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不知道老方说的赵颐是哪个赵颐。

    如果是他认识的那个赵颐,齐国一个多月前才结束西征,除非赵颐插上翅膀,要不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如果不是,他也不认识什么其他的赵颐了。

    李易压下心头的疑惑,说道:“让他进来?!?br />
    很快的,李易就知道来的赵颐是哪个赵颐。

    他看了看李轩,又看了看向这边走来的杨柳青,再看了看从门外走进来的赵颐。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要不然就是他午睡没醒,还在做梦。

    他在李轩的胳膊上掐了一下,问道:“疼吗?”

    从李轩脸上痛苦的表情就能够看出来,他很疼。

    赵颐从门外走进来,走到李易身边,拱了拱手,微笑道:“李兄,我们又见面了?!?br />
    随后他的目光转向李轩,目光略微讶异。

    “景皇也在?!?br />
    他的目光最终落到了杨柳青的身上,他看了许久,才问道:“这位,莫非就是武国女皇陛下?”

    李易觉得这个时候,没有照相机,简直是太遗憾了。

    景平五年七月十日,这是一个极不平凡的日子。

    齐,景,武,三国的皇帝,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三人,事先没有任何预兆的聚在了一起,再加上他,刚好可以凑齐一桌麻将。

    这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日子,这也是一桌震古烁今的麻将。

    赵颐的目光再次看向李易,笑道:“远道而来,李兄连杯茶水都不舍得给吗?”

    李易看了看他们三人,转头对老方道:“上茶!”

    ……

    喝了杯茶,平复了一会儿心境,李易还是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赵颐天下共主的心愿,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

    如果按照疆域来算,齐国所征服的地域,面积比景国和武国加起来还要大,也就是说,他的梦想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他想要做唯一的皇帝,迟早要和景国武国对上。

    可现在,他正坐在这里,和景国皇帝,武国女皇喝茶。

    李易只需要在他的茶里加点佐料,或是挥挥手,他这位未来的皇帝就得交代在这里。

    赵颐看着李轩,问道:“景皇不在京都,为何会在这里?”

    “你管得着吗?”李轩瞥了他一眼,说道:“你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李易看的出来,李轩对于赵颐有很大的敌意。

    这很正常,齐国和景国的关系向来紧张,他们两位帝王能坐在这里喝茶,已经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没有敌意,难道两人还能称兄道弟?

    “几年不见,景皇却是越来越暴躁了?!闭砸每醋潘?,也不计较,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数年之前,京都群玉院初见之时,那个风度翩翩的李轩世子去了哪里?”

    “你在骂我?”李轩忽的一下站起来,看着他,怒道:“你是不是想打架?”

    李易将李轩的肩膀按下去,不是嫌他破坏气氛,是不想让他自取其辱。

    赵颐可是真正的文武全才,能治国,会打仗,一身的武艺也能跻身一流,不是李轩的三脚猫功夫能比的。

    他看着赵颐,问道:“你这次千里迢迢的过来,不是只想在我这里讨杯茶喝吧?”

    “当然不是?!闭砸眯α诵?,说道:“这一路艰辛,若是不能亲手尝尝李兄做的饭菜,岂不是白来一趟?”

    想不到他不仅想蹭茶,还想来蹭饭,李易看着他,说道:“我亲手下厨的代价可是很大的,不知道你付不付得起?”

    赵颐只是笑笑,说道:“能尝尝李兄亲手做的饭菜,便是将这天下送给你,又有何妨?反正这个天下,也是你当初送我的?!?br />
    “等等?”李轩脸上露出狐疑之色,说道:“什么天下,什么送你,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李轩不知道,是因为李易没有和他详细说过。

    他把齐国送给赵颐,然后赵颐带领齐国灭了赵国,灭了西方诸国,将要把矛头指向景国和武国------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这个不重要?!崩钜谆恿嘶邮?,说道:“下厨就下厨吧,反正还欠你一顿饭,这次顺便还了?!?br />
    赵颐这顿饭欠了好几年了,一直没有正式的还过,再拖下去,似乎有些不太好了。

    赵颐轻叹口气,说道:“李兄这顿饭,赵颐等了八年了……”

    李轩皱起眉头,说道:“你们别想转移话题,什么送天下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赵颐看了看李轩,又看了看杨柳青,说道:“两位可否暂时回避一下,我有些话,想要和李兄单独说?!?br />
    杨柳青看了看李易,李易微微点头,于是她起身离去。

    李轩眉头一横,说道:“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的?你们还没告诉我送天下是怎么回事呢?”

    李易看了看李轩,李轩也看着他,片刻之后,脸色有些难看的离开。

    赵颐目光再次望向李易,说道:“我怕是等不到天下共主的那一天了……”

    李轩的脑袋又探回来,不屑道:“切,说的你真能天下共主一样,要不打一仗试试,我让你们十颗天?!?br />
    ……

    等到李轩彻底离开,赵颐才轻叹口气,说道:“我不如李轩?!?br />
    李易摇头道:“你除了没他傻,其他都比他好?!?br />
    赵颐并不认同他的说法,说道:“有时候,傻点好……”

    他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常言道,傻人有傻福,但傻逼没有。

    幸好李轩属于前者。

    赵颐看着他,忽然问道:“如果李兄生在齐国,如果我比李轩更早认识你,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如果?!?br />
    赵颐捂着嘴开始咳嗽,他从袖中取出一方手帕,掩住口鼻。

    李易正疑惑,不过是一年多不见,他怎么变得如此娘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便看到那手帕上有鲜艳的红色渗出来。

    他脸上露出惊色,“你……”

    赵颐笑了笑,说道:“我刚才说了,我等不到天下共主的那一天了?!?br />
    直到此刻,李易才明白他的意思。

    李易心中忽然忍不住的悲伤,张了张嘴,许久才发出声音:“什么???”

    咳血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包括支气管病,肺病,食道病,子宫内膜异位症等,并不是每一种病都是致命的。

    赵颐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重要了?!?br />
    李易沉默了许久,才问道:“还有多久?”

    赵颐笑道:“拿下赵国之后,回去休养了一些日子,太医说,最多还有半年?!?br />
    李易再次沉默。

    赵颐忽然抬头看着他,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天下共主吗?”

    “我一直以为是你的野心?!?br />
    赵颐摇了摇头,说道:“因为我和一个人有过约定?!?br />
    “她不喜欢战争,她经常告诉我,如果齐国、景国、武国,都变成一个国家,那该有多好,再也不会有国家和国家的战争,不会有那么多的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家都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她死了,在她死之前,我说我会帮她完成愿望?!?br />
    “她叫赵姬,她是我的妹妹?!?br />
    “现在我也要死了?!?br />
    赵颐看着李易,认真的说道:“李兄,曾经你把齐国送给了我,现在,我把它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