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万两银子不算多,李易自己早就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钱了。

    若卿是家里的大管家,勾栏和店铺的运作,都是她在负责,有需要用到钱的地方,直接去账房支取就行。

    如果能用一百万两银子解决武国的问题,那简直划算的不能再划算了,可惜武国皇帝龟缩在皇宫里面不出来,皇宫守卫森严,高手众多,再厉害的刺客,也不太可能在这种环境下得手。

    李易也没有将希望寄托在那些武林侠客身上,买不来武皇的脑袋,恶心恶心他也足够了。

    人在南州的许正,昨天刚刚传来消息,南州都督已经从周边四州县集结了两万余兵力,并已准备好粮草辎重,欲要一举拿下沧州,即刻便会发兵。

    南州距离沧州不远,紧急行军的话,三日便到,若是他们不那么着急,五天的时间,也该到这里了。

    卫良他们已经在商量迎敌的战术,从人数上来说,他们只有对方的一半兵力,但从实力上来说,这一万人,抵得上大军数万。

    他们要做到的,是以最小的损失取得胜利。

    武国七十三州,还受武国朝廷控制的,大抵在一半以上。

    他们只是占据了小小的沧州而已,要走的路还很长,若是对上两万兵力,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取胜,以后的仗还怎么打?

    大家最近都很忙,卫良作为此次守城的主将,需要和下面的将领商议敲定制敌之策,王老头在忙着薅地主老财的羊毛,一定程度上重新分配生产资料,还要安抚被薅了羊毛后变的躁动的乡绅士族,不因此造成更大的混乱,此外,还要筛选一些读过书的,有能力的人出来,管理基层队伍……

    造反不是简单的打打杀杀,这是一个很复杂,很繁琐的工作,所幸杨柳青身边还跟着一群靠谱的领导班子,要不然,怕是她们还没有打到皇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队伍,就从内部先崩掉了……

    午饭之后,李易和如仪若卿出来散步。

    沧州和蜀州,亦或是如意城都不同,这里的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同样知道和平来的是多么不易。

    大敌当前,沧州城几乎人尽皆兵。

    百姓们尽自己所能,哪怕是不能亲自参战,也能帮着将檑木和滚石搬到城墙上,大街之上,人流匆匆,比起蜀州和如意城,是一种另类的热闹。

    如仪和若卿都喜静不喜动,她们心里应该是不喜欢这种热闹的。

    她们喜欢的,是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然后过简单安稳的日子,或是抛弃俗事,一家人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这几年让她们跟着自己东奔西走,若卿更是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天后娘娘,肩上扛起了更重的担子,实在是有些难为她们。

    这一次若是能攻克五州,杨柳青在这武国的西北之地,便能彻底的站稳脚跟,是除了朝廷之外,武国境内,最大的势力。

    除非武国朝廷倾尽所有兵力,聚集数十万大军,一举围剿,若非如此,已经没有人能奈何得了她们。

    这次以后,他就能彻底的放下心来,五州的局势稳定,柳二小姐也不用再担心她的宝贝徒弟了。

    沧州军营。

    卫良刚刚收到一封密信,当着众人的面拆开之后,沉声说道:“南州那边传来的消息,敌军还有五天入瓮,通知下去,全军备战!”

    ……

    南州,州城之前。

    一名身披甲胄的将领骑在马上,身旁一名副将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抱拳道:“禀将军,郑将军率领两千先锋,押送粮草先行,已至三十里外!”

    “出发!”那名将领点了点头,回过头,沉声道:“随我一同,讨伐逆贼!”

    “讨伐逆贼!”

    “讨伐逆贼!”

    “讨伐逆贼!”

    ……

    两万大军整齐的立于他的身后,齐声开口,声音响彻数里之外,整个南州城都清晰可闻。

    南州刺史立于城头,看着两万大军逐渐远去,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色,喃喃道:“此次南州与林州诸城,守兵尽出,城防空虚,若是那些乱贼趁虚而入,可如何是好?”

    他身旁一名官员笑了笑,说道:“刺史大人多虑了,那些乱贼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州城外逞逞威风而已,哪里有胆子进攻州城?”

    “更何况,东边那股最大的乱贼,也不过千余人而已,州城之坚固,没有五万兵马,哪里能随便攻破?”那人看了看下方,说道:“除非这城门能从里面打开……”

    “纵是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蹦现荽淌返懔说阃?,又道:“那沧州,便是被人从内部攻破,我等也不可松懈,这些天,让人加紧巡逻,城门口再多派些人过来,严防那些乱贼……”

    “下官知道……”

    南州虽然没有位于武国腹地,但也没有像沧州那么偏僻,百姓的日子,稍微好过一些。

    州城门口,两万大军刚刚从这里开拔,百姓退避数里,待他们走后许久,城门口才恢复了往日的秩序。

    行人商贩从城外涌入,显得有些嘈乱,被城门口的守卫训斥之后,这才老老实实的排起队伍,按照顺序入城。

    一名背着柴枝的汉子走进城门的时候,脚下不小心绊了一下,背上的柴枝散开,散了一地。

    他急忙弯腰去收拾。

    “怎么走路的,快点收拾,别挡着道!”一名守卫骂骂咧咧的走过来,弯腰帮他将柴枝收拾了起来。

    那汉子脸上露出感激之色,握着他的手,说道:“谢谢官差大哥!”

    “收拾好了就快过去,后面还有人等着呢!”那官差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背着柴枝的汉子离开以后,城门口恢复了正常秩序,那官差站回原地,微微偏过头,和身旁的同伴目光对视。

    他向一旁移动了半步,将手里的一张纸条从后面递给他。

    南州东边,某处山中。

    自武国崩乱之后,豪杰并起,有人实力强横,占据一城一州;实力稍弱者,只能占据小县城,极易被朝廷剿灭,因而大多数人,占城无望,只能化作流寇,四处劫掠……

    南州东边这处山林中,便有一股千人左右的势力,仗着地形优势,扛过了官府的数次围剿,在这里扎根之后,成为南州附近最大的一股匪盗乱贼。

    这股乱贼的头目,自称“闯王”,其名头在南州附近极为响亮,可止小儿夜啼。

    但此刻,这位在南州官府眼中也是响当当一号人物的“闯王”,却全然不像一山之王,面带谄媚的看着坐在上方的年轻女子,试探问道:“大姐头,南州守军刚才已经出发了,城内空虚,我们什么时候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