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底,炎热漫长的夏季终于过去,秋天到了。

    但在江北城,天气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转凉,白天气温依然停留在三十度以上高居不下??墒且坏酵砩?,气温又立刻陡然下降,让人冷得瑟瑟发抖。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这个鬼天气。

    在城南一间不起眼的出租屋内,空调的风扇声正在“嗡嗡嗡”的响个不停,显得有些嘈杂。而在空调下方,则是一间看起来不足十五平米的屋子,客厅和床铺都在这一间屋内,卫生间和厨房的门则并排开在另一侧。

    虽然面积不大,但屋内看上去却很整洁。房屋的男主人,一名身形有些清瘦的年轻人正坐在一张双层床的下铺,牢牢地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台电视机。

    电视机的屏幕上,此刻正在播放着国家电视台的午间新闻。

    在一星期前,江流石还从来没用这台电视机做过看球赛以外的其他用途,更不用说守着电视机看午间新闻了。

    但现在,江流石不仅破天荒地坐在了电视机前,而且还全神贯注地盯着时钟上的时间。

    今天的中午12点45分51秒,国家电视台的午间新闻节目中,将播放一条重要的新闻。

    “……下面是一条独家国际新闻。一个国际科学团队刚刚召开记者会宣布,他们在西伯利亚远东地区的永冻层中,发现了一种史前超级病毒,这种巨型病毒是目前人类已知的第四种超大型病毒,此前科学家已经在该区域发现过另一种巨型病毒??蒲Ъ颐窃缭谝荒昵熬鸵丫⑾至怂?,但直到最近才公布出来??蒲Ъ颐潜硎?,目前还在对该病毒进行研究,暂时不知道这类史前病毒是否能够传染人体或动物……也有专家表明,只要永冻层一直封冻,就不必担心该病毒是否存在威胁……”

    “就是这条!”

    江流石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他看向了手机上显示的时间,12点45分左右,几乎分秒不差!

    “又被说中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苯魇⒆诺缡悠聊?,但他的关注点已经完全不在新闻上了。这新闻,他早就已经知道了大概内容,甚至是在媒体上首次公开的时间——此时此刻!

    由于是直播的发布会,所以也不存在提前泄露消息,即便媒体和记者在一天前就已经知道了有这场发布会,也不可能具体的内容!

    但江流石却提前知道了,而且不光这条新闻,在这一周内发生的好几次国际性突发事件,他也都提前得知了。

    这不是因为江流石突然多出了什么预知未来的超能力,而是一个星期前,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了一个“星种”。

    在发现这个“星种”的同时,江流石就从“星种”这里得知了一些信息,其中就包括这些尚未发生的新闻。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今天这个关于巨型病毒被发现的新闻。

    因为这条新闻被证实,就意味着江流石从“星种”这里得知的另一件事,也将会真的发生了。

    病毒感染爆发,世界末日来临!

    而此前的几条新闻,则是一些国家元首缺席重要活动,国际重要会议或行程临时取消的新闻。这些新闻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江流石却知道,很多国家早就已经知道病毒感染的事情了,正在做着撤退的准备。

    病毒感染爆发的速度非???,而且根本没有任何有效手段进行控制,告诉民众的话只会引起恐慌和骚乱。所以民众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依然还在正常地生活中,却没有发现一些重要人物已经不再出现了。

    这次关于病毒的发布会,就是这些高层给予普通人最后一点仁慈,让他们不会死得太糊涂。

    十天后的下午两点,灾难就将毫无征兆地降临在这些普通人身上,而他们现在就和江流石一样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却根本什么都没有意识到,许多人用手机刷着微博,朋友圈,新闻,也都看到了这条新闻,但也顶多只是惊叹两声,顺手转发罢了。

    江流石也没打算去发帖告诉民众这件事的真相,从那个玛雅预言被炒火以来,网络上的各种末日预告一直层出不穷,甚至连《2012XXX》系列的实体书都出了不少,电影更是拍了一堆,民众早就已经对这个话题免疫了。

    他发出去的帖子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唯一可能引来的只有和谐,因为他所知道的都是真正的内幕,所以也许还会引起某些来自高层的警觉也说不定。

    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但江流石并不想做无用功的同时,还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就连江流石自己一开始得知这些信息的时候,也是怀疑的,直到今天看到这条新闻后,他才彻底相信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不管是谁,乍一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忽然多出一些信息,还是关于末日的,都不会立刻无条件相信的。周围一切都那么正常,平凡,怎么能相信末日就要来了?

    现在确认之后,江流石意识到他只有一周时间了,他必须立刻开始做准备。

    江流石首先在网上购买了大量的粮油米面等生活必需品,为了保险起见,他还买了许多压缩的高能量食物,以及许多的饮用水和急救药品等。

    这些东西都能在一两天内陆续送到,省去了江流石出门去采购的时间。此外还有冲锋衣,轻便耐磨的鞋子,一次性内裤等,江流石也一并购入了。他还特意从一个同城的贩子那里买了一把匕首,以防万一。

    尽管之前对末日并不相信,但江流石出于好奇的心理,早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中列出了一张清单,详细地列举了他在末日前所应该做的准备,为此还上网查询了许多资料,而在网络上,这类帖子居然也有不少,显然闲得蛋疼的人从来就不缺。

    不过这些看似无聊的帖子,这时候却为他提供了许多参考和帮助,江流石很快就有条不紊地将大部分关于囤积物资的准备工作完成了。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星种”的作用不光是让他知道了末日将至,更重要的是,“星种”能让他这个普通人在末日之中,具备自保的能力。

    “星种”的真正用途是机械改装和升级,但需要江流石提供改装的主体和材料。江流石第一想到的就是交通工具,汽车,这个目前对他来说实用性最高,改装难度也最低。

    而在各类型的汽车中,轿车首先被江流石淘汰了,这种相对来说很娇贵的车型,在到时候的混乱中起不到什么作用。

    末日帖子里推荐最多的交通工具是越野车,但江流石对越野车也不怎么感冒,这种车的内部空间太有限了。

    主观上来说,江流石最中意的是一种巨无霸超长货车,这种货车简直就是在公路上行驶的火车,光是车轱辘就有一人高。但是这种车数量太少,江流石也只能是想想了。

    江流石在网上搜索着,他看来看去,最后敲定了两种车,一种是货柜车,另一种则是中巴车。出于对内部空间的执着,江流石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空间更大的中巴车上。

    不过几十万一台的中巴车,江流石是买不起的。完成物资的购买后,他的银行卡余额就已经不足一千块了,用“穷”不足以形容……

    如果有房子能卖,江流石会立刻毫不犹豫地低价卖掉,但很可惜的是,他家的房子早在他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卖了。那时候他父母刚过世,为了他和妹妹的生活以及学业,卖房是必须的,在那之后,两兄妹就一直租房生活。

    江流石银行里的钱,大部分也都是卖房后用到现在剩下的,结果一下子就因为购买物资,就几乎用光了全部。

    电视机电脑等电器处理掉的话,还能有个几千块,但依然还是不够。至于去打劫盗窃什么的,作为一个普通学生,江流石不认为自己有着超过百分之十的成功率,即便侥幸成功,被抓的可能性也是百分之八十以上。

    江流石没打算买车,他准备租车。不过就算是租车,也需要一笔不小的资金。江流石已经在网上看好了价格,哪怕最一般的中巴车一天也要一千多块钱,十天就是一万五千块左右,更不用说还需要购买大量的材料和金属来完成对中巴车的改装了。

    这笔钱,真是让人头疼。

    末日就在下个星期二了,越来越临近,躺在床上,江流石深吸了几口气,但还是感到有些心慌,作为一个学生,马上面临这样的生死挑战,说镇定如常是不可能的。

    想了想,他打开QQ,找到了“舍友”分组里一个叫李军的ID,看到对方头像亮着,立刻发了条消息过去:“李军,在不在?”

    很快就传来了“嘀嘀嘀”的消息提示音,聊天界面上出现了李军的回复:“看到哥的新显示没?”

    江流石这才注意到对方的ID下,显示着李军此刻是“iphone7在线”,怪不得如此骚包地保持着在线状态。

    iphone7是这个月刚出的新款手机,才刚出没几天,价格高昂,拿到手的人很少,李军居然这么快就用上了,难怪语气这么嘚瑟。

    “这手机七八千啊?!苯魇刑镜?。这么贵的手机,他可买不起。想不到都要末日了都没用上新款手机。

    李军洋洋得意地回复道:“七八千怎么可能拿到第一批,我找专门的人帮我抢购的,加了两千块呢!”

    一台手机一万块!江流石真的只能是感慨了,他因为父母早亡,还要照顾妹妹,所以生活上一直都是很节俭的。刚刚那一通买,已经是他有生以来花钱最爽快的一次了。一万块的手机,真是想想都可怕。

    不过看来李军似乎手头还挺宽裕的样子,江流石赶紧打字道:“先说正经的,我跟你说件事,下周二你没什么安排吧?”

    “下周二?哥想想,啊,对了,我微*&信上前些天认识的一个小妞,下周二要带她去酒吧,喝完酒,你懂的,等着哥把她拿下!”

    江流石一听,有些头疼,他斟酌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那个,下周二我想约大家打游戏呢,咱能不能待在寝室里不要出去,锁好门窗?”

    “啥?”李军一时没反应过来。

    有妞不泡跟你一个**丝打游戏?我脑子有病??!

    “不打,哥忙着呢!”

    “好吧……”江流石叹了口气,摇摇头,他能提醒的已经提醒了,其实即便留在宿舍中,锁好门窗,也不能避免病毒爆发,李军现在就和所有人一样,身上早就带着病毒了,十天之后他会不会变异成怪物,完全看他自身的体质。

    锁好门窗,只是让李军在能扛过这一劫的前提下,不至于被那些变异怪物杀死罢了。

    现在李军不听江流石的话,江流石也没办法,他又说道:“李军,我现在很急需要钱,你之前借我的两千能不能先还我?”

    “钱?哦……放心吧,我给你记着呢,过两天就还你?!崩罹氐?。

    江流石皱了皱眉头:“我现在就急着要用,可以说是救命的钱?!?br />
    “你这么急???等下,那小妞给我打电话了,我接个电话,等会儿再跟你说?!崩罹馗吹?。

    江流石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始终没见李军再回复自己,他的头像也黑掉了。

    江流石摇了摇头,想了想,又点开了另一个舍友的头像:“罗明,能不能借我两千块钱?”

    “我最近没钱啊,生活费都砸游戏里了,我还想问你借点钱吃饭呢。你借钱干嘛呢?”罗明回道。

    “那算了,没事?!苯魇缆廾魇歉鲇蜗访?,虽然家里还算富裕,但手上很少留着钱。他也只是碰碰运气。

    “罗明,听我给你说,下周二你留在宿舍里打游戏,关好门窗,别出门,知道吧?”

    “啥?咋了?”罗明愣了一下。

    “记着??!”江流石说话,就挂了电话,他已经尽力了。

    欠他钱的不还,借钱又借不到,至于其他人,要么江流石不算很熟,要么也都没什么钱,毕竟都只是学生罢了,几百能拿出来,上千就没什么可能了。

    “看来得再想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