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的确有很多话要对杨柳青说。

    她不仅要打天下,还要学会安天下,后者比前者更难,也更加重要。

    她已经坐上了女皇的位置,但这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治国靠的不是神兵利器,也不是天罚,她想要在这个位置上坐的长久,就必须学会这些。

    李易走到一处殿内坐下,正要开口,看到杨柳青站在那里,怔了怔,说道:“你坐啊?!?br />
    杨柳青摇头道:“师伯教导,我站着听就行了?!?br />
    李易将要说的话,其实有一番训诫的意思,但是她态度这么端正,他反倒说不出口了。

    她现在毕竟不是如意的小徒弟了,而是一国皇帝,虽然连景国和齐国的皇帝他都没有客气过,但她再怎么说都是自己人,李易心下稍软。

    他轻咳一声,说道:“你……,你先坐吧?!?br />
    杨柳青在他对面坐下,抬起头,神色认真的看着他。

    刚才没感觉,现在她这么看着自己,李易觉得有点不自在,一时间竟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了……

    想起来了。

    作为武国都城,皇都的基础建设要抓,谁家皇都的街道上臭水沟遍地,坑坑洼洼的,坐在马车上绕城一圈能颠死……

    还有,人群密集的街头,是能纵马的地方吗,撞了人怎么办,就算是撞不到人,撞到花花草草也不对……

    还有,京县的父母官,和城中大族勾结,颠倒黑白,糊涂判案,这是一个皇都应该有的风貌吗?

    皇都尚且如此,更别说其他地方,她这个皇帝是怎么当的?

    李易想到这件事情,目光望向她,见她正目光诚挚的望着自己。

    李易看着她,想了想,问道:“皇帝和公主不同,大事小事都要费心,你是第一次接触这些,这些日子还习惯吗?”

    杨柳青低下头,说道:“开始有些不习惯,后来慢慢便习惯了?!?br />
    “任何事情都不能一蹴而就?!崩钜渍酒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循序渐进,这些事情,一步一步慢慢来吧?!?br />
    杨柳青抬头看着他,问道:“师伯,我应该怎么做?”

    李易不好为人师,但是当自己的师侄这么看着他,将他当成是主心骨或是依靠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满足的。

    皇都带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脏乱差,这不仅关乎一国的颜面,还容易滋生出更多的问题。

    要致富,先修路,要治国,也先修路,对于如意城和蜀州的百姓来说,已经将这一条理念融入到骨子里。

    李易想了想,说道:“先将皇都的大小道路整修一番吧?!?br />
    “说的倒是轻巧?!币坏啦岳系纳舸拥钔獯?,名叫杨万里的老者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他,说道:“国库的积蓄,早就被那逆贼消耗一空,朝廷连百官的俸禄都发不出去,哪里有闲银去做那些事情?你给吗?”

    李易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杨万里这老家伙这么的不要脸。

    武国是杨家的武国,又不是李家的武国,他凭什么给银子?

    他这种不要脸的劲头,已经有了李轩的三分风范。

    “皇叔公……”杨柳青走到李易前面,对杨万里摇了摇头。

    李易向来都觉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赚钱根本就不是问题。

    同样的方法,景国和齐国都曾经使用过,没理由在武国走不通。

    杨万里看着李易的表情,心中一喜,立刻道:“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

    张家。

    张家家主因为小儿子当街纵马,刚刚被朝廷罚了一大笔银子。

    银子是小,面子是大,张家家主面色阴沉的坐在堂中,一杯茶没有喝完,有人影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大哥,大事不好了!”

    张家家主看着面色匆忙,从外面跑进来的中年男子,皱眉道:“什么事这么慌张?”

    中年男子慌张道:“大哥,朝廷刚刚派人过来,将户部的账簿全都带走了!”

    张家家主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带走便带走,户部的账目,每年要查好几次,难道他们这次就能查出来什么吗?”

    张家能屹立于武国,靠的不仅仅是数十年来积攒的家族底蕴,户部的官员,除尚书外,还有一小半,都是张家门生,国库的各种钱粮进项,都是由张家掌控的。

    看到家主淡然的样子,中年男子心下稍安,但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一次,有些不同?!?br />
    “能有什么不同?”

    中年男子想了想,问道:“若是他们真的查出了我们这些年在账簿上做的手脚,可该如何是好?”

    “行了,不要自己吓自己了?!闭偶壹抑靼诹税谑?,说道:“我每年请去做账的,都是精于算学的账房先生,手法高明至极,户部账本那么多,他们查到明年也查不出来?!?br />
    ……

    距离张家小公子张晨当街纵马不过五日的功夫,张家便被朝廷查抄,包括张家家主在内,近百口人,都进了大牢。

    据说,张家掌管户部多年,贪墨国库数百万两银子,从张家查抄出来的财物,价值不知几何。

    一代豪族,一夕之间,轰然倒塌。

    此后半个月间,皇城之内,被查抄的大小家族数不胜数。

    这些家族平日里没少做恶事,比当街纵马的张家子弟好不到哪里去,却一直无人整治,百姓深受其害。

    一时间,皇城之中,人人拍手称快。

    暂时相安无事的各大家族,也是人心惶惶。

    他们第一次发现,这位刚刚登基不久的女皇行事,并不像寻常女子那么柔弱,雷厉风行,不留任何情面。

    被查抄的那些家族,皆是被查出了贪墨之罪的官员府邸,没有被查出的,也不敢彻底的放心。

    连张家那样的家族,都是说倒就倒,由卫良卫将军亲自带人查抄,无论是张家是真的罪有应得也好,还是已经登基的女皇陛下飞鸟尽,良弓藏,准备对他们这些大族下手也罢,都使得整个皇都上空,蒙上了一层阴云。

    ……

    李易其实早就发现了,杨柳青虽然武功高,地位也高,外表看起来也十分的坚强,但她的内心,却依然有着属于女子的柔弱。

    她手握兵权,面对皇都中那些不听话的大族,不用任何理由,其实都可以以武力**,还需要查什么账?

    当然,前一种是不得民心的做法,李易并不提倡。

    如果不是这次是为了和如仪过二人世界,把明珠带来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现在的杨柳青,除了比当年的明珠多一个女皇的皇冠,境况其实也差不多。

    明珠曾经走过的路,就是她现在要走的路。

    当然,她比之明珠,不知道要幸运了多少,也不用走什么弯路,一切按部就班,现在的景国,就是未来的武国。

    杨万里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

    他看着李易,问道:“你认识齐国那位皇帝?”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算是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br />
    “你的那个朋友,已经把西边的小国灭了一半了?!毖钔蚶锖谧帕?,说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天下共主?!?br />
    李易随口说了一句,继续帮杨柳青写女皇攻略。

    “什么?”杨万里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此人竟有这么大的野心?”

    李易抬头说道:“要不然他这么快的灭掉赵国和西方诸国,是吃饱了撑的?”

    杨万里看着李易问道:“那武国呢?”

    “武国……”李易放下笔,说道:“可能等到灭掉了西边的那些国家,闲下来,就轮到武国了吧?!?br />
    杨万里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喃喃道:“他要是真的灭掉了那些国家,齐国会变得何等强大,便是有那天罚,我们也不是齐国的对手?!?br />
    李易没有说话。

    杨万里看着他许久,忽然笑了,说道:“小子,你不会坐视不管的,对吧?”

    李易看着他,诧异道:“这不应该你们武国要担心的事情吗?”

    杨万里看着他,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承认了吧!”

    李易愣了愣,问道:“我承认什么?”

    “我杨氏皇族没有年轻男丁了,你让青儿做女皇,就是为了有朝一日……”

    “你可别血口喷人!”李易猛地站起来,指着他说道。

    杨万里看着他,说道:“我话还没说完呢!”

    “没有吗?”李易怔了怔,随后道:“那你继续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