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将军很想反驳卫良,打仗不就是一往无前,遇敌杀敌,遇城破城,一路打到皇都,打入宫城,拿下那篡位造反的狗皇帝,拥立公主殿下登基------什么矛盾不矛盾,什么思想战线,什么根据地的,这些东西,他连听都没有听过。

    正因为他没有听过,所以他不能反驳。

    他和卫良是老相识了,他一直以为,卫良只是比他长得好看了一点儿,比他多了一只眼睛,仅此而已,论带兵打仗,卫良不如他,要不然,当初跟着公主殿下东征西战的人就是卫良不是自己,如果卫良打仗比他厉害,他就不会被安排到混乱之地守着大后方。

    可是一年多不见,卫良说的话他就有些听不懂了。

    不仅如此,他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那么多神兵利器,搞来了景国的千里镜,还搞来了天罚,如果两年前有这些东西,他们也不至于丢了沧州,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这一年多的时间,一定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这些东西,以后慢慢再教给你?!蔽懒寂牧伺乃募绨?,说道:“传信回去,让你的人先按兵不动,如何夺取沧州,殿下自有办法,以后给我老老实实的收起你的那一套,这要是在如意城,就你这脑子,也就只能去修路搬石头了……”

    樊将军暂时忍下胸中的一口恶气,心道等他找公主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和卫良算账。

    一名女子从外面走进来,看了看两人,说道:“杨姑娘叫你们去议事?!?br />
    “这姑娘是什么人?殿下新收的侍女?连将军也不叫,不懂礼数……”樊将军上下打量了一番那女子,说道:“小模样长得挺标志,就是没胸没屁股,可惜了……”

    白素走到两人身前,问卫良道:“你朋友?”

    卫良一脸肃然:“白姑娘误会了,我不认识他?!?br />
    樊将军愣了愣,转头看着他,问道:“姓卫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姓樊……,我不知道你姓什么,我也不认识你,少和我套近乎!”卫良挥了挥手,说道:“我去找公主殿下,白姑娘请便?!?br />
    说罢就大步的离开,头也不回。

    “哎……”樊将军刚刚说了一声,忽然间打了一个哆嗦,莫名的感觉浑身发凉。

    他转过头,发现那女子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白素不和无名之辈动手,报上名来?!?br />
    他怔了怔,然后便笑了起来,双手环抱,说道:“姑娘,我樊桥可从来不打女人……”

    “樊桥……”

    白素看着他,微微点头:“樊桥是吧……”

    ……

    卫良踏进某个院落,敲了敲门,走进最里面的房间。

    房间里面还有几人,杨柳青,王姓老者,陈青等人都在。

    王姓老者望了望门外,问道:“樊将军呢?”

    “他还有些事情要忙?!蔽懒家×艘⊥?,说道:“这次商量事情,叫上他也没用,还是以后再说吧?!?br />
    王姓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强,尽量不引起朝廷的注意,沧州是我们大业的第一步,更不能急躁,沧州九县,当一县一县徐徐图之,最后逼近包围州城……”

    “一定要牢记景王说过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从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拿下沧州,如何将沧州打造成坚不可摧的根据地,再到一步步取得全武国范围内的胜利,他们早已经过了数十上百次的推演,确立了总的方针,如今要做的,就是将计划一步步落到实处而已。

    “卫良!”

    “末将在!”

    “命你半月之内,拿下陈县,可有异议?”

    “领命!”

    “陈青!”

    “末将在!”

    ……

    小半个时辰之后,卫良从院内走出来,走到另一处院落之前,询问站在门口的守卫道:“樊将军呢?”

    那守兵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在里面?!?br />
    他走了两步,又回头问道:“白姑娘呢?”

    “白姑娘半个时辰前就离开了?!?br />
    卫良点了点头,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靠着院墙,箕坐在地,满身灰尘,两眼无神望着前方的樊将军。

    此时的樊将军,看起来和他遇到的那些难民一般无二。

    他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想要将他搀扶起来。

    “别动!”处于瘫痪状态的樊将军忽然大声说了一句。

    两行浑浊的泪水从他的眼中滑落,他抽了抽鼻子,凄声道:“胳膊断了……”

    咔嚓!

    卫良帮他接好了胳膊,扶他到房间里面坐下,叹了口气,说道:“以后啊,但凡遇到不认识的人,尤其是女人,最好管好你的这张嘴……”

    樊将军张了张嘴,犹有些难以置信:“她真的是女人?”

    卫良想了想,说道:“刚才忘记告诉你了,但凡你在这里遇到的女人,千万不要主动去招惹,真要动起手来,连殿下都不是她们的对手……”

    樊将军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忍不住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此事说来话长?!蔽懒家×艘⊥?,说道:“这一年多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一件一件的说给你听吧……”

    房间之内,很快就传来了一惊一乍的声音。

    “什么,《李子兵法》……,你见到了真人,还听过他的教诲,千里镜也是他送给你的?”

    “公主殿下是他的师侄,他要帮咱们造反?”

    “你们还有一种秘密武器,比天?;估骱?!”

    ……

    卫良很享受自己讲述的时候,樊将军一惊一乍的表情,他在最初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论表现------也就比他好那么一点点吧。

    两人跟在公主殿下身边这么久,身份地位相似,又都是武将,难免会生出一些攀比的心思,再次见到时,各方面都对他造成碾压,心里觉得畅快至极。

    樊将军好不容易平息下心情,看着他问道:“王丞相让你半个月拿下陈县,你能行吗,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蔽懒几纱嗟陌诹税谑?,表示拒绝。

    陈县只是沧州的一个小县,县城之内,并无军队驻扎,沧州几乎所有的兵力都在州城,如果有人攻破了州城,这些小县也免不了陷落的下场。

    陈县除了一些服役的民壮,以及县衙的三班皂吏,便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力量了。

    更何况,沧州九县,每个县都有他们渗透的力量,无数百姓是他们的后盾,境内的小股匪盗,也被他们收服的差不多,再加上还有那些武林高手协助,拿下一个县城,对他来说,难度不大。

    “那我就放心了……”樊将军点了点头,又问道:“对了,刚才的那位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

    卫良解释道:“那是白素白姑娘,白姑娘是公主殿下的朋友,武功奇高,就连殿下也不是她的对手,你还没有见过殿下的师父,柳姑娘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樊将军点了点头,说道:“这位白姑娘,人长得标志,身材也好,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这么厉害……”

    卫良忍不住笑出来,说道:“你说白姑娘人长得标志,这我承认,可你要说她身材好……”

    他拍了拍樊将军的肩膀,说道:“老樊啊,你这另一只眼睛,什么时候也瞎了?”

    “瞎说!”樊将军打开他的手,说道:“我觉得白姑娘哪里都好……”

    卫良摆了摆手,说道:“哎,你不懂,像白姑娘这种没胸没屁股的女人,以后可不好生养啊,谁娶谁倒霉……”

    樊将军向他拱了拱手,说道:“你有种,敢这么说白姑娘,有胆子当着她的面去说……”

    卫青瞥了他一眼,“你当我傻,这里没别人我才敢说,去她面前说,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你不傻……”樊将军看了看他,笑道:“你不傻你回头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