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青在沧州百姓心中的地位,大大的出乎了李易的预料。

    如果如今的武国皇帝能在百姓的心中取得这样的地位,那么武国的各路反贼,根本不用花费多大的力气,就可以轻松的扫平。

    这当然与她在沧州那两年时的亲民政策有关,就算没有勾栏散布出去的那些传言,沧州百姓心中也盼着她早点打回来。

    这会为他们省掉很多麻烦。

    沧州各大官衙已经传来了消息,仅仅沧州城内,主动要求入伍的民壮就在三个衙门面前排起了长龙,手拉手怕是能绕沧州州城一圈。

    这其中固然有入伍之后,立刻就能拿到一两银子补贴的因素,他们对于杨柳青的信任与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

    去报名修建城墙的百姓,也是不计其数,作为大后方的根据地,沧州的城墙,自然要修建的格外坚固,除此之外,结构上也要进行一番大的改造,以适应新的战法。

    这一工程迫在眉睫,沧州易主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到武国朝廷制定战略,派兵清缴,时间不会太久,他们需要在敌人到来之前,将这里建造成一个牢不可破的堡垒。

    李易原本还有些担心她们的人手不足,应付不了某些情况,想着从如意城调些人过来,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短时间之内,他们的队伍,就能扩大十几倍甚至数十倍,坚守在沧州城内,后有混乱之地作为支援,不缺粮不缺人不缺天罚,马上连意大利炮都不缺了,哪怕外面有十万大军,打不垮也能把他们拖垮……

    李易看着下方还在增多的人群,感慨道:“你的徒弟很厉害啊……”

    “我知道我的徒弟很厉害?!绷〗憧戳丝此?,目光移到他的手上,说道:“这和你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有什么关系?”

    李易不能说他有点恐高,柳二小姐带他飞上来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过他的意见,手上如果不抓点什么东西,心里挺不踏实的……

    官员不思改变,不管治理,只会费尽心思的榨干百姓的最后一点儿血液,武国朝廷在沧州早就失去了公信力,这也使得杨柳青她们接管沧州的时候格外顺利,百姓几乎是夹道相迎,对于她们在沧州进行的所有工作,都极为配合。

    要是武国其他州府的百姓也这么配合,那他的宝贝师侄只需要登高一呼,武国皇帝就只有一座皇宫可以住了,说不定在睡梦中就会被哪个太监或者宫女给抹了脖子……

    当然,革命不能靠想象,路还得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

    李易双手枕在脑后,平躺下去,望着冬日里罕见的湛蓝天空,忽然问道:“如意,等到我们打赢了武国朝廷,杨柳青做了女皇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柳二小姐已经实现了她山贼王的梦想,甚至连她的徒弟都快要实现王的梦想了,人生唯一,不,唯二没有圆满的,无非是作为武者,她还没有成为武道宗师,作为女人,还没有找到那个可以让她依靠一生的男人。

    前者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境界,可遇不可求,只能随缘,后者更是不可强求,寻不得,求不得……

    虽然不能强求,但有句古话也说的很好,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也有几分道理。

    柳二小姐想了想,躺在他的身旁,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可能会一个人出去走走,鲜衣怒马,仗剑天涯……”

    自从那年的上元节后,柳二小姐的文化水平就以一种恐怖的速度飙升,从大字都不识几个,到现在随口便是诗词成语,时而引经据典,连他都要想想才能明白,再到现在的鲜衣怒马,仗剑天涯,像是有向文艺女侠转变的趋向……

    柳二小姐望着天空,说道:“你呢,还要再去认识一位齐国公主吗?”

    “我认识齐国公主干什么……”李易瞥了瞥她,说道:“等到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要回京都一趟,然后……”

    “然后什么?”

    “然后……,这不是重点,刚才说到哪里了,你一个人仗剑天涯,这怎么行,江湖险恶,女孩子家家的一个人,多危险啊……”

    屋顶上,李易和如意在聊人生聊梦想,聊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会议室中,杨柳青已经在和军中的高层讨论进一步的计划……

    王丞相站起身,走到一块小板子前面,说道:“如今我们已经夺下沧州,肃清了州城之内的大部分匪盗,百姓和官府,和盗匪的矛盾已经消除,但对于百姓而言,最重要的是土地,是生产资料,是与大土豪,大地主之间的矛盾,景王对此的建议是不能一竿子打死,要打击一部分,拉拢一部分……”

    王姓老者讲完之后,卫良站起身,走到一张巨大的地图前面,指了指沧州周围的一片地域,说道:“这五州距离沧州极近,其中南州乃是军事重镇,屯兵万余,其余四州,亦是能聚集起近万兵力,也就是说,等到沧州的消息传到朝廷,我们可能会遭到两万人的围剿……”

    “革命不能在一个地方建成,沧州我们要守,但也要尽快的扩大战局,联合这五州之地的所有反贼势力,制造更大的混乱……”

    “沧州的消息,很快就能传到皇都,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武元四年,十一月,沧州城人尽皆兵。

    公主殿下于半月前入主沧州城,虽是大部分百姓都期待了许久的事情,但毫无疑问,朝廷不会对此放任不管,他们很快就会迎来朝廷的清缴。

    在这之前,他们需要将城墙修建的更加厚实,更加高大,结实并且牢固,才能阻挡住即将到来的敌人。

    由前任丞相亲自执笔的缴文已经传遍了沧州,当今皇帝杀兄弑父,罔顾天命,已经失了帝王之德,又将整个武国弄得分崩离析,反贼四起,早已不配为帝,是时又有帝星陨落,天象示警,端蓉公主奉先帝遗志,起兵讨逆,方是正统……

    这一份缴文,在半天之内,就贴遍了沧州城内的大街小巷,并且由勾栏的说书人散播出去,逐渐的向着更远的地方蔓延。

    ……

    武国,皇都,宫墙之内,大殿上。

    啪!

    武皇脸色铁青,当着朝中百官的面,将一份奏章猛地扔下去,奏章中所夹着的那一份缴文,落在了某位官员的脚边。

    “朕可真是有一位好妹妹!”

    “传令下去,命南州都督为骠骑大将军,领五州守兵,即刻发兵,收复沧州……”他目光阴狠的看着下方,咬牙道:“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