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看了一眼地上巨大的变异野猪,实在不舍得。

    这变异野猪肉,在三十度湿热环境下都能保鲜一个月呢,这要是不带走,全浪费了。

    而且星种说了,变异兽肉不但能作为生物实验室研制基因进化液的材料,就算只是吃下去,也能缓慢改善体质,没有生物实验室,江流石做个小炒肉大吃一顿,也是很爽的一件事。

    增强一些体质,至少搬那几百公斤钢铁能省点力啊。

    江流石从小家庭条件就一般,加上父母双亡,他和妹妹卖了房子相依为命。

    他习惯了节俭的生活,要他浪费这么多变异兽肉,那简直是让他心里滴血。

    不行,就算没有储物空间,这野猪我也得带走!

    江流石下定决心,这变异野猪,就是一个大宝藏。

    末世来临,金银成了废铁,纸币还不如手纸,那人与人之间交换东西使用的东西应该就是粮食。

    而这变异兽肉的价值,人类应该很快就会发现,吃了它能增强体质,这可了不得。和那些丧尸比起来,普通人实在是太弱了,一旦被盯上了连逃跑都够呛,在这种情况下,体质好的生存率自然是大大提高。加上这种变异兽肉便于存储,秋冬天放几个月都没事,它应该会成为比粮食还珍贵的硬通货。

    浪费是最大的犯罪,不能带走也得强行带走!

    江流石打定主意,非把这野猪弄走不可,可是基地车空间有限,十吨重的大家伙,怎么可能装得下。

    江流石便把主意打到了不远处一辆小型厢货车上。

    这厢货车,看起来也十分破旧,跑这种乡村土路的货车,能好到哪里去,估计是临近报废的那种。

    江流石跑到厢货车旁看了一圈,拉了拉车门,不出意外,车门锁了。

    江流石脑子一转,掉头就钻进“水煮鱼”饭店的废墟里了。

    江流石估摸着,这司机估计是跑车饿了,下来吃“水煮鱼”的,结果末世降临,一命呜呼。

    钥匙应该就在这司机身上挂着呢,可是看这废墟,早已经一片血肉模糊,本来就被丧尸啃咬得够呛,再加上基地车和变异野猪这一折腾,简直没法看了。碎肉、鲜血,混着泥浆,到处都是,从这里找一把钥匙,那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江流石想了想,还是算了,他从旁边还算完整的汽修店找来一把扳手,对着小箱货的挡风玻璃这么一砸。

    “哗啦啦!”

    一连串的碎响,挡风玻璃全成了碎渣。

    接着,江流石从车前窗爬了进去,这些挡风玻璃一碎后,都会碎成小颗粒,也不扎手,爬一个小厢货,对江流石来说不算什么。

    江流石坐上驾驶室,拉开手刹,又从驾驶室里翻腾出一根九米长的拖车绳来。

    “哈哈,果然有?!?br />
    这种拖车绳,一般的车都会配备,尤其这种可能随时抛锚的破烂厢货车,那怎么能缺拖车绳?

    江流石当即就把这辆破厢货车,挂在了自己的基地车上了。

    江流石又转到厢货车后面,这箱货的后门倒是没锁,只是扣上了,因为里面是空的,这倒是省了江流石很多麻烦。

    “好了,可以开工了!”

    江流石看了看那巨大的野猪,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这么大的野猪,他当然是搬不动的,必须把野猪肉分割开来。

    江流石把匕首别在腰上,去修车店找了一把消防斧和一把钢锯来,开整!

    江流石在大学的时候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体质还行,他看准了野猪的脖子,一斧子劈了下去。

    大约十吨重的野猪,能带走多少是多少。

    让江流石惊喜的是,在他取走了变异野猪的晶核之后,这野猪肉似乎变得更容易劈开了,甚至原本紧梆梆的野猪肉,都变得柔嫩了,不说钢锯,匕首都能切开,不比切割真正的猪肉难多少。

    “江哥,江哥!”

    就在这时候,江流石突然听到基地车里文晓恬的喊声。

    叫喊中带着慌乱,能不慌么,一下昏倒后醒来,看到眼前的板房都成了废墟,连基地车的防弹玻璃都爆了,江流石也不见了,还不知怎么样了呢。

    “我在!”

    江流石喊了一声,文晓恬听到这声音,长出一口气,江流石没事,那变异野猪呢?被基地车撞跑了么?

    文晓恬打开安全带,踉踉跄跄的出了基地车,然而这一看基地车外的情景,文晓恬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看到江流石提着一把消防斧,正在变异野猪身上一下一下的砍着,而那变异野猪,已经抽搐都不抽搐一下,显然是死了。

    这……

    文晓恬之前也见了那头变异野猪的恐怖,冲撞起来横扫一切,那一排板房在它面前不比纸盒子强多少,吼声也是让自己心脏停跳,这样一头变异野猪,居然死了。

    当然,文晓恬也不会天真的认为变异野猪是江流石用斧子劈死的,那它是被车撞死的?

    这车……文晓恬回头看了一眼已经严重受损的基地车,这辆车,可真不得了。

    “江哥,你在做什么?”文晓恬问道。

    “取肉,这些野猪肉都可以吃的?!?br />
    江流石也不多解释变异兽肉的功效,文晓恬也不多问,她只是说道:“我帮忙?!?br />
    这么大一头野猪,把肉都切下来可不容易,有文晓恬帮一把手,能快很多。

    文晓恬这时候,额头破了一大块,都是血,看样子有点可怜,不过江流石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野猪肉必须尽早收拾好,这地方虽然人少,但也保不准遇到游荡的丧尸。

    江流石从存储间拿了绷带给文晓恬包扎,两人就这样一次次的切割下大肉块,通红精瘦的野猪肉,看上去比上好的牛肉颜色还要深一些,一块几十斤重,绝对的好肉。

    两人将上百块这样的大块肉,一点一点的搬上箱货车,连最后的猪骨头,江流石也搬了好多塞进了箱货车。

    这一票干下来,江流石和文晓恬已经筋疲力尽了。

    幸运的是,在切割变异野猪的自始至终,都没有丧尸来,否则躲避丧尸,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

    江流石回到了基地车上,躺在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虽然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他已经筋疲力尽,但他内心中,却是满满的喜悦,这末世也许很操蛋,但自己拥有星种基地车,依旧可能活出一片天。

    【有读者反映,厨房、小客厅、沐浴间在中巴车里摆不下,其实大家可以百度房车的图片,很多房车还不如中巴车大,但里面也是应有尽有,空间合理安排而已,不是问题,至于存储箱是在车下方摆放行李位置?!?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