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个月,南州,林州,云州……,这五州兵力调动频繁,我方探子来报,南州都督被临时任命为“骠骑大将军”,欲要集五州兵力,一举攻下沧州?!?br />
    卫良站在一座巨大的沙盘前面,写着“沧州”的一块沙丘周围,被他插上了五支旗子。

    他指着最中间的一支,用树枝划了一条线,说道:“这五州临时可以调动的兵力,大概两万有余,他们已经暗中调遣两月,最多不过半月,便会直指沧州……”

    ……

    李易站在门外,听了一会战局分析,没有什么大的意外,缓步走开。

    原以为朝廷的反击会来的十分迅猛,谁想到,他回去过了个年,两三个月过去,他都带着如仪她们来沧州度假了,对方还在调兵遣将之中。

    调就调吧,不着急,两万余人,只要这个数字不扩大十倍,沧州不会有恙。

    他们几个月前攻下沧州之后,又招了不少百姓,如今队伍也已经扩大到万余人,这段日子,卫良几人将一些百战精兵分派下去,对新兵进行了系统的训练,李易时隔两月再次去军营的时候,军中面貌已经焕然一新。

    这次五州联合进攻,是武国朝廷的决心,对他们来说,也是等待已久的机会。

    许正年前就已经带人去了那几州,苦于几州戒备森严的守军,一直没有什么大动作,只能暗中发展,柳二小姐也早就带人收服了几股反叛势力,早早的盯上了州城……

    万事俱备,就等他们打过来了……

    也不算万事具备,还差几个剧本,勾栏在武国推出的新戏《刺客列传》,就要结束了。

    武国某州,州城之外的一间茶馆。

    “史书有云: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简陋的茶馆之中,一位胡子花白的老者坐在最前面,声音抑扬顿挫,“古时一些厉害的刺客,在行动之时,甚至有天象示警,据传,专诸刺杀吴王僚的时候,彗星的尾巴扫过月亮;聂政刺杀韩傀的时候,一道白光直冲上太阳;要离刺杀庆忌的时候,苍鹰扑到宫殿上……,这三位,就是我们今日要讲的三大刺客?!?br />
    茶馆之中,虽不说人满为患,但也都座无虚席。

    在座的有茶馆暂歇的普通百姓,也有持剑拿刀,风尘仆仆的侠客,但大都是些携带兵器的江湖人,皆是被老者口中所讲的故事吸引。

    听到高兴处,也会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放在老者身前的一只破碗里。

    江湖与庙堂,看似差距甚远,但其实也有很紧密的联系。

    庙堂之上发生的事情,和江湖息息相关,一旦庙堂崩塌,江湖也无法独善其身。

    武国尚武,无论是贫民还是士族,甚至是权贵皇家,虽不说重武轻文,但对于武者的排斥与轻视,却远不如其他国家。

    国家安定之时,尚有游侠当街杀人,如今国家已乱,江湖这潭本就不怎么清澈的水,也变的更加浑浊。

    所谓的侠客义士,仗着个人武力,藐视律法,视人命如草芥,买凶杀人,悬赏行刺……,屡禁不止。

    因为崇武,对于江湖的故事,自然也极有兴趣。

    这些日子,流传于各州勾栏、说书小馆中的英雄故事,在江湖中大受欢迎。

    这老者所讲的,便是《刺客列传》,其中收录了数十则古今刺客故事,又不单单是江湖侠客的单薄故事,其中或涉及兄弟之义,男女之情,不乏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家国情义……

    与此同时,武林江湖之中,亦是流传出了一份刺客榜,榜单上所记录的,都是武国大名鼎鼎的刺客杀手,其后详细的列有本人生平事迹,上榜原因……

    这些事情,以前就在武国的江湖中有所流传,但却从来没有人将这些东西整理在一起,做出这样一个排名。

    榜单上有十个排位,只有九名刺客,没有人知道这份榜单是谁制作的,但是随着这份榜单流传出来的一句话,却几乎人尽皆知。

    刺客榜只有十个位置,只有这十人,才能被称之为刺客,连刺客榜都不能登上的,不是刺客,而是垃圾!

    之所以只有九名刺客上榜,是因为刺客榜榜首的位置是空的,只有一行小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br />
    这是一首描写侠客的诗,传说古时燕赵之地多侠客,此诗描写的,便是燕赵之地的侠客风姿。

    帽上点缀着胡缨,吴钩宝剑如霜雪一样明亮;银鞍与白马相互辉映,飞奔起来如飒飒流星;十步之内,稳杀一人,千里关隘,不可留行;事了拂衣而去,不露痕迹,深藏身名。

    这首诗,将一个侠客亦或是刺客,形容到了巅峰。

    十步杀一人,前一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才是刺客,境界最为高深的刺客,据那制作刺客榜之人所说,这首诗,是为刺客榜榜首而作,它一直在等,等待有人能登上那个位置,能配得上这几句诗文。

    随着那老者的讲述,茶馆之中,不少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激动之色。

    刺客榜榜首,对于一名侠客亦或是刺客来说,几乎是最大的荣耀了……

    角落中,有两人小声交谈。

    “据说,端蓉公主的赏金,又增加了五万,整整三十五两白银,要是能得手,应该有资格登上刺客榜榜首了吧?”

    “从来没有过如此高的悬赏,若是这都不能,还有谁有资格?”

    “沧州不知道聚集了多少人,和我们的目标相同,想要得手,谈何容易?”

    ……

    两人小声交谈间,忽然从身旁传来了一声哂笑。

    “两位说的,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邻桌有一名带刀汉子转头看了看他们,说道:“悬赏榜上,最高的悬赏,有百万白银,神兵十把,能被说书人青睐,帮你扬名,能得到宗师指点,还能让你一举登上刺客榜榜首------两位一定不常关注时事吧?”

    角落里,有一人怔了怔,笑道:“这位兄弟,你怕是在做梦,百万白银,神兵十把,还有宗师指点……,谁的脑袋值这么多银子,你是遇到了江湖骗子了吧?”

    另一个点了点头,说道:“谁都知道,这端蓉公主的悬赏,其实是当今天子授意的,难道在这武国,还有人能比皇帝更有财力,更值得信任?”

    那汉子闻言,笑了笑,说道:“当今天子若是可信,当初被朝廷招安,围剿端蓉公主的那几名反贼,就不会消失在皇都了……”

    两人闻言一愣,问道:“那你所说的,可有证据?”

    “那百万银两,十把神兵,已经由十位江湖名宿验证过了,你们出去稍稍打听就知道……”

    两人还是有些不信,狐疑道:“这天底下,谁的人头这么值钱?”

    那汉子伸手指了指天上。

    两人再次一怔,随后同时色变,一人面色惊惧,问道:“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行刺皇帝?”

    “今天就讲到这里?!鼻胺?,那老者收拾了摊子,说道:“明日我们讲“荆轲刺秦王”……”

    他对下方挥了挥手,说道:“还是老时间,还是老地方,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