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拿着手机翻来翻去,忽然看到了一个非常骚包的头像,顿时眼前一亮。

    这个头发梳得油光水亮,戴着墨镜的人叫马昊,是学校里挺有名的一个人。不过他有名不是因为有什么才能之类的,而是因为人脉很强。这一点,从江流石都加着他QQ就能看出来了。

    他和江流石不说是两个极端,但也差不多了。江流石平时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人,一点都不活跃,除了班上的人,没几个认识他的。

    江流石隐约记得,他在李军那里听说过,这马昊有个朋友是做校园贷的。有些女孩子为了借钱,不仅把身份证学生证拍给他朋友,甚至还拍一些不雅的照片。

    如果她们不还钱的话,这些照片和身份信息就会被公布于众,发给她们的同学老师,乃至家人。

    江流石刚听到这种事的时候是挺无语的,这些女孩子大部分也就是为了买东西满足虚荣心而已,结果就做出这种事。

    马昊经常从他朋友那儿拿出一些女孩的不雅照来,发到同学群里“分享”,不少人一起评头论足。当然对这种女孩子,江流石也是不同情的。

    原本,江流石觉得自己是永远不可能掺和上这种事的,但是现在,他却觉得是个好机会。

    “马昊,请问可以向你朋友借贷吗?”江流石直入主题地问道。

    马昊很快就回复了:“可以啊。你是哪个系哪个班的?”

    江流石直接将自己的学生证拍了过去,马昊确认后便问道:“你想借多少???”

    “借两万!”反正是专门做放贷的,江流石也就不客气了。不过根据他以前的了解,两万应该是最高金额了,再多的话马昊可能就会拒绝他了。毕竟他的家庭背景什么的都不是秘密,马昊随便一打听就

    马昊显然被吓了一跳,两万对于学生来说,可是一笔大数目,许多女学生借贷,也就是借几千,甚至借几百的。

    “你借这么多做什么?女朋友堕胎也要不了这么多啊?!甭黻晃实?。

    “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你不要问了,就说要什么条件才能借给我吧?!苯魇档?。

    “这个……这样吧,学生证押给我,你家地址给我。另外你要给我写个借条,上面要写着五万块,还要录个视频借条,把借条拿着,念出上面的内容,说自己是自愿的就行。等你还了钱,这个借条我会当着你的面销毁的?!?br />
    “两万块你要用多久?”马昊问道。

    “一个月?!苯魇档?。

    “那你到时候就要还两万五给我。都是一个学校的,我也不怕你不还钱,你懂得?!甭黻凰档?。

    “可以?!苯魇蛋颠粕?,这利息……一般的高利贷都没这么狠。

    而且江流石现在也看出来了,什么他朋友,估计这借贷就算不是马昊在做,也有他一份。

    这马昊似乎底气很足,并不担心江流石会赖账,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手段。估计不还钱的话,会让江流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呵呵?!苯魇辉诤醯匦α诵?,什么利息,什么威胁,到时候都末日了,他还在意区区一个马昊?

    下午江流石在网上找好了一家租车公司,然后便去了和马昊约定的地方,办好了“手续”,拿到了钱。

    马昊一边拿着手机给江流石转账,一边好奇地上下打量着江流石,问道:“你借钱到底要干嘛???”

    “做一件大事。一个星期后,你自然就知道了?!苯魇衩氐厮档?。

    “……”马昊无语,这人怎么神经兮兮的,他顿时有些后悔了。

    不过钱已经转了,马昊很快也就无所谓了,反正不管是神经病还是怎么样,还没有学生敢欠他钱不还的。

    江流石拿到了两万块,立刻就赶往了租车公司。

    中巴车的数量不多,不像小轿车那么容易租赁,江流石也是在网上问遍了所有的租车公司,才找到一家还有空余车辆的。对方催促江流石赶快去,只能给他保留两个小时左右。

    江流石紧赶慢赶,提前了一个小时就到了租车公司,远远看到门店的招牌,他心中顿时舒了口气。

    租车公司的门店不大,里面布置的简洁大方,在一张招待桌的后面,站着一个长相甜美,扎着马尾的女孩。

    这女孩穿着租车公司的制服,很简单的制服穿在她身上,显得干净清丽,她大概只是十**岁的模样,清纯而稚******孩正在跟另一个穿着西服的客人说着话,看到江流石来,便朝江流石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点了点头,示意江流石稍等一下。

    看到这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孩,江流石愣了一下,这招待,还真年轻。

    江流石便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偶然间,他看到女孩桌边文案之下,露出一角的英语六级词汇书,他顿时心中了然,这个女孩,应该是一个学生,甚至可能就是他们学校的,她是来这里做兼职赚生活费的。

    这租车公司,离大学不远,雇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学生做招待,人工费便宜不说,而且这样清纯的女孩,也能让生意大好。

    “你好,我是客户经理文晓恬,你可以叫我小文,很高兴为您服务?!?br />
    女孩和那名客人说了两句,大概是说得差不多了,便转向了江流石。她青涩的外表,配合商业化的问候,给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并不显得违和,反而有些可爱。

    “你好,我是在网上预约了中巴车的那个……”江流石起身说道。

    “啊……这个……”

    少女有些为难,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最后一辆中巴车刚被这位先生租下了……”

    江流石打电话来的时候,就是她应下的单子,可是那车却被老板租出去了,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可她只是个打工的,哪能左右老板的决定。

    “真的对不起,您要是能等的话,要不您现在重新预约,估计过几天就有车了。到时候这位客人使用完,也会归还回来的?!蔽南窈鼙傅厮档?。

    江流石愣了一下,他哪有可能等那么久,而有车的公司就这一家了,这时候也不可能去想别的办法,他想了想,突然问道:“付款了没?”

    “???还没有,不过已经要签合同了……”文晓恬有些不解地回答道,她不知道江流石问这个做什么。

    旁边那西服男看了江流石一眼,眼底有隐约的笑意。他看出来江流石很急,不过谁让江流石晚来一步。而且网上预约,没给钱的话,老板想不做准,就可以随时毁约的。

    “哦,没给钱就没事。告诉你们老板,我一天加两百,租一星期,下个星期还会再续。就在市内用,也没什么磨损?!苯魇档?。

    文晓恬愣了一下,又看向了西装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加三百!”江流石又说道。

    文晓恬犹豫了一下,这涉及的金额已经不小了,而且江流石看起来确实是很着急的样子:“先生,按照规定,我必须得打电话请示了?!彼阅俏髯澳胁缓靡馑嫉厮档?。

    那西装男也是无语了,刚刚还有点幸灾乐祸小得意的感觉,没想到好像遇到了一个富二代。

    “算了算了,你也别打了,租给他吧?!蔽髯澳兴档?。这电话打出去,结果会怎么样,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了,何必多此一举。

    “真的太过意不去了,您也要等到这周末再用车,要不我过两天再给您安排吧。您看,这位客人也是急着要用车……”文晓恬连忙又道歉。

    西装男看江流石不过也就不到二十,一副学生的样子,他忍不住问道:“小伙子,你租这么久的车,干嘛???”

    “放着?!苯魇档?。

    “放……”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钱任性。

    江流石才不管这两人惊诧的目光,他现在完全就不在意别人会怎么看待他。

    江流石很快就跟租赁公司签订好了契约,他扫了一眼条款,果然这种租赁条约对顾客都是非??量痰?,动辄各种赔款,多一条划痕都能赔上一大笔钱。

    不过江流石对此只是扫了一眼,然后就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车可不止会被他弄上划痕……

    “您的身份证要押在这儿……”接待满脸笑容。

    啪!江流石将早就准备好的身份证往桌上一拍,然后就接过了车钥匙。

    刚往门外走了两步,江流石又倒了回来:“能帮我找个司机开回去吗?”

    他没有驾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