生出好感来,虽然不奢望与江流石日后有更多的交集,但她还是很在意自己形象的。

    于是,文晓恬不动声色的改变了对付美食策略,忍着要一口把红烧肉吃掉的冲动,小口小口的吃。

    江流石看得心中好笑,觉得文晓恬有时候也蛮可爱的:“那个……你对附近的路都很熟悉是吧?”

    “是的……还算熟悉?!蔽南癫亮瞬磷焖档?。

    “我要去一个地方,还要你带路……”

    “好?!?br />
    ……

    与变异野猪一战,基地车严重受损,这是江流石最担心的,必须尽快把基地车修好。

    而修好基地车,需要1200L汽油,二百公斤钢铁,一百公斤铜,三十公斤高分子有机塑料,电力200千瓦时,也就是两百度电。

    这些东西,都要搜集到。

    至于升级基地车的材料,倒是简单,钢铁100公斤就行了。

    “真坑爹,这不管是在末世之前,还是末世之后,好车一修,都特么的贵死了?!?br />
    江流石开着基地车,拖着小箱货,在乡村公路上穿行。

    拖车可是技术活儿,正常情况下,被拖的车辆是要司机的,因为要维持车距。

    下坡的时候,后面的车比前面的车跑得快,要及时踩刹车,要不然就追尾了!

    而刹车又不能踩得太厉害,要是距离太大,超出拖车绳的长度,那就悲剧了,拖车绳有最大承重量,根本经不起几次拉扯就断了!

    江流石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让文晓恬去踩刹车她根本不会,就连江流石自己也不会,这玩意不是专业司机搞不定。

    所以江流石干脆就不管了,硬生生的在后面拖着,没人踩刹车,拖车绳当然不存在断的问题,至于追尾……

    那能咋地?撞呗!

    所以,在这路况极差的乡村公路上,动不动……

    “咣叽!”

    车尾一声轰响,基地车猛地震动了一下!

    剃了皮骨至少五六吨重的野猪肉,加上厢货车的重量,这一撞当然不轻。

    不过……

    没事!

    咱继续开!

    江流石才懒得理会,基地车经不起变异野猪撞击,还经不起你一个破厢货的追尾?

    所以基地车的受损程度,一直都是3.5级,根本没什么变化。

    但是这厢货就有点惨了,前脸完全撞凹了,说不定发动机都有问题了,江流石才懒得管这些,反正你六个轮子能转,钢架没散就行了。

    只是,拖了这么个大家伙,汽油的消耗量当然大了很多,原本,江流石的汽油只剩下二十升了。

    江流石一路所过,都在搜集汽油。

    这穷乡僻壤的,没有被军队和逃生者针对,那些半路废弃的汽车,大都有不少油。

    之前在“水煮鱼”店门口,包括小厢货在内的几辆货车,就给江流石贡献了两百升汽油。

    这一路上,江流石每看到汽车必下车,他感觉自己都快成了专偷汽车汽油,人见人恨的“油耗子”了。

    江流石从汽车维修店搞来的撬棍,撬开油箱盖,用胶皮管对着油箱一吸,再把管子另一端放进江流石从汽车维修店找来的大号汽油桶里,靠虹吸原理把油箱抽个见底。

    这可是一个技术活,弄不好用力过猛,吸一嘴的汽油就爽歪歪了。

    不过末世么,能奢求什么,江流石只盼着赶紧把油箱升级完毕,去一个废弃加油站,好好的加它个**吨汽油,再也不用为这事烦恼了。

    一次又一次,江流石感觉嘴都吸抽筋了,货车还好一点,运气好一辆就能抽个七八十升。

    小汽车就惨了,费了好大力气撬开油箱盖,因为油箱位置低,落差小,想虹吸取油都不太好使,必须得用空桶才能勉强接一点。折腾老半天,才弄个二三十来升。

    最终,江流石翻了不知多少辆车的油箱,可算弄了六大桶汽油,估计也该够了。

    真他么的累啊,比起分解变异野猪都不见得轻松!

    这玩意,也就是这么搞一次,再搞一次,非得没命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