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车在乡村公路上平稳地行驶着,偶尔能看到几只丧尸在田间或是路边呆呆地站着。他们一看到基地车出现,就立刻如发狂的野兽一般,猛地狂奔而来,却往往都还在没扑到的时候,就眼睁睁地看着基地车从他们面前疾驰而过了。

    “嗬嗬!”这些丧尸徒劳地挥动着胳膊,一片血红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神智,只有疯狂和残暴。

    文晓恬一开始还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渐渐的,因为一直都很安全,她紧绷的心神便也放松了下来,歪着头进入了断断续续的睡眠中。

    “左侧调整……继续向前行驶……”

    江流石一边开着车,一边抽空瞥了文晓恬一眼??吹轿南裨谒沃猩硖寤购鋈欢抖艘幌?,显得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

    这一路奔逃她估计也是累了,神经一直高度紧张,导致身心都很疲惫。江流石看着她,不禁想到了江竹影。也不知道她现在躲在房屋里,是不是很害怕?

    ……

    文晓恬醒来时,发现中巴车已经停下了,外面已经是天色将黑的时候了,道路一旁是山崖,另一边则是影影绰绰的山林。

    “江哥?”驾驶座上没看见江流石,文晓恬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从中巴车已经开上了山路来看,应该有两三个小时了吧?

    在这寂静无声的山路上,中巴车孤零零地停在这儿,醒来后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车内,文晓恬一下子就有点心里慌乱了。

    她连忙走到车厢内:“江哥?江哥?”

    车厢内虽然什么都应有尽有的样子,但是空间很紧凑,一眼就可以扫到每个角落,但是却不见江流石的影子。

    就在文晓恬觉得更加慌神了的时候,她忽然听到旁边的一扇小门里似乎隐约有水声。

    有水?

    这时,“咔哒”一声响传来,小门一下子被拉开了,江流石从里面走了出来。

    文晓恬惊讶地看着江流石,他身上还冒着热腾腾的水汽,头发也湿漉漉的,正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看着她:“你醒啦?”

    “是,是啊……我好像睡太久了?!蔽南窕卮鸬?。

    “也没有太久,而且你睡得好像不是很安稳,这种情况下是会越睡越觉得睡不醒的。再说了,现在能睡是福气?!?br />
    江流石说得文晓恬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她还睡觉,显得她的神经似乎太大条了。

    但其实文晓恬本来就是个身体比较娇弱的女生,平时学习加上兼职,睡眠本来就不太足够,加上今天病毒爆发时还晕了一下,醒来后又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冲击,又是逃命又是恐慌,好不容易到了暂时安全的环境中,疲惫感就自然袭来了。

    不过现在更让文晓恬觉得惊讶的是江流石,她睡觉是身体本能,有睡觉的机会则是福气,可是看江流石这样,似乎……

    “对了,你要不要洗个澡?”江流石提出的问题,彻底证实了文晓恬的猜测。

    他居然真的刚洗了个澡……

    文晓恬今天又是摔倒在地又是到处奔逃的,身上早就沾满尘土了,对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来说,这肯定是很不舒服的。

    可是现在这个条件,她想都没想过能够洗什么澡,有水用来喝就已经是万幸了。

    但是看江流石的样子,他不仅洗了澡,而且洗的还是热水澡!

    “在路边发现了一条山泉,抽了一些过滤了一下,虽然不能喝,但是用来洗澡还是很舒服的。你要洗的话,里面沐浴露什么的都有,吹风机在镜子旁边?!苯魇档?。

    文晓恬愣愣地听着,忍不住问了句:“既然过滤了,那应该还是能喝吧……”

    她总觉得,这样的热水,光是用来洗澡,实在是太奢侈浪费了……

    “不用了,喝的水厨房里水龙头拧开就是,另外你洗完澡后如果饿了的话,就到厨房里去把饭煮上,柜子里有挂面,还有一些新鲜的蔬菜什么的?!逼涫到魇褂幸恍├涠车乃?,不过觉得现在就煮来吃有些浪费了。

    他虽然储存了面粉之类的,但是储存的腊肉却不好拿来当馅……

    其实江流石将能够存放,不易变质的食物都已经放到储藏室了,现在留在厨房里的,都是些不吃很快就会变质坏掉的食物。

    在购买食物的时候,江流石也买了一些新鲜的东西,毕竟没有必要从一开始就吃那些长久储存的食物。

    江流石把吃挂面当做是将就,却不知道文晓恬此时的内心活动已经是十分古怪了。

    她都已经做好了饿肚子的准备了,但没想到不仅有热水澡可以洗,还能吃上热腾腾的挂面,甚至连蔬菜都有。

    如果不是之前的经历在脑海里十分清晰,那些丧尸的面孔甚至一直在她眼前浮现,文晓恬都要怀疑自己看到的那些末日景象是不是真的了。

    这简直就是个移动酒店!

    至于江流石让她做饭,文晓恬正觉得求之不得。热水澡,热饭,这些都是江流石给她的,而她能帮江流石做的却不多。

    “我现在就去洗?!蔽南袼档?。

    等到文晓恬洗完澡,将挂面端到一张折叠式的小餐桌上时,坐在她对面的江流石看了一眼两人碗中的挂面,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文晓恬的碗里只有几口挂面,而他的碗里却是满满当当地都要溢出来了,又是鸡蛋又是青菜,还有火腿肠,看起来就很丰盛。

    “我看柜子里东西不是很多,要省点吃。而且我本来的饭量就只有这么多的?!蔽南袼档?。

    其实就算是小孩子也不止这点分量,何况她今天的消耗还不小。吃这么一点,顶多算是填填肚子罢了。

    江流石很想告诉她,其实柜子里那点,还不到他食物储量的五十分之一,但光是柜子里的,就算不这么省,也够他们一路吃到文晓恬家了啊……

    “吃饭吧?!苯魇档?。

    好久不吃面了,这挂面的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不过明天还是正经吃米饭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