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将军因为身体不适,半月之内拿下陈县的任务,就落在了陈青陈副将身上。

    樊将军这一年多并未和他们一起,思想上落后了许多,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王丞相特意交代,这半个月内,他们吃住都要在一起,卫良的任务,变成了帮助樊将军提升思想素质。

    普通的兵士只是听命行事,对此要求并不高,但作为将领,思想上绝对不能松懈。

    临时收拾出来的住所里,杨柳青坐在桌案边,缓慢的翻动着书页,每一行字都看的十分仔细。

    卫将军,樊将军他们,只需知道如何打仗就行了,但她不一样。

    她不仅要知道如何取得第一场战争的胜利,还要知道如何壮大队伍,在势力还弱小的时候,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如何以沧州为始,一步一步,逼近那个曾经带给她无数噩梦的地方。

    甚至于,她也要想一些更加遥远的事情,有朝一日,她若是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又该如何去做,如何才能做一个好皇帝?

    她从不怀疑她能不能做到,师伯说可以,那便可以。

    王丞相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来。

    “殿下?!彼⑽⑿欣裰?,说道:“陈青已经前往陈县了,他以前本就驻守沧州,陈县是他的故乡,我们的人已经渗透进了县衙,许使者也会为我们提供帮助,又有白姑娘他们相助,悄无声息的拿下陈县县衙,问题应该不大……”

    “知道了?!?br />
    杨柳青点了点头,陈县,包括整个沧州,都近乎被朝廷放弃,只有千余官兵驻扎在沧州州城,只需率领五十精兵,便能占领陈县县衙,陈青此行高手众多,所以她并不怎么担心。

    王丞相看了看他桌上翻开的书籍,叹道:“这些年,殿下辛苦了……”

    自从二皇子篡位之后,他眼睁睁的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带着年幼的靖王,逃出皇都,一路东躲西藏,一步步成长到今天的公主殿下。

    这一路上,她吃了多少苦,他都看在眼里。

    杨柳青摇了摇头,笑道:“辛苦的是丞相,您一把年纪,还要和我们四处奔走,是我们拖累了你……”

    王丞相摆了摆手,说道:“老臣累,累的心甘情愿,若是能看到殿下登基的那一日,老臣便是累死,也心甘情愿……”

    杨柳青笑了笑,和他讨论了一些事情,说道:“我过去看看师父?!?br />
    王丞相看着她走出去,瞥见他桌上那翻开的书页上俊秀飘逸的字迹,目光微微一顿。

    他看了看门外,两年前的公主殿下,和如今,已是大不相同了。

    两年前的她,虽然也在竭力的抗争,虽然也十分的努力,但那个时候的她,是迷茫的,是没有方向的。

    到如今,她已经不会再露出的那种迷茫和无助了,有一个人为她指引了方向,为他们所有人指引了方向。

    杨柳青走进隔壁房间的时候,柳二小姐正望着秋水出身。

    “师父?!彼吖?,轻声说了一句。

    柳二小姐回了回神,问道:“白素她们走了?”

    杨柳青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和陈将军走了?!?br />
    她看了看柳二小姐,说道:“师父,这里暂时没有什么事情,要不您先回如意城吧,这里有白素她们,不会出什么事情的?!?br />
    柳二小姐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回去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让你们下一步做什么,计划书拿给我看看……”

    ……

    不多时,杨柳青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望着远处,那里有一片绵延的群山。

    虽然那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那里却有重要的人,只是师父从来不愿意面对罢了……

    从景和二年到现在,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若是时间再往前推移,还会更长,这么久的时间,就连她这个做徒弟的,都为她着急……

    ……

    沧州,陈县,县衙。

    天色已晚,陈县县令还在县衙前堂翻阅卷宗。

    最近的陈县,有些不太平。当然,陈县从来就没有太平过,武国还平定的时候,这里闹山贼,现在武国乱了,这里倒是不怎么闹山贼了,又转而闹造反。

    那些生儿子没PY的王八蛋,打不过朝廷的正规军,也不敢招惹有兵驻扎的府城,专挑县衙这种软柿子下手。

    他的前任,前前任,包括前前前任,都是被冲进县衙的反贼给砍死的。

    自从国家乱了以后,各州各府都有人造反,沧州这种本来就乱的地方,自然就更乱了。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几十或者近百暴徒冲进县衙,砍翻县令和几个小吏,自立为“XXX皇帝”,宣布对于陈县的统治权,接着便是论功行赏,封官封侯……

    他的前前任县令,就是这么死的。

    等到州城得到消息,派兵过来剿灭那些反贼,那位县令的头七都已经过了。

    还有人虽然也会攻进县衙,但是却只打不占,抢粮抢兵器抢马,总之看到什么抢什么,抢完了就走,再顺便砍翻县令和几个小吏------这是他前任的死法。

    总之,如果陈县有人造反,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县令。

    狗日的刺史大人把军队都撤到州城了,他们这些地方小县衙,就得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过日子,一个不留神,就会成为别人造反立威的目标。

    他能活到现在,不是因为现在造反的人少了,而是因为他够小心,一发现端倪,马上举家避祸,最近陈县之内,某些村庄经常进行非法集会,一聚就是几十人上百人,乱世之中,只要聚集在一起的超过十个人,准没什么好事,这是铁律,也是他通过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的死,总结出来的一条血的教训。

    万一他们商量的是造反之事,他敢肯定,陈县县衙,一定是他们的首要目标!

    官可以不当,命不能不要,这是他始终奉行的人生准则。

    砰!

    就在他仔细的翻阅卷宗,欲要从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时候,前堂门外,忽然传来几声闷响,陈县县令心中一跳,脱口道:“谁?”

    没有人回答他,平日里在外面值守的衙役也没有人进来。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后面跑,那里有他事先让人挖好的一条密道,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通过那条密道就能跑到外面。

    他不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知道好奇心最强的人,往往就是死的最快的。

    只是他刚刚跑出两步,一道黑影就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那黑影看着他,问道:“你就是陈县县令?”

    “我不是?!彼偷匾×艘⊥?,说道:“这位壮士怕是认错人了,县令大人现在在内宅,要不我带您过去?”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门外,心道等到惊动了衙役,自己就脱险了。

    前堂外面的院子里,一名衙役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见到他出来,眼前一亮,伸手指了指他,说道:“大侠,这就是我们的县令大人?!?br />
    陈县县令在心里已经问候了那衙役的十八辈祖宗,转头看着那道黑影,噗通一声跪下,大声道:“好汉饶命,我不是你们要找的狗官,我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坏事都是县丞干的,和我没关系……,我投降,我投降!”

    那黑影看着他,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已经想好了,若是陈县的县令反抗强烈,用什么样的手法逼他就范,想了好几种办法,却是没有预料到,他们还一句话都没说呢,对方就自己投降了。

    这种憋足了力气,一拳头打在空气中的感觉,格外难受。

    他回头看了看另一人,问道:“白姐,这怎么办?还用不用分筋错骨手,用不用毒了?”

    分筋错骨,用毒……

    陈县县令闻言,两眼登时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