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种提示中,最让江流石感到全身冰冷的,是动力系统受损!以至于基地车不能短时间内加速,失去了冲撞功能,面对这身体巨大的变异野猪,这几乎等于变成了靶子。

    是了,变异野猪!

    江流石猛地看向车前的变异野猪,这一次冲撞,变异野猪也不好受,它倒在地上,巨大的头颅上满是鲜血,血流下来迷了眼睛,两根巨大的獠牙,一根被硬生生折断,露出了牙中的血髓。

    “吼!”

    变异野猪腹部发出低沉的嘶吼,因为基地车受损,声音不再被隔绝,江流石直接承受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咆哮,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那低沉的声音,让他全身内脏都与之共振,身体都有些动不了了!

    江流石感觉仿佛有一只只的大手,捏住了他的心脏,难以跳动,又捏住了他的肺脏,难以呼吸!

    可怕的咆哮声!

    变异野猪爬了起来,它的头骨似乎碎裂了,但是巨大的生命力支持下,它依旧有着恐怖的力量。

    它瞪着一双车灯一般的眼睛,近在咫尺的看着江流石,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已经碎裂的挡风玻璃!

    “咔!”

    变异野猪仅剩的一根獠牙,直接卡住了基地车的底盘,向上猛然一掘,它要把基地车完全掀翻过来!

    江流石顿时如坠冰窖!一旦基地车翻了,那就全完了!

    “还能开吗?还能开吗?”

    江流石心中大急,他拉起变速杆,启动基地车,基地车发出沉闷的声音,四个轮子一起转动。

    还能开!

    瞬时加速和冲撞功能受损了,可是基地车还能正常行驶。

    “吱吱吱——”

    基地车的前轮已经悬空,在毫无意义的空转,而后轮轮胎与地面激烈的摩擦,扫起大量的土石!

    这冲击力虽然不强,可是野猪也受伤了,凭借这冲击力,让野猪一时间不能把基地车掀翻。

    但是,已经极度危险,车头被野猪越抬越高,眼看要翻车!

    糟了!

    江流石此时脸色极为难看,他死死的握紧方向盘,踩住油门,脸上全是冷汗。

    冷静!我要冷静!

    这种?;笨?,寻找生路,绝地逢生!

    江流石脑海中灵光一闪,手指如弹钢琴一般,快速在基地车上按下了几个键。

    滴——

    一声轻响,基地车的驾驶面板亮了一下,江流石死死的顶住驾驶面板,成败在此一举!

    “空气炮加压开始,加压时间:9.5秒?!?br />
    星种的声音,在江流石脑海中响起,江流石长出一口气,太好了,冲撞和瞬时加速虽然受损,但武器还能使用!

    星种基地车除了冲撞之外,还有车载武器,当初江流石完成基地车改造的时候,就已经从星种那里得到了关于车载武器的信息,只是,因为末日还没到来,江流石怕引起麻烦,一直没有试验,而末世开始之后,他一直忙着逃亡,也没有机会试验。

    现在,没得实验了,一上来就是真刀真枪的对决,失败即死!

    基地车空气炮,压缩气体体积500L,发射初速度810m/s,这是音速的两倍多。

    当初二战时候,纳粹研制出的空气炮,可以用来击落低空飞机,只是最后由于精度问题,才未能起到实效。

    江流石不知道这样一发空气炮,打在野猪身上会有什么效果。

    空气炮威力毋庸置疑,但空气比实弹的冲击力还是要差一点。

    有时候,炸弹爆炸的冲击波,可以把人整个冲飞十几米远,但是冲击波过后,还活下来的人也大有人在,江流石不敢保证,这一发压缩空气炮,能将变异野猪冲死。

    而他只有一次攻击机会,没有第二次,9.5秒的准备时间,再来第二次基地车早翻了。

    “干了!”

    江流石一咬牙,按下了又一个按钮,空气炮炮管从车头探出,正对着变异野猪的腹部。这炮管隐藏在车头中,从外面是看不出任何特殊的,只有使用时才会从中探出。

    江流石看着这口径60mm的喷射炮管,心跳不停。

    “准备倒计时,9、8、7……”

    星种在倒数着,这声音对江流石来说,就是命运的宣判。

    炮管可以调整角度和方向,那么,该攻击哪里?

    腹部?头部?咽喉?

    这变异野猪皮厚肉糙,江流石毫不怀疑,它的皮肉可以抵挡子弹,似乎它无论哪个部位,都防御力惊人。

    “6、5……”

    倒计时越来越临近,而基地车也倾斜越来越严重。

    “噼里啪啦!”

    因为基地车被掀得倾斜,那些锅碗瓢盆都往后滑去。

    江流石一咬牙,按下自动定速巡航驾驶的按钮,解开安全带,抓着一个扳手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

    “蠢猪,死吧!”

    江流石突然发了疯一样,抡起扳手,隔着挡风玻璃向野猪猛砸过去。

    “啪啪啪!”

    扳手敲击原本已经有裂纹的挡风玻璃,细小的玻璃碎渣,因为剧烈的震动而扑簌簌的掉落下来。

    这样的攻击,看起来完全没有意义,但是变异野猪本来就是野兽,因为江流石的挑衅,它被激怒了。

    它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江流石。

    “4、3……”

    倒计时临近结束,对江流石而言,这就是命运的审判。

    突然,江流石按下按钮,一脚踢开了车门,他整个身体从车门探了出去!

    这样的行为,几乎等同于自杀,但这时江流石极为冷静,他知道,基地车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野猪的獠牙上。

    基地车被抬空前轮,但野猪同样被基地车压着,不能轻易动弹。

    要是野猪转而攻击基地车侧面的自己,那么首先要抽出獠牙,那基地车就会落下来,前轮后轮一起抓地,撞在野猪身上,就算不把它撞倒,也会撞得向后退。

    所以他看起来是自杀,其实短短几秒钟内,根本不会被野猪攻击到。

    “蠢猪,去死吧!”

    江流石对着野猪那巨大的眼睛,用尽全身力气,甩出了手中的扳手!

    “嗖!”

    野猪难以躲避,直接被扳手砸中了!

    但是因为基地车晃动得厉害,江流石又不是什么非洲部落的投石手,这一扳手到底是偏了一点,没有砸中野猪的眼睛,而是砸到了眼角。

    可即便是眼角,也神经丰富,野猪吃痛!

    “吼!”

    愤怒的野猪,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

    恐怖的音波传来,江流石几乎要从车门上被扯落下来!

    次声波和五脏六腑的共鸣,让江流石心脏几乎瞬间停跳,大脑一片空白。

    但是此时此刻,还有一个声音,在江流石脑海中无比清晰——

    那是星种的倒计时!

    “2、1、0!”

    “啊啊??!干死你!”

    江流石眼睛都红了,他强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通过星种操控着空气炮的炮管产生了一点点扭转,炮管正对着变异野猪的大嘴。

    而这时候,变异野猪因为咆哮,已经大嘴张开,这炮管,等于正插入了野猪的口中。

    空气炮,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