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沧州的不只是李易和李端,为了增强圣教的凝聚力,若卿作为天后娘娘的化身,不能总是存在于画像里,也要有在信众面前露面的时候。

    这次如仪和醉墨没有跟过来,如仪要留在如意城主持大局,李慕还小,还没有断奶,醉墨不能离开。

    没有宗师跟着,就不能保证极端状况下的安全,徐老就算是再不愿意来武国,这次也随他们一起到了沧州。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以她对端儿的了解,他是不可能想自己的。

    “端儿说他想你了,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李易看了看叫了一声“小姨”就躲得远远的李端,说道:“在山里也没什么事情,我就带着他出来见见世面,顺便看看你们的进度,沧州还没攻下呢?”

    柳二小姐说道:“三天后夺城?!?br />
    “还有三天啊,不着急……”李易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端儿刚才说他饿了,你要不先煮碗面给他吃……,方便的话,给我也煮一碗,多放青菜多放面……”

    不管李端想要来见如意,是不是为了吃她做的饭,作为父亲,李易都不能拒绝一个孩子的合理要求。

    顺便他也想亲眼看看,现在的沧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饭后,和她们走在村庄之中,杨柳青为他介绍道:“七县县衙,这些日子,我们已经陆续拿下,县衙中的官吏,也都用了一些手段控制住,一部分民壮百姓,能够在短时间之内为我们所用,如今只剩下州城……”

    从当初她们化整为零,悄无声息的来到沧州,到现在已经有了数月时间。

    再加上在这之前,许正就已经带人来这里发展信众了,算下来,她们的进度并不快。

    不过这也是李易刻意为之,沧州对于武国,是边远和偏僻的所在,但沧州和混乱之地,可是紧紧相邻,只要守住沧州,不管遇到多么强大的外敌,都能从混乱之地得到源源不断的支援。

    这一块必争之地,必须牢固彻底的掌握在手里,而不是简单的占据官衙,这样很容易落得他们两年前的下场。

    余雪未消,走在路上,可以看到村落之中有许多村民在忙碌,建造一些造型奇特的建筑。

    这是即将要建起来的勾栏,但凡附近的百姓,生活上过不去了,来这里做一份工,哪怕只是扫扫地搬搬木头,也能落得一个每日两餐,食能果腹。

    独眼的樊将军跟在几人身后,看着远处忙碌的众人,疑惑道:“殿下,我们施粥救济百姓,为何要让他们做这些活计,建造这些多余的房子又有何用,直接给他们粮食不就行了?”

    王丞相摇了摇头,解释道:“因为我们要让百姓知道,他们的一粥一饭,都是他们通过劳动换来的,而不是靠我们施舍,升米恩,斗米仇,人心难测,给的越多,到最后就越会起到反效果……”

    他说完就看着独眼将军,说道:“虽是武将,也不能停下学习,樊将军回去以后,要多读些书,老夫刚才说的这些,书上都有写的……”

    樊将军暗道刚才真的不该多嘴,只能点头称是,即便心中还有疑惑,也不敢再问下去了。

    这时,两名汉子扛着木头,从几人身旁走过。

    其中一人叹了口气,说道:“你说,天后娘娘说的天命之人,到底什么时候时候才来,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另一人撇了撇嘴,说道:“你就知足吧,搬一天的木头,一家人好几天的饭都有了,算是什么苦日子?”

    “谁不盼着日子更好一点儿?”那名汉子脚步顿了顿,忽然道:“你有没有听人说,天后娘娘说的能拯救百姓的天命之人,其实是端蓉公主……”

    那人愣了愣,问道:“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大家都在说啊,说是皇后娘娘生下端蓉公主的时候,有凤凰落在宫殿上,盘旋了三天才飞走,还有人说,端蓉公主生下来就能开口说话,她出生之时,有异香飘出十里,大半个皇都都能闻到,凡人闻之,心旷神怡,百病全消……”

    有人迎面走来,听到他们的对话,诧异道:“真的假的,生而口吐人言,伴有异香,那可是圣人现世之象……”

    扛着木头的汉子摇了摇头,说道:“真的假的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还听说,这是帝王之象,古时候有这些征兆的人,最后都当了皇帝!”

    那名路人不屑道:“你可拉倒吧,端蓉公主可是女子,女子能当皇帝吗?”

    扛着木头的汉子目光更加不屑,说道:“说你是孤陋寡闻你还不信,远的不说,就说近的,那景国皇帝就是一个女人,治国治的比男人还好,我武国皇帝怎么就不能是女人了?”

    那路人怔了怔,诧异道:“真有此事?”

    “我还能骗你咋的?”看着木头的汉子故作高深状,说道:“一个人说有假,一百个人一千个人都说,那还能有假吗,这我可得给你好好说道说道……”

    不远处,一名管事看了看这边,大喊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呢,木头搬完了吗,想不想吃饭了,不想搬还有别人!”

    那汉子一个哆嗦,立刻道:“来了来了,都别动,谁都别碰我的木头,谁碰我的木头我跟谁急……”

    那路人怔在原地许久,看着从他身旁经过的一名年轻人,问道:“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何止啊,端蓉公主出生的时候,景星出,庆云现,凤鸣皇都,帝气冲霄,当时路过皇宫的一个游方道士就说了,这是帝王之命,有这种命数的人,将来一定要当皇帝的……”

    直到那路人浑浑噩噩的走了,樊将军才摸了摸脑袋,有些诧异的说道:“殿下出生的时候,我就在城门口值守,当时可没有什么凤凰,也没有什么香气啊,至于那些景星庆云的,更是瞎扯淡,这是谁传的谣言,居然敢造谣公主,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刚刚回来不久的卫良看了看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老樊,要不,你别领兵了,还是监督那些人搬木头吧,那活清闲,还不用动脑子,很适合你……”

    独眼将军怔了怔,问道:“你什么意思?”

    杨柳青有些脸红,虽然她知道勾栏传出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李易看了看她,安慰道:“这些都不算是什么,以前还有个不要脸的家伙说他不是人,一遇风云就化龙呢……”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没有说她出生的时候,手掌上就写着“女皇”两个字,已经算是很收敛了。

    当皇帝,首先要学会不要脸。

    她是不知道,李轩这个皇帝当的是多么不要脸,连国家都要人帮着管……

    “先别想这些了?!彼戳丝囱盍?,说道:“等到拿下了沧州,有一段时间要忙的……”

    沧州州城。

    沧州刺史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问道:“让你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吗?”

    下方,一名小吏点了点头,说道:“回大人,都查清了,那个圣教,无非就是一帮自诩侠义的人士,帮着百姓到处剿匪放粮,说是要惩强除恶,济世救民……”

    乱世之中,这种脑子少根筋的侠义之士并不少,只要不是造反就好,沧州刺史放下心,说道:“本官知道了,你下去吧?!?br />
    “下官告退?!?br />
    那小吏躬身退出去,沧州刺史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摸了摸鼻子,喃喃道:“昨夜没着凉啊……”

    他站起身,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小吏走出房门,走到院子,和两名衙役擦身而过的时候,微微抬手,伸出三根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