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皇帝不想做皇帝,女皇不想做女皇,李轩整天沉浸在科学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杨柳青好好的女皇不做,只想在如意身后做一个小跟班。

    李易忽然觉得有些心累,他呕心沥血披星戴月累死累活的为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叹了口气,看着杨柳青,问道:“想好了?”

    杨柳青点了点头,“想好了?!?br />
    李易挥了挥手,说道:“想好了就去做吧?!?br />
    杨柳青看着他,有些期待的问道:“师伯……,这可以吗?”

    李易再叹一声,说道:“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接下来就交给我了?!?br />
    “谢谢师伯!”

    杨柳青的眼中终于重新焕发出了光彩,深深的看了李易一眼,飞快的向殿外跑去。

    李易看着她果决的背影,心中暗叹。

    他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不过谁让他是她的师伯呢,这年头,做兄弟不容易,做长辈更不容易,她成为女皇的这一条路,是他亲手铺就的,现在她想追求外面更高更远的天空了,留下这一个烂摊子,还得他来擦……,收尾。

    杨万里大步的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李易,怒道:“你疯了,当皇帝是大白菜吗,她想当就让她当,不想当就不当?”

    李易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有没有问过她想不想当?”

    杨万里胸口起伏了几下,忽然看着李易问道:“当初是谁非要让她当女皇的?”

    李易看着他,说道:“是天下大势?!?br />
    人一旦不要脸了,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杨万里在他对面坐下,平复心情,说道:“她走了,武国怎么办?”

    李易目光望向他。

    “我不行?!毖钔蚶镆⊥返?。

    “我知道你不行?!崩钜卓醋潘?,说道:“不过,总会有办法的?!?br />
    绝境是不存在的,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有李轩那么不靠谱的皇帝,景国都能稳定正常的运转,大事小事交给朝臣,皇室留下一个人镇场子就行。

    景国没有了李轩,不是还有李翰吗?

    武国没有了杨柳青,不是还有杨万里吗?

    杨万里发现李易的目光望向他,从心底涌出一阵凉意。

    李易看着他,问道:“你想打败徐天吗?”

    杨万里当然想打败徐天,他做梦都想摆脱最弱宗师的帽子,可他也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一个巨大的陷阱。

    可是他还是想打败徐天。

    他思忖了许久,看着李易,咬牙道:“想!”

    殿外,白素一手捂胸,一手捂屁股,大惊道:“你刚才藏拙了?”

    杨柳青笑了笑,有些得意的说道:“上次只是让着你,不服再来!”

    “再来就再来!”

    白素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之色,前几天她还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她就不信,这才过了几天,难道她就脱胎换骨了不成?

    她咬咬牙,再次迎了上去。

    一刻钟之后。

    “不打了!”

    白素仍然保持一种一手护胸,一手护住屁股的动作,她看着杨柳青,狐疑道:“是不是如仪前辈又传了你什么诀窍?”

    杨柳青长舒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笑道:“没有?!?br />
    ……

    李易心里有些遗憾,杨柳青学谁不好,非要学李轩这个不成器的。

    她哪怕是说她也想成为天下共主,李易立刻就会让人将天罚和大炮源源不断的供上,让赵颐回去歇着生孩子……

    二十几岁的人了,还是皇帝,连个儿子都没生出来,还有什么脸四处浪,丢不丢人……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她,她想和如意学武功就去学吧,反正女皇的身份还在,没什么差。

    他叹了口气,提起笔,开始罗列条陈。

    武国,皇都,近半个月来,已经登基许久的女皇陛下,终于不再沉寂,几乎每日都有新的政令出台。

    一开始,包括张家在内的几家大族,被以雷霆手段抄家,引得无数百姓拍手称快。

    刑部修改了数十条律法条陈,包括取消以银代罪,规范审案流程,有冤必反,有案必审,一时间,各大官衙的门槛近乎被踏破……

    此外,最为重要的,当属国事院的成立。

    国事院不是一个游离于朝廷之外的部门,其中二十一名成员,皆由朝中重臣组成。

    这其中,又以王丞相为首,六部尚书为辅,御史大夫,御史中丞监察,三位武将,各司其职……

    朝廷之上无法解决的问题,由国事院票拟决定。

    若是国事院意见不一,且票数相差在四票以内,则由暂时代政的老祖宗最终决定。

    至于女皇陛下,会暂时的离开皇都,巡视四方,以安定刚刚稳固的武国江山……

    国事院对于武国的官员来说,并不算新鲜,隔壁景国就是那么干的,景国的东西就是好的,值得学习,这毋庸置疑……

    唯一他们有些意外的是,女皇陛下会离开皇都,以前似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然而这个不重要了,张家出事还没有几天,陛下出去就出去吧,有国事院,朝廷的运转不会出问题,陛下留在京都,万一哪天心血来潮,又打算清洗一波各大家族,他们便要再经历一场腥风血雨……

    说到底,他们心里对于女子做皇帝,还是没有太多的信心。

    ……

    李易发现,自从卸下肩上的担子之后,杨柳青又满血复活了。

    看着她和白素在殿外切磋,身姿前所未有的轻盈。

    从李易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上就压着沉重的担子。

    父母的大仇,窃国之仇……,国仇家恨,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后来她成功的推翻了原先的朝廷,自己做了皇帝,可肩上的担子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更重。

    这一刻,她彻底卸下了所有的重担。

    “小子,你可别骗我,这玩意就能让我打败徐天?”杨万里手里拿着一个小册子,声音传到李易耳边。

    这可是简化版的龟息功,为了让他愿意接着武国的摊子,李易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李易看着他,问道:“作为宗师,这点儿辨别能力,你还是有的吧?”

    杨万里想了想,点头道:“那你要答应我,不将此功传给徐天?!?br />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徐老现在郎情妾意的,每天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哪里还有时间练功,你就照着这本书练,不出五年,就能和他打一个平手,不出十年,他就不是你的对手了?!?br />
    杨万里想了想,这小子这次带着青儿私奔,五年之后,孩子已经可以跑了,十年之后,好好教导一番,便可以准备接任……

    虽然十年的时间有点久,但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他点了点头,说道:“好!”

    看着杨万里将小本本揣好离开,李易长松了一口气。

    武国的事情,终于暂时告一段落。

    有件事他没忍心告诉杨老头。

    徐老在很久以前就成为了二叔公的神级狗腿子,一手**的本事出神入化,进步自然也更加神速……

    老杨这辈子,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如此的欺骗一位老人,他良心难安,回去以后,要提醒提醒徐老,下次遇到他的时候,一定记得放放水……

    他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白素,对她招了招手。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的盟主去哪里了吧?”

    “我不知道啊……”白素脸上的表情有些无辜。

    李易想了想,说道:“一个效果更好的秘方,外加一套按摩手法?!?br />
    “柳叶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