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飞蛾骨翅震动,将三头碎星境妖兽扫飞出去,重重的砸入地下。

    张嘴一啸,将一头大妖王吼得浑身炸裂!

    凶威不可一世!

    时间一点点过去,远处的战斗越发可怕!

    白蛇落在下风,庞大的身躯上充满伤痕,但却丝丝缠住这头飞蛾,不让其空出手来。

    而骸骨飞蛾体内的心脏越发完善,血肉飞快的交织在一起!

    “噗嗤!”

    不在意的将翅膀自一头大妖王头颅中抽出来,挥洒掉翅膀上的血迹,骸骨飞蛾仰天咆哮!

    恐怖的气息再度降临!

    一阵阵心跳声如同擂鼓般响彻,不仅是众人心脏跳动节奏开始受到骸骨飞蛾的牵引,就连浑身血液也是开始倒流进入心脏内,让心脏不堪负重!

    扑通!扑通!

    一阵阵心跳的声音像是催命的鼓点,每一次跳动就让众人面色狰狞,浑身气血一阵动荡!

    这一轮之后,在场的妖兽与万古天宗的人恐怕要死伤大半,剩下的也不足以再对这头飞蛾造成威胁!

    “以吾之名,天罚降世!”

    第一祖仰天嘶吼,一股庞大的意志从天而降,煌煌天威不可阻挡!

    以无可匹敌之势,轰然降临!

    厚重的大陆板块没有对这股意志造成丝毫的阻拦,直接被洞穿!

    一道圆形的通道轰然打开,所过之处,无论是土石还是灵液刹那被蒸发!

    抬头看见的不再是深不见底的灵液,也不是穹顶,而是青天白日!

    一轮青色的太阳自九天之上浮现出来,散发着恐怖的威能!

    这一**日一出现,整个天地都为之失声,无数的妖魔鬼怪纷纷退避!

    “噗!”

    “咔嚓!”

    强行催动天意,窃取天道意志权柄,直接让第一祖遭到反噬,仰面喷出一口心头血,整个人显得有些迟暮,似是时间在其身上一下走过千百万年!

    不仅如此,第一祖的身躯呈现透明化,可见到身体内的五脏六腑,此时整个人似乎是一尊玉石,全身上下一道道裂痕弥漫!

    这一下的反噬足以让第一祖垂危,生死一线!

    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青天白日降临,横扫八荒!

    众人在这一轮青色大日出现之后,周身的压力瞬间暴涨,整个人如成为凡夫俗子,那么的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轮烈日降临!

    烈日似慢实快,弹指间将出现在场中,猛然暴涨,将骸骨飞蛾吞了下去!

    “不!”

    骸骨飞蛾惊恐的嘶吼,却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任由其如何挣扎也是一点点被大日吞噬!

    可怕的青色大日向内坍塌,无声无息的泯灭,一头不死境的飞蛾就这样陨落!

    一切散去,众人心有余悸,还好这**日不是针对自己等人。

    这种无力的感觉让所有人都是感到恐惧,一如当年还未开始修行遇见危险之时一般,让人绝望。

    原地只留下三滴拳头大小的精血,玄奥无比,如凝固的水晶,被第二祖视若珍宝收了起来。

    妖兽一族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一次乃是万古天宗众人出了主力。

    解决掉这一头骸骨飞蛾,众人将目光放在远处的大战之上。

    “现在该如何?我等受伤不轻,尊者只能纠缠,落败是迟早的事?!?br />
    一头妖兽虽是询问,却将目光放在万古天宗众人身上。

    毕竟现在有能力击杀另一头飞蛾的只有万古天宗了。

    “再等等,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有些不安?!?br />
    第一祖虚弱的开口,被其余七祖以及宗长夜拱卫在中心,被?;て鹄?。

    “虫族只剩下最后一头不死境了,一旦击杀这头飞蛾,那么虫族将不足为惧,莫不是你等想要作壁上观?任由我妖族尊者战死!”

    一头碎星境大妖王神色不善的质问着,周身妖气涌动,其余妖王也是仅仅盯着众人,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冲动。

    “诸位误会了,老朽以道心发誓,绝无此事!”

    第一祖摇头,说实话,第一祖也想过作壁上观,但此时心中那一股不安越发的强烈,这才是万古天宗众人一直不动用锁妖塔的原因!

    就在众人争论时,没有人发现,无数妖兽,虫族,人族封帝境战死之后,所有的血液皆是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所有的血液都是汇聚在那一颗虫卵所处的坑内,坑内气血滔天,隐隐将冲天而起!

    这些可都是封帝境的血液,可怕无比,随意一滴就能泯灭一位万年尊的强者,可见是有多么可怕!

    眼下这些血液汇聚在一起,几乎将这颗虫卵所在的坑内填满!

    源源不断的血液被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将虫卵浸泡在其中!

    坑内出现一个漩涡,海量的血液被虫卵所吞噬!

    虫卵吞噬了无数的血液之后,生机越发的可怕了!

    “咔嚓!”

    终于量达到质变,虫卵中的生机瞬间旺盛到极致,而后又诡异的消失不见,四周一片死寂,突然虫卵的硬壳之上探出一只血红色的爪子!

    爪子有些像是狗爪,却没有毛发与皮肤,血淋淋的看上去很吓人!

    坚固的虫卵壳破碎,紧接着是一颗头颅钻了出来!

    最终虫卵彻底破碎,一头模样似犬,但却是双脚直立行走的生物钻了出来!

    这头生物模样狰狞可怖,全身上下没有皮肤,全是鲜红滴血的肌肉,肌肉上的纤维清晰可见!

    不少地方身体腐烂,露出暗金色的骨骼!

    嘴巴侧方脸颊上血肉腐烂,看见到一排尖锐,布满奇异纹路的牙齿!

    “嗅嗅!”

    这头生物一出世,安静无比,没有嘶吼,一对暗金色布满花纹的眸子中充满了疯狂,混乱,静静地站在原地半晌,这头生物抽了抽鼻子!

    无声无息的,这头生物的身影就融入四周空间,消失不见,气息完全感知不到分毫!

    而此时第一祖心中的不安达到顶峰,第一祖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目光远眺,身后锁妖塔之上的锈??纪崖?,一丝丝青铜色的神辉缭绕其上,无上的威能开始复苏!

    “小心,我感觉越来越诡异了,有什么?;诳拷?”

    第一祖沉声开口,告诫所有人。

    修行到第一祖这种高度,距离不死境也只是一步之遥,武者的心血来潮随着武者修为的提升,越发的恐怖,这也是为什么顶尖强者很难被刺杀的缘故!

    眼下听第一祖郑重其事的开口告诫,所有人包括妖族也不敢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