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李雨昕借给他的钱,江流石立刻就开始了采购行动,一些东西在网上买不到的,他还专门跑到市场上去买。最坑爹的是其中一个材料,连市场上都没有,最后还是他跑到一个汽配厂去收来的。

    原本老板不肯卖,最后还是江流石直接咬牙在原价上又加了五百,才总算搞到了手,还是二手的。临走时看到那老板搓了搓手指仔细数钱的样子,江流石也是默默摇头。

    这老板并不是不想卖,而是想要高价卖。现在赚到这五百他很高兴,但是等到一星期后的现在,他就会发现钱到时候并没有什么用了。

    总共花了三天时间,所有材料通通到手,在中巴车内堆满了过道和座椅。当把最后一件材料放进去时,江流石感觉到心里一块大石放下了。

    总算是赶上了。

    这三天来他东奔西跑,几乎是将整个江北城都跑遍了。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改装,所以需要的材料实在是太杂太多,几乎是涉及到方方面面。

    同时江流石也在留意着新闻和江北城的动态,他发现果然和自己所想的一样,出现在新闻上的大佬越来越少,街道上虽然一切如常的样子,但他却有种在暗流涌动的感觉。

    “开始吧……”江流石将所有的窗帘拉上了,然后坐到了驾驶座上,平稳了一下呼吸后,双手握住了方向盘。

    顿时,中巴车的结构清晰地投映在他的脑海中,感觉就像是他多出了一只用来扫描中巴车的特殊“眼睛”一样。

    他看到哪里,中巴车那一部分的数据和情况就立刻浮现出来。

    而中巴车的总体状态则是:基地车(普通型),待改装。

    检测到材料已齐全,是否开始改装?

    江流石在脑海中默念了一声:“改装!”

    改装开始,完成时间七十二小时后,现在开始倒计时。改装完成之前,该车辆无法行驶。改装内容包括:……

    江流石只感觉到手中的方向盘像是一下子多出了一股奇异的力量一样,仿佛在自己微微地震动。。

    改装需要的时间很长,江流石也不可能一直在车内盯着。他只是好奇地坐在驾驶座上看了一会儿后,发现那些材料隔一会儿便莫名地消失一些,除此之外似乎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之后,他便从车上下去了。

    江流石站在外面看,发现看不出什么端倪,就放心了回了家。

    一打开家门,迎面就看见了几乎都快堆到了门口的各种物资,都是这三天内送来的,送货的快递员看江流石的眼神都有些古怪了。

    不过江流石才不在意别人会怎么看,就算觉得诡异,也不可能联想到他的真实用途。

    这三天,江流石也没再去过学校了,都要末日了,还上什么学?

    现在中巴车开始了改装,江流石也没有闲着,他一边用手机不停地给妹妹打电话,一边在网上查询着各种生存常识,包括野外求生和简单的急救知识,以及一些常见病吃什么药,还有周边地图等等。

    江流石还专门将全国地图下到了平板内,就算没网也可以使用。地图内几乎标明了所有的点,从小店铺到各种大厂,从国道到一些乡村公路,都清清楚楚。

    为了这份地图,他还花了好几百块钱,那种免费地图软件上的可没有这个详细。

    江流石不知道自己能准备到什么地步,但凡是帖子上提到的让他觉得有用的,还有他自己能够想到的,他都在准备着。

    如今钱花得差不多,江流石的准备也基本完成了……

    “嘀嘀嘀!”

    电话响起,江流石连忙看去,一看到来电显示,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他只要一有空就在不停地给妹妹打电话,却一直都显示关机状态,现在她终于回拨过来了!

    “喂!”

    “喂,哥,你什么事啊这么急,我才刚下车,我跟你说,这次去考察可刺激了,我们去了一个有洞葬习俗的山村……”

    “江竹影,你现在先不要说话!先听我说!”

    江流石打断了妹妹有些俏皮的话语,大声说道。

    大概听出了江流石语气的严肃,江竹影也感觉到哥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立刻收起了笑声,轻声应道:“哥,你说?!?br />
    不过江流石随即又冷静了下来,恐慌只会传染给江流影,他问道:“小影,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学校,刚跟考察队的同学还有老师分开,正准备回宿舍。手机没电了,还是在车上充了一点,才开了机,看到了哥你留的短信?!苯裼八淙槐冉系髌?,但只要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就立刻变得乖巧听话了起来,并且思路清晰,语速很快地将自己现在的情况完全说明白了。

    虽然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江流石为什么要这样,可父母早亡后就一直都是江流石在照顾她,江竹影就算平时会跟江流石闹闹别扭,但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她都是无条件听江流石的,把江流石当做了主心骨。

    “你现在不用回寝室了,立刻订飞机票飞回来?!苯魇档?。

    “好的,哥你等等?!惫艘换岫?,江竹影的声音响起,“哥,没有票了?!?br />
    “明天呢?后天呢?实在不行你转机,不要管花多少钱?!苯魇档?。

    “没有,都没有了?!苯裼八档?。

    “什么叫都没有了?”江流石一愣,他忽然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江流石噼里啪啦地一阵敲击键盘,打开了购买机票的网站。

    随便搜索了一个城市,又是另一个城市,江流石接连搜索下去,心也不断往下沉。

    未来三天所有的飞机票居然都已经卖完了,不管是从哪里到哪里的。而能够购买的飞机票,只有末日到来之后的……这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巧合。

    “哥,要不我买三天后的吧?”江竹影问道。

    “那时候的就没有意义了?!苯魇档?。

    江竹影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只晚了一天就没有意义,但她并没有问什么,而是想了想之后说道:“火车!要不我订火车票吧!”

    江流石的手又在键盘上敲击了两下,然后语气低沉地说道:“不用了,火车票也买不到了?!?br />
    未来三天的火车票,也已经全部售空。

    “哥你等等,我去汽车站问问,或者也可以包个车?!苯裼八档?。

    “不用了!”江流石说道。

    首先不知道路上是什么情况,其次就算道路是可以正常行驶的,江竹影回来也得两天多的时间,加上火车飞机全部瘫痪,路上堵车的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到时候恰好堵在路上,江竹影就必死无疑了!

    “不用了?!苯魇炙盗艘淮?。

    江竹影察觉到,江流石的语气似乎很奇怪,听得她都觉得有些慌慌的。

    “小影,那你现在听好哥哥说的每一句话?!苯魇档?,“你不要回宿舍,去找一个人不多的地方,酒店公寓也好,出租屋也好,要那种防盗性很好的,住得隐蔽一点。然后去买尽可能多的饮用水,一些药品,日用品,食品!把手机充满电,多充十几个充电宝,虽然不知道到时候手机还有没有用……记住,反锁上门,不要再出门,等着我!”

    “一定要等我,一定!”江流石重复道。

    “小影,末日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