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良和陈青他们属于军方,不能直接插手政事。

    张家那位公子当街纵马,按照武国明面上的律例,应当是死罪,当然,律例是律例,真正落实下来,或许只会罚一笔不轻的银子。

    这笔银子,对于那些大家族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件事代表的意义可不只是罚银,是没有将杨柳青这位女皇放在眼里。

    在景国,哪怕是家族再强盛的纨绔,哪怕是盛极一时的崔家,也不敢在京都的街头肆意纵马。

    陈青对李易拱手说道:“景王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禀明陛下,绝不姑息!”

    李易点了点头,街头纵马的纨绔,其实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背后那些家族的有恃无恐。

    如果张家只是整个皇都那众多家族的代表之一,那么他这一次来的,就很有必要了。

    卫良看着他,说道:“殿下,我带您去皇宫吧,陛下应该已经等候多时了?!?br />
    李易转头看了看柳小虎,问道:“小虎,你住在哪里?”

    柳小虎将那铁棍捡回来,说道:“就在这附近?!?br />
    李易想了想,说道:“那先去你家里看看吧?!?br />
    “???”柳小虎怔了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不由的一红。

    李易看着卫良,说道:“我们先过去看看,不耽搁什么事情?!?br />
    卫良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先派人通报陛下?!?br />
    陈青踹了陈俊一脚,怒道:“你对这里熟,跟着给殿下带路!”

    陈俊心中惊恐不已,如今总算松了口气,老老实实的跟在几人身后。

    县衙之内,周县令瘫坐在地上,还没有回过神,樊将军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大声道:“这件事情给我好好查,严查!”

    周县令哆嗦了一下,立刻道:“是是是,下官一定严查,一定秉公办案!”

    县衙之内,那张姓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退了出去。

    ……

    一路之上,李易和如仪又问了柳小虎一些问题,很快就来到一处陋巷。

    走到巷口,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嘈杂的争吵声。

    巷子深处,一处破落的房屋前面,一名青衣小厮看着面前粗布衣裙的少女,笑着说道:“我说小娘子,你这是何必呢,跟着那个卖糖葫芦的有什么好,不如跟了我家公子,以后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那得病的老娘,也能跟着你享?!?br />
    一名年轻公子扯着她的袖子,说道:“那卖糖葫芦的有什么好,穷鬼一个,本公子哪里比不上他了?”

    少女神色有些慌乱,连忙说道:“你,你放开我,我不会跟你走的……”

    “我的耐心不多了……”年轻公子冷冷的看着她,说道:“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放开她!”

    柳小虎猛地上前几步,将那年轻公子推开。

    “小虎哥?!鄙倥乩?,脸上露出喜色,急忙躲在他的身后。

    “你敢推我!”年轻公子被他推的后退了好几步,跌倒在地,大怒着爬起来,正要开口,忽而看到前方有一道熟悉的人影,诧异道:“陈少,您怎么……”

    “少你妈个头!”

    陈俊差点被他吓死,飞快的跑出来,一脚将他踹远。

    他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好不容易有机会溜出来喝顿酒,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训,被他最怕的叔叔踹了几脚,这家伙现在叫他,是嫌他死的还不够惨吗?

    陈俊出身将门世家,身上本就有功夫底子,那年轻公子被他踹飞出去,只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滚,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一起,抬起头,艰难道:“陈少……”

    “你还叫!”陈俊一脸怒色,骑在他的身上,耳光左右轮换的抽上去,大怒道:“我都不认识你,你和我套什么近乎……”

    他趁着别人不注意,一记手刀砍在那年轻公子的脖子上。

    世界终于安静了。

    那公子的仆役吓得在一边瑟瑟发抖,李易走过去,看了看柳小虎,又看了看那少女,问道:“你们已经成亲了?”

    柳小虎急忙说道:“还,还没有……”

    那少女脸色羞红,求助的看向柳小虎。

    柳小虎立刻介绍道:“巧巧,这是如仪姐姐,这是姐夫,我以前和你提到过的……”

    名叫巧巧的少女立刻行礼道:“见过姐姐,见过姐夫……”

    李易现在总算明白,这小子为什么留在武国不肯回去了。

    原来不是武国的糖葫芦好卖,是武国的小媳妇好找……

    名叫巧巧的少女,是他那次来武国押货的时候遇到的,那次他在武国人生地不熟,被人骗了银子,没处吃饭,这小姑娘给了他一个馒头,然后他就赖在人家里不走了……

    李易看了看被陈俊骑在身下的年轻公子,像这种强抢民女的事情,在如今的京都,已经不太会发生了。

    当然,几年前的京都,和这里的区别不大,像秦余那样的垃圾也不少,但这些年,景国的律法趋于完善,纨绔们依旧纨绔,但底线却大大的提升了,顶多是口头上调戏调戏女子,却不敢再做更进一步的出格举动。

    寿宁的女子联合会,这几年处理的大小纨绔,不计其数。

    而一旦牵扯到人命,哪怕是普通百姓,或是一个乞丐,刘一手也会好好教他们做人。

    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第一个时辰,便已经知道,杨柳青这个女皇,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武国要想持续发展壮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陈青的这个侄子倒是很有眼色,第一时间就给这姑娘重新安排了住处,请了大夫过来,安顿好他们之后,李易才看着卫良,说道:“走吧?!?br />
    张家。

    名叫张灿的年轻男子将刚才发生在县衙里的事情面色肃然的讲述了一遍。

    “景王?”张家家主面露疑惑,说道:“武国哪里有什么景王?”

    “父亲,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个景王是谁,但陈青,樊桥和卫良三位将军,都对他颇为尊敬,话语中还提及到陛下……”年轻男子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开口说道:“我们不可不防?!?br />
    “是要做些准备?!敝心昴凶拥懔说阃?,说道:“不过也不必太过担心,一个别国的王爷,翻的起什么风浪,陛下难道会因为这件小事,对我们张家动手不成?”

    年轻男子稍稍放下了心,皇都之中,各大家族利益相关,荣辱与共,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当今陛下入皇都之时,又给了她很大的帮助,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想来她是不会轻易去做的。

    张家家主走出房门,又抬起头,忍不住喃喃道:“这个景王,到底是什么人?”

    ……

    “师伯,你们来了……”宫门口处,杨柳青亲自迎出宫门,对李易和如仪微微躬身。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你现在是女皇了,做什么事情都要注意影响,以后不用行礼了?!?br />
    杨柳青笑了笑,说道:“师伯永远是师伯?!?br />
    她和如意一样认死理,李易不和她继续这个话题,看着她问道:“如意呢,她在宫里吗?”

    杨柳青低下头,说道:“师父她,昨天就离开了?!?br />
    如意会继续躲着,也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李易摇了摇头,随后目光看向杨柳青,说道:“先进去吧,还有些事情,要和你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