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中巴车上,江流石给自己的妹妹打了个电话……虽然他知道,这电话多半也是石沉大海。

    在他脑海里多出“星种”,多出那些信息之前,他妹妹就已经跑去那些大山深处做考察去了,信号时有时无。

    妹妹身处深山,在这末世即将爆发的时刻,无意是再糟糕不过的消息。

    不过江流石通过星种知道,他的妹妹,还有他自己,都不会被病毒感染。

    妹妹的考察结束应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这一点让江流石尤为庆幸。他跟妹妹可以说是相依为命长大的,如果末日到来后,妹妹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沟里杳无音信,那江流石可是会疯的。

    果然,这通电话打过去,也是提示对方处于关机状态。江流石便给妹妹发了条短信,让她看到信息后立刻联系他,他会二十四小时开机等待她的来电。以他对妹妹的了解,在他说得这么慎重的情况下,她到了有信号的地方肯定会第一时间回电的。

    “老板,就停在这里吗?”租赁公司的司机将车开到了江流石家楼下,好奇地朝周围看了一眼。这里完全就是江北城都已经快淘汰光了的那种老社区而已,房子都是九十年代的老房子,每家每户都是那种最老式的雨棚和防盗栏。

    这实在不像是富二代住的地方,难道是体验生活?不过这也不关司机的事,他等江流石签了字后,便将钥匙交给他,下车走人了。

    江流石坐在车内,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今天做了各种准备,忙得到处跑,但现在一切就绪,他不仅没有觉得平静下来,反而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之前的镇定,有条不紊,压制住的恐慌感,好像都在这一刻爆发了。

    在座位上坐了五六分钟后,江流石慢慢恢复了冷静。毕竟是要末日了??!他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

    根据“星种”给出的信息,江流石站起身来,走到了驾驶座上,然后坐了下来,双手握住了方向盘。

    接着,江流石便闭上了眼睛。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在江流石的脑海中,却顿时出现了原本是他双眼应该看到的画面。

    被他双手握着的方向盘,左右“看”了一下后,视野竟然迅速拉高,将整辆车都收入了眼底。接着,车身变得透明,所有的零部件都清晰可见。

    江流石知道,这是“星种”在扫描他。不过知道归知道,但是亲身体验这种感受,江流石还是觉得非常神奇,有种VR科幻的感觉。

    之前VR出来的时候,江流石虽然非常感兴趣,但是因为太贵了并没有买,现在却有了这种比VR更加先进的体验。

    整辆中巴车都被扫描完毕后,车辆的信息也浮现在了江流石的脑海中。

    车型:中型载客客车(14座)。

    车龄:十年。

    动力:汽油动力型。

    最高速度:110km/h。

    发动机:排量5.014L水冷直列四缸增压直喷式。

    故障:发动机老旧,各零部件老旧。

    总结来说,这是一辆非常普通的中巴车,估计是跑旅游退役下来的,被租车公司买入了。这样的车其实只要一开就会有很多小毛病,租车公司完全就是在坑人。

    不过这些小毛病对江流石来说倒是很无所谓的,他总共花了一万多就得到了一辆中巴车,这已经是非?;懔?。

    完成第一次改装后,这辆车将会初步适应于末日使用。

    “星种”的改装方向有好几个,江流石想了想,选择了“基地车”这一类型?;爻灯涫凳潜冉虾姆巡牧系囊恢盅≡?,但实用度却最高。

    很快,“星种”就列举出了这辆车改装为基地车(普通)所需要的材料??吹秸獠牧锨宓?,江流石暗暗咂舌。

    钢铁X一百斤,铜X一百斤,螺丝不同规格,钛合金十公斤,皮革十平方英尺,还有各类奇奇怪怪的材料。别的不说,光是前几项,江流石就知道不是个小数目,他隐约知道钛合金一公斤就要五六百的样子,而在那些奇怪的材料中,有些品名也是一看就很贵的样子。

    这张材料清单完全超出了江流石对价格的预计,

    需要的材料之多超出了江流石的想象,可能是因为他选择了更为复杂的基地车的原因。

    剩下来的钱,以及各种变卖的钱,也不知道够不够,

    虽然那种路边贴满了的“一分钟划账,凭身份证借钱”多的是,但现在江流石的学生证押给了马昊,身份证押给了租车公司,又没有房产证什么的可以用,一时间还真有些一筹莫展。

    “算了,先把能买的都订购了……”江流石拿出了手机。

    刚打开手机,江流石就发现自己有两个未接来电,看了下时间,可能是他在路上奔波的时候打过来的,太吵了没有听见。

    不过一看电话号码,不认识啊……

    “喂?”江流石拨了回去。

    “江流石?”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听上去很甜美,很温柔的感觉。

    “我是。我看到你给我打电话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江流石问道。

    “我是李雨昕?!迸⒆铀党隽艘桓鋈媒魇芤馔獾拿?。

    他本来以为这百分百是个很公事的电话,不是租车公司的就是什么快递的,或者是他之前订购那些商品的卖家客服。

    但是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认识的女孩子,而且,还是个非常受欢迎的人气女孩……不过江流石虽然很少跟女孩子有电话沟通,但也不至于一接到电话就手忙脚乱。

    他只是觉得很奇怪,自己跟李雨昕并没有什么交集,她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当然,仔细说来,两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过交集。实际上,他们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而且是同班,同桌。

    李雨昕家庭条件很不错,长相也是精致可人,性格又好,在班上非常受欢迎,那时候江流石也曾经注视着李雨昕盯着窗外时文静的侧面,轻轻飞舞的秀发发呆。

    但李雨昕虽然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却偏偏在数学方面很头疼,而恰巧江流石的数学很不错。李雨昕便经常请江流石给她讲题。

    在听讲的时候,李雨昕非常认真,专注,以至于她的发丝经常垂到江流石的手上,她也毫无察觉。

    但后来,江流石的父母出了意外,他足足一个月没有去上课,再去的时候,江流石就变得内向了不少,一个人坐到了最后一排。

    李雨昕虽然时不时朝他这里投来视线,但好几次两人擦肩而过,李雨昕都是想说什么,却最终又没说。

    当然,江流石现在已经走出当初的阴影了,不过两人的关系却是从此变淡,即便又考上了同市的同一所大学,也依然如此。当初的那一点小悸动,也被江流石藏到了心底。

    现在又听到了李雨昕的声音,江流石的心情,居然又不受控制地起了点波澜。李雨昕的声音,也像是一缕微风一样,淡淡的,轻轻的。

    “真是……好久了啊?!苯魇滩蛔「刑?。

    李雨昕也说道:“是啊,我们好久没有联系了?!?br />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江流石问道。

    “我听李军说,你现在很缺钱?我跟他不熟,凑巧听到他跟我一个朋友说的?!崩钣觋克档?。

    江流石顿时皱眉:“他怎么说的?”

    “他约我朋友吃饭,我朋友问他怎么在看手机,跟谁聊天,他说你在问他借钱。我想,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就问了你的手机号……”李雨昕语气很坦然地问道。

    “这个李军……”江流石也是无语了,这人不还他钱不说,还跟人这么说他,真是不装逼就会死。

    “事情是这样的……”江流石将真相说明了。

    李雨昕听完后,也很气愤:“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他还说你死皮赖脸,真是……这种人,我赶紧告诉我朋友,千万不要和他来往了。对了,这么说你是真的缺钱?”

    “没事,我已经想到办法了……”江流石说道。

    “你的支付宝就是你的手机号吧?我转给你一笔钱,你宽裕了还我就行。都是朋友,你不要跟我客气。以前你天天给我讲题,讲得那么仔细,每天连一点空余时间都没剩下,我不也没有感谢过你吗?”李雨昕笑了笑。

    江流石一愣,李雨昕的笑声,还是那么好听……

    “等等,不用了……”

    “就这样吧,你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啊,对吧?”李雨昕轻笑着说道,笑声如风铃一般清脆。

    “那当然?!狈畔碌缁?,江流石心中有些暖暖的。

    想不到在这种时刻,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帮了他。而且从头到尾,李雨昕都没有问过他借钱是为了什么。

    嘀。提示短信到了,江流石打开一看,又是一愣。李雨昕转来的钱,足足有两万。

    她还在后面跟了一条留言:“多一点也宽裕点,反正用不完你留着还我就行?!弊詈蠡褂懈鑫孀煨Φ目砂砬?。

    江流石看着这段话,真的有种感动的感觉。李雨昕家里虽然有钱,但是她平时过得也是很简约的,这两万块肯定也是她自己存下的私房钱,不是随手一给那么简单。

    可是她一听到自己有困难,就立刻主动打电话过来了,看他没有接听,还连续打了好几个……

    江流石顿时下定了决定,他立刻又打了个电话过去,没想到电话接起来,李雨昕的语气居然有些忐忑:“你干嘛?”

    “……”江流石忍俊不禁,又是感动又是好笑,“放心吧,我不是来退钱的?!?br />
    “噢噢……”李雨昕顿时松了口气,又连忙说道,“你也不要谢我哦,你谢我我就要谢谢你以前帮我了,没有你的话,我怎么可能考上江北大学……”

    “那点小事?!苯魇仁怯行┎缓靡馑嫉刈チ俗ツ源?,然后干咳了一声,接着很严肃地说道,“你把你家的地址给我?!?br />
    “地址?干嘛,你还要上门来还钱给我啊?!崩钣觋啃Φ?。

    “别管了,你告诉我吧。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坏事的?!苯魇室饪嫘Φ?。

    “好吧好吧,我家的地址是……”

    “你说,我记一下?!苯魇嗣馓?,然后用备忘录记下了李雨昕家的地址。

    “你还专门写下来了啊。我都有点紧张了,你真的要来吗?不过你要是来做客的话,我肯定很欢迎的?!崩钣觋克档?。

    听得出来,她有点尴尬了,江流石知道自己的要求太突兀,但是现在也管不得这么多了,虽然有点唐突,可这都是必须的。

    江流石说道:“雨昕,下周二,你一定要在家里等着我,不光是你,还有你父母,都一定要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最好你们能分开不同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有锁,一旦发生等着什么意外,把自己锁在房门里别处去,我会来找你们,可以吗?我有非常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这关系到我的生命!”

    他的语气,非常坚定,非常严肃。

    江流石知道,自己如果说出末日,很难让李雨昕相信,就算能让李雨昕半信半疑,但还要让她说服父母……光是这一折腾,就需要大量的时间。

    如果说和他们的性命有关,李雨昕肯定更加不会相信,也更难说服父母。说不定她父母还会怀疑他是不是神经病,有什么企图呢。

    “把自己关在有锁的房间里?”李雨昕愣了,这是有什么人要袭击他们么?

    “江流石,你是不是有什么很大的困难啊,是不是高利贷,黑社会什么的……”李雨昕很慌张地问道。

    “不是,但真的非常重要!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一定!这件事非常重要,拜托了!”江流石说道。

    高利贷他是借了,不过跟那没关系……他才不担心呢。

    “这……我……好……好吧……”李雨昕勉强答应道,这事听起来确实太离奇了。

    “一定啊,按我说的去做!”江流石又嘱咐了一遍。

    “这……”

    “答应我吧!”江流石很诚恳地说道。

    “好,好的……”

    挂断电话后,江流石呼出了一口气。他已经尽力了,但是不知道李雨昕能够做到什么地步。

    不过至少,她应该会留在家里。她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只要惦记着他的生命安全,她就会听他的留在家中。

    至于李雨昕会不会活下来,只能看天意了。

    但愿上天不要让这么善良的女孩在这场浩劫中死去。

    而只要她活着,江流石就相信自己定然能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