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你把齐国送给了我,现在,我把它还给你……”赵颐看着李易,非常认真的说道。

    “我不要?!崩钜紫攵济幌?,斩钉截铁的回道。

    他要送的是一个国家,不是一块玉一幅字画或是一件别的什么礼物,哪有神经病会送一个国家给别人?

    这又不是狗血小说,偌大的国家,想送就送?

    李易提醒他道:“那是你的齐国?!?br />
    赵颐纠正道:“是你的?!?br />
    李易忽然问道:“你有儿子吗?”

    “没有?!闭砸靡⊥匪档?。

    李易想了想,说道:“女儿也行……”

    “女儿也没有?!?br />
    这么大人了,儿子没有,女儿也没有,李轩都有四个孩子了,他也有三个了,赵颐和他们差不多年纪,连香火都没有,就不害臊吗?

    李易还是不死心,问道:“你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妹妹,或者姐姐的?”

    “她们不可能成为天下共主?!闭砸每醋潘?,说道:“只有你能?!?br />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李易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也不想……”

    “我知道你不想?!?br />
    子曾经曰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br />
    李易觉得,己所欲,也勿施于人。

    赵颐想当天下共主,他不想,他非要自己当,这就是他的不对。

    周围就剩下齐国景国武国三个国家了。

    景国的皇帝要打他还没出生的儿子的主意;武国女皇国家不要了,非要跑过来和他未过门的娘子学武功,齐国的皇帝更厉害,打的是他本人的主意……

    李易忽然觉得,这整个世界都对他有着满满的恶意。

    他看着赵颐,问道:“你觉得,你们齐国的百姓,齐国的百官,会同意你这么做吗?”

    赵颐笑了笑,说道:“我还有半年时间,半年时间,足够我为你扫清一切阻碍了?!?br />
    ……

    李易还能说什么?

    他抓着赵颐的手腕,沉着脸道:“你和我过来!”

    赵颐下意识的甩开他的手,却没有甩开,只能被李易拉着走出院子。

    李轩将耳朵贴在门上,李易拉开门的时候,他差点闪进来。

    李易沉着脸走在前面,什么天下共主,谁爱当谁当,反正他不会当。

    他现在只想搞清楚赵颐还有没有救。

    田老和徐老前几天浪迹天涯就回来了,田老不仅武学修为精深,也精于医道,李易打算让她先给赵颐瞧瞧。

    某处草庐之前。

    赵颐看了看李易,摇头道:“我早已看淡了生死,李兄不必再费周章了?!?br />
    李易皱眉说道:“少废话,自己进去还是我带你进去?!?br />
    “自己进去?!?br />
    赵颐无奈的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劳烦李兄在外面稍等片刻?!?br />
    又不是得了花柳病,有什么好避着人的,李易心中这样想着,脚步还是没有迈进去。

    “手腕伸出来吧?!辈萋?,田老坐在桌前,看着他说道。

    赵颐并没有伸出手腕,摇了摇头,说道:“不敢劳烦前辈,这段日子,他们找来了很多神医,同样的话,晚辈实在是不想再听一次了?!?br />
    田老挑眉道:“那你为何还要进来?”

    赵颐解释道:“我不进来,李兄不会罢休?!?br />
    “既然进来了,那便看上一看吧?!碧锢险酒鹕?,声音传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从原地消失,三根手指捏住了他的手腕。

    赵颐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放开了手。

    她看着赵颐许久,赵颐与她目光对视。

    许久,田老才摇了摇头,叹息道:“的确是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

    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这是李易从田老口中得到的答案。

    他的图书馆里面有医书,但缺少器械和药材,除了理论之外,他什么都没有。

    他摇了摇头,重新走回去。

    三皇齐聚不容易,他亲自下厨,自然也没有什么。

    知道了赵颐命不久矣之后,李轩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至少不再时时刻刻都板着脸。

    他蹲在院子里观察蒸汽将壶盖推起来,到后来,居然饶有兴致的和赵颐普及起了大气压力……

    饭后,李易和赵颐在街上散步。

    “死之前能吃到李兄亲手烹饪的菜肴,也算是了了一桩憾事?!?br />
    李易对赵颐的恭维不为所动,他知道他做的饭好吃,不用他夸也好吃。

    “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闭砸米匪墓?,说道:“她还在世的时候,经?;孟胱乓桓雎凡皇耙?,夜不闭户的大同世界……”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再等一千年也实现不了。

    李易知道赵颐说的是他那位叫做“赵姬”的妹妹,为了尊重死者,这句话李易没有说出来。

    他岔开话题,问道:“她是你的亲妹妹?”

    赵颐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一母同胞?!?br />
    “赵颐,赵姬……”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名字,还挺像的,有些人可能一不注意就写错了……”

    “是母妃起的,别说常人,就算是我和妹妹,小时候也经常写错?!闭砸眯α诵?,说道:“母妃起初只是宫里的一个宫女,父皇一次醉酒之后,才有了我,她也才被得以封嫔,她没有读过书,却还求着父皇要为我们取名字,为此翻了不少书,觉得只有这两个字最漂亮……”

    李易不觉得这两个字有多么漂亮,他觉得赵国和西边那二十多个小国很冤。

    他们国祚的覆灭,其实只是因为一个已故少女不切实际的梦想……

    算了,想到武国上一任皇帝是怎么没的,他就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在这件事情上吐槽赵颐。

    “齐国不能落在别人手里?!闭砸每醋潘?,忽然说道:“我想做的事情,只有你能做到?!?br />
    他重新取出一块金色的牌子,递给李易,说道:“我死以后,你拿着这块牌子,就可以号令齐国了?!?br />
    “我在如意城住的好好的,号令齐国干什么?我不要,谁爱要谁要?!崩钜滓×艘⊥?,大步向前面走去,叫住了前方的一道身影,说道:“白素,你等一下……”

    从白素那里再次确认,如意现在还在柳叶寨。

    李易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去找她。

    一来因为想她,二来,这里的一系列破事,他再也不想管了。

    什么天下共主,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这破牌子,他也一点儿都不想要。

    赵颐重新走回院子,将那块牌子放在院内的石桌上。

    他回过头,看着一直都跟在他身后的两人,说道:“明日启程回去?!?br />
    那侍卫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陛下,您该休息一段时日的……”

    赵颐叹了口气,说道:“没时间了……”

    他走出院子的时候,忍不住大声的咳嗽起来,急忙掏出手帕,捂住口鼻。

    “这是怎么了?”拄着拐杖,刚刚从另一个院子走出来的老者,看到手帕上的血丝,老脸上露出惊诧之色。

    “怎么还吐血了……”他喃喃了一句,低头看了看,将自己手中的一只鸡腿递过去,说道:“来只鸡腿压压惊?”

    ……

    李易收拾好了行囊,看着白素,问道:“你确定她还在柳叶寨?”

    “确定?!卑姿氐懔说阃?,说道。

    李易点了点头,挥手道:“走了?!?br />
    “景王再见?!?br />
    白素对他挥了挥手,走到不远处一名女子的身旁,小声道:“传信盟主,鱼儿已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