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丽丽不想再看到丧尸,她跑到客厅内的沙发上坐着去了。沙发很柔软,邵丽丽摸了摸,感觉表面的材质好像是羊绒的,价格不菲。

    沙发对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屏幕,应该是用来放电影的,旁边摆着个固定在地面上的柜子,上面的精致托盘里放着干净的矿泉水和杯子,还有一些小零食。

    地面上铺着的地毯也像是踩着棉花一样,让人觉得很放松。车窗都拉上了窗帘,看不见车外的情形,加上玻璃是防弹的,让人顿时有了一种安全感。

    刚刚才死里逃生,而且现在还在生死逃亡之中,外面都是丧尸和逃命的人,但是,她却坐在这样安全舒适的环境中……邵丽丽有种之前的恐怖经历都像是在做梦的感觉。

    她东张西望地看了一会儿,越看越惊叹于这辆中巴车内部设施的豪华。把一辆老旧的中巴车改装成现在这样,真不知道得花多少钱。

    对于江流石的身份,邵丽丽心中好奇极了。

    邵丽丽又随手拿起矿泉水看了看,接着又将水放回了原处。这又不是她的车,她可不好意思在未经江流石主动提出的情况下,自己倒水来喝。

    和文晓恬一样,邵丽丽也是一名大学生,而且是文晓恬的好朋友。灾难发生的时候,她们两人正在一起,然后又一起逃命。

    还好遇到了文晓恬认识的这位江先生,不然邵丽丽完全不敢想象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下场。

    而文晓恬则犹豫了一下后,走进了驾驶室内,坐到了驾驶室右侧的一个座位上。

    一坐上这座位,文晓恬顿时就感觉自己像是整个人陷入了一团柔软的棉花一样,无论是坐姿还是坐垫靠背的感觉,都十分地舒适。

    这让文晓恬又惊讶了一下。

    不过前方的情形可就不那么令人舒适了。

    之前上百只丧尸将中巴车包围的时候,也有一些丧尸越过他们冲向了更前方。此时从行驶中的中巴车内望出去,一眼就能看见一辆小轿车已经被丧尸逼停。

    那名倒霉的司机正被好几只丧尸从窗口活活地拖出去,他双手挥舞着,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接着便淹没在了那些丧尸之中。

    这一幕看得文晓恬脸色一白。

    江流石没有停车,直接从这辆车旁开了过去。几只丧尸抬起满是鲜血的面孔朝这辆中巴车看来,发出了几声嘶吼,徒劳地追了上来,不过很快就被甩远了。

    这时,高速入口已经近在眼前了。

    原本的收费站这时候已经彻底变成了另一幅样子,军用卡车堵在前方,只露出三条通道,卡车上全是架着的机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这上百辆汽车,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持枪在通道口把守坚持着。

    道路两旁的建筑物内,以及那些??康目ǔ瞪戏?,也有大量的枪口正对准着公路。行驶到这里,算是暂时安全了,少量零星的丧尸刚一出现,就立刻被击毙了。

    许多人都在后面的队伍中紧张而忐忑地等待张望着,而江流石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倒是将高速路口的情况看得很清楚。

    那些车辆刚一到通道口,士兵就立刻围了上去,检查一番后,才让车辆通过。

    每辆车通过都需要消耗接近十秒的时间,也就是说每十秒只有三辆车能够通过。江流石粗略数了一下自己所在的这一列,以及排在他前方的还有多少辆车,然后得出了自己需要等待的大概时间。

    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江流石的神色变得轻松了一些,进入军方的?;し段Ш?,他的精神也总算放松了下来,没有之前那么紧绷了。

    文晓恬看到军方的车辆和枪支,以及近在咫尺的高速路口,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车速20km/h,车辆自检中……无损伤……”星种在脑海中汇报着基地车目前的情况,而江流石则慢慢地松开着油门,将车速放缓了下来。

    “砰砰砰!”

    不时有枪响声传来,慢慢的,江流石随着车流前进,来到了高速入口附近,他前方只有几辆车了。

    不过后面的丧尸也越来越多,枪声也越来越密集,听到动静,邵晶晶也从车厢里走了出来,和文晓恬一起向后张望着。

    军方的火力很猛,那些丧尸虽然前仆后继,而且几乎一样望去几乎已经堆满了街道,但还是没能继续靠近过来。

    这让她们都感觉安心了不少。

    马上就进入高速了,她们看向入口处的军用卡车,差不多有几十辆左右,枪口更是密密麻麻。这种平时让人胆战心惊的场景,这会儿却能给人极大的安全感。

    江流石也在平静地等待着,就在这时,另一列突然传来了枪声,这枪声近在咫尺,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他连忙望去,只见那辆正在通过检查的小轿车里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而两名士兵则从车内拖出了一具刚被打死的男性尸体。

    那尸体的手臂处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而哭喊的则是一名女性,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女友或妻子。

    “再次申明,凡是车上有载着被咬伤乘客的,要最好自己下车离开,或者干脆调头!一旦被发现,就地枪决!这类病毒传染性十分强,被咬伤后的人,也会变成那种怪物,危害到其他人!”一名军官拿着扩音话筒,神色冷峻地说道。

    看到这一幕,大部分人虽然觉得心惊肉跳,但对那对男女的遭遇却也没什么感觉。爱人在自己面前被打死算什么,有不少人都是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在眼前变成丧尸,甚至被变成丧尸后的他们撕碎吃掉的。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车辆的继续进入,但这时,从后方却传来了一阵十分密集的枪响声,正在前方检查的士兵也望向了后方,脸上露出了极为难看的神色。

    江流石也通过后视屏幕看去,正好看见一名士兵刚放了两枪,就被连人带枪从卡车上扯了下来。

    有两辆卡车已经被似乎无穷无尽一般的丧尸给覆盖了,两旁高楼内的火力点内也传来了惨叫声。

    而在不远处,成千上万,甚至是更多的丧尸,正在从城市各处汇集而来,在街道上形成了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尸海。

    “嗬嗬!”这些丧尸嗜血疯狂的目光望着高速入口这边,发出阵阵低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