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丽丽不舍地下了车,士兵看到江流石和文晓恬还在车内,特别是江流石还稳稳地坐在驾驶座上,顿时怒吼道:“还不下车在干什么呢!你这个车更不能停在路上,路都被你挡完了!”

    江流石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就把车开走?!?br />
    士兵见江流石态度很好,神色也缓和了一下,但还是接着说道:“嗯,你开到路边去,方便铲车推下去?!?br />
    接着士兵便往一旁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盯着江流石的车嘀咕道:“这么大的车也不知道能不能推下去?!?br />
    可能要拆掉护栏才行……

    那些守在高速路口的装甲车、卡车,还有大量士兵,一会儿都要在坚守不住的时候从高速公路撤离,所以必须要将道路清理开。

    军队只是为了带走这些幸存者,而不是为了和那些无穷无尽的怪物死战。

    这个时候,高速路口那边忽然传来了尖锐的防空警报声,那名士兵立刻看了过去,那些下了车正在往前走的人们也纷纷转过头来,有人立刻加速就开始往前狂奔,也有的人一脸紧张地正在原地,人群立刻出现了一丝骚乱。

    “不要紧张!”有士兵大吼道,“这是最后的警报声,提醒城市里的幸存者赶来这里的?!?br />
    砰砰砰!

    枪响声已经变得很近了,而且十分密集。远远望去,能隐约看见远处人头攒动。那都是丧尸。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幸存者听到警报,也不可能穿过尸群来到高速路的……

    这些幸存者都是庆幸,他们都是少数的幸运儿。

    这时那名士兵又看向江流石的车,随口又催了一句:“警报响了时间就不多了,赶紧……”

    呜——!

    士兵忽然听见了一阵沉闷如雷声的引擎声。

    紧接着,他就看见这辆中巴车仿佛那些跑车一样,猛地一下子蹿出,然后骤然转弯划了一个弧度,朝着高速公路边缘开去。

    这一幕被许多幸存者也看见了,他们本来是看着高速路口的,现在却被中巴车发出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

    看到这中巴车开得跟跑车似的,这些人和那士兵都是一愣。

    “这车技还可以啊……我擦!”那士兵刚感慨了一句,就立刻大叫了一声。

    中巴车一直开到了高速公路边缘,却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前方就是护栏!

    嘭!

    中巴车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直接撞上了护栏,冲出了高速公路!

    它从高速公路边的两三米陡坡上一直冲了下去,直到在下方的草地上停了下来。

    “搞什么鬼……”那士兵连忙跑过去查看情况,不少幸存者也伸长了脖子望去。

    这个人的开车技术也太糟糕了吧,居然直接冲下高速公路了,也不知道受伤没有。

    不过这下倒是正好,只要没受伤,立刻从车上下来又跑回路上,还顺带解决了这破车不太好推下去的问题。

    然而这时,那中巴车忽然又晃动了一下,像是一个脚步踉跄的醉汉似的。

    抛锚了?不少人心中都出现了这个想法。

    但紧接着,这中巴车却又继续吭哧吭哧地开动了起来,开出了草地,撞开了绿色的拦网,开到了旁边那条细细窄窄的乡村公路上。

    “什么情况?”

    “这个人干什么???”

    在马路上这些幸存者们愕然的注视中,中巴车沿着乡村公路,不紧不慢地开走了。

    那名士兵也是瞪大了眼睛,这车,居然开走了……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邵丽丽正对着中巴车的方向拼命挥手。她也没有想到江流石居然是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离开高速公路的,刚刚中巴车冲下去的时候,她也吓了一跳,不过还好,看起来中巴车没事,里面的人肯定也没事。

    “晓恬,江先生,保重??!”邵丽丽一边使劲挥手,眼前一边就模糊了,连中巴车远去的背影都看不太清了。

    “撞击未对基地车造成损伤……目前基地车状况一切正?!?br />
    江流石一边听着星种的汇报,一边朝着高速路上看去。

    这条乡村公路就在高速公路旁,江流石这么一路开过去,看到的都是被推下来的小轿车,以及慢慢向前走的人群。

    这些幸存者们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是一旦从紧张的状态中稍微放松了一些,他们就开始意识到了,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许多人都在哭着,就算没哭的也大多都是神情黯淡。

    失去亲人爱人的,对未来感到迷茫的,种种感情都有。

    江流石看着这些人时,文晓恬也正透过车窗看着,表情也有些悲伤。

    而高速公路上的那些人,无论是幸存者还是士兵,也纷纷转头看着这辆另类的中巴车,惊讶得将手上正在做的事情都暂时停下了,目送着这辆中巴车开了过去。

    很快,乡村公路到了拐弯远离高速公路的地段,而江流石还没有看到军队的最前列,也没有看到李雨昕,或者是其他认识的什么人。

    他最后往高速路上那些逃难的幸存者们望了一眼,然后便转动着方向盘,开过了弯道。

    中巴车匀速行驶,很快就将高速公路抛在了后面,这也意味着,他们和申海安全岛,离军队的?;ぴ嚼丛皆读?。

    “文小姐?!苯魇诤暗?。

    文晓恬一下子从有些发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连忙说道:“怎么了?”

    接着她又说道:“还是不要叫我文小姐了,就叫我文晓恬就可以了。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晓恬,我朋友们都是这么叫我的?!?br />
    “好,那你也不要叫我江先生了。我叫江流石?!?br />
    “江……江哥?!蔽南窕故遣缓靡馑级越魇焙羝涿?,只好这样叫道。

    “你说你知道好几条路线,能具体说说吗?”江流石说道。

    江流石虽然已经提前下载了路线图,但是却没有办法导航,在这种时候还暂时派不上用场。

    离开了高速公路,就相当于一头扎进了未知的危险中,这对江流石来说是必须要避免的。

    如果文晓恬对道路真的很熟悉的话,那也许能找出一条相对安全点的道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