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国的江湖是一个没有多少约束的江湖,自国家崩乱之后,便连最后一丝束缚也没有了。

    这里人命犹如草芥,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达官显贵,甚至是公主皇子的性命,都能明码标价。

    但这悬赏皇帝人头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

    白银百万,神兵十把,宗师指导,勾栏扬名……,习武之人,除了追求武道之外,图的不就是个名利,这一桩刺杀任务,几乎满足了他们所有的追求。

    武国有无数人想要造反弑君,但这,和把武皇的人头挂在悬赏榜上,明码标价,可天差地别。

    细想起来,刺杀皇帝,可比刺杀公主难度要大多了,也更容易扬名,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那些刺客,可没有哪个是因为刺杀公主而扬名立万的……

    不管有没有如此大胆的刺客,敢于接下这个任务,悬赏皇帝人头,都是江湖中数十上百年来少见的创举,在整个武国范围内,传的沸沸扬扬……

    如此丰厚的赏银和条件,自然也有不少人蠢蠢欲动,但武皇久居深宫,身边禁卫无数,宫中高手遍地,没有宗师的实力,想要潜进皇宫,刺杀于他,谈何容易?

    除非,有什么办法,能让他走出深宫,走出皇都……

    ……

    皇都,百官刚刚下朝,心中还在消化刚刚在朝堂上听到的一个消息。

    就在刚才,陛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布,他要御驾亲征,亲自平定国内的诸多叛乱。

    这个消息不可谓不突然,一国天子御驾亲征,虽然能够极大的提高士气,但却会带来更大的问题。

    他们能够理解陛下急切的心思,他为了坐上这个位置,杀兄弑父,屠戮同族,皇位之下,是一片尸山血海,百姓们不服他,不承认他这个皇帝,他需要做一些事情,来稳固他的地位。

    没有什么事情比御驾亲征,平定叛乱,安定国内局势更能树立他一国之君的威严了。

    单不说陛下的安全如何保证,仅是前期要准备的辎重粮草,就要耗空国库的积蓄。

    若是从各地征调,必定会加重地方官府的负担,也就是加重百姓的负担,百姓活不下去,只能起义造反……

    扫平了一处叛乱,怕是又会多出十处……

    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

    然而皇命难违,陛下乾纲独断,以前御史台还有些大臣死谏,后来他们真的都死了以后,武国的御史台,就名存实亡了,满朝文武,再也无人敢忤逆他的命令。

    后殿。

    “陛下英明神武,用兵如神,那些叛贼若是知道陛下要御驾亲征,怕是早早的就降了,哪里还用得着费这些功夫……”

    武皇挥了挥手,打断了一名宦官的谄媚,问道:“朕让你打听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回陛下,有消息了?!蹦腔鹿偌泵Φ溃骸白源幽侨找院?,老祖宗这些日子都没有回皇都,那名前辈也不见了踪影,有不少人在皇都之外见过,二人拼斗搏杀的场面……”

    “居然还没有死?”武皇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随后又摆了摆手,说道:“吩咐下去,朕亲征所需之物,着内侍省尽快准备……”

    “遵旨……”

    那宦官躬身回了一句,还未来得及退下,便有一名宦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惊慌道:“陛,陛下……”

    武皇皱起眉头,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那宦官跪倒在地,哆嗦着将一封信递上去,说道:“这,这是今日传到皇都的消息……”

    武皇伸手接过,撕开信封,视线投了上去。

    不多时,他的脸色就彻底阴沉下来,将那封信撕成碎片,大怒道:“大逆不道,大逆不道,这是谁发出去的悬赏,是谁!”

    他气的浑身发抖,咆哮着说道:“查,给朕严查,真要将此人千刀万剐,朕要诛他九族!”

    堂堂一国之君,居然被人放在了悬赏榜上,明码标价,他的脑袋就值一百万两银子,十把破铜烂铁!

    这是耻辱,这是他一辈子都洗刷不掉的耻辱!

    那宦官哆嗦着说道:“陛下,已经查过了,那人没有留下姓名,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废物,废物,朕要你们这些废物何用!”武皇挥了挥手,说道:“来人,拖出去!”

    那宦官脸色苍白,跪伏在地,连忙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两名带刀侍卫飞快的跑进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宦官,抽出腰间的长刀……

    “站??!”

    武皇看了看他们,目光又移动到他们手中的兵器上,后退两步,冷声道:“谁让你们带兵器进来的?”

    两人脚步顿住,互相看了看,一脸茫然。

    武皇冷眼看了看两人,“退下!”

    ……

    天子最近的举动有些异常,让百官百思不解。

    他在第一天宣布了御驾亲征的消息,勒令各部官员即刻准备,不得延误。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他就给朝中负责此事的官员又安排了其他的事务,绝口不提御驾亲征的事情。

    那官员不过是疑惑的问了一句,就被杖刑二十,自此,朝堂之上再无人敢提御驾亲征之事。

    这件开年以来最大的国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搁置。

    其次,他还严令除城防军队之外,宫中禁卫,进入陛下所在宫殿百丈内,不允许携带利刃兵器,一律换成棍棒,弓弩箭矢,更是不允许带进宫内。

    就连百官上朝之时,也要遭受极为严格的审查,进宫之时,要先进去一个小房子,脱光衣服,接受搜查之后,方可上殿。

    此外,膳房所做膳食,要经过十次试吃;陛下就寝之时,寝宫之外,守卫不少于三百;宫中高手,被他常带身边……

    百官也是后来才知道,竟有人胆大包天,大逆不道,用百万两银子悬赏陛下的人头……

    且不说那十把削铁如泥的神兵价值几何,但是这百万两白银,如今的武国国库都拿不出来……

    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他们家的银子,都是大风刮来的吗?

    ……

    武国某州。

    天色刚亮,官道之上,行人稀少。

    某一个瞬间,官道尽头的天边,忽然出现了一个黑点。

    黑点的速度极快,离得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位头发披散,衣衫褴褛的老者。

    老者风尘仆仆,头发已然凝结,嘴角一丝血迹未干,猛地回头,大声道:“疯婆子,你不遗余力,追了我两个多月,我杨万里可曾得罪过你?”

    在他的身后,一名老妪骑在马上,也不回答,张弓便是一箭,老者身体一侧,险险躲过……

    此时,他心中的郁闷,俨然已经到了极点。

    这老妪的武功与他持平,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动起手来,不计代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就算是能胜了她,他怕是也要掉落境界,根基尽毁,此生突破无望……

    所以他只能避其锋芒,结果就是她不依不饶的追了他两个多月。

    饶是他身为皇族,涵养十足,又修身养性许久,此刻也忍不住恼怒。

    他回过头,大声道:“疯婆子,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如此恨我,莫非是老夫年轻的时候抢了你的男人不成?”

    咻,咻,咻!

    这一次,三箭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