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家村的村民走进村子,有秩序的将背着的粮食放在了村口。

    那名青年从人群中走出来,说道:“这些粮食,是大家拼了命抢回来的,各家拿去分了吧?!?br />
    站在他身后的数十名汉子闻言,脸上纷纷露出羞愧之色。

    这些粮食是从贼寇的手中抢回来的,却不是他们抢回来的,他们这些人,只是站在一旁看热闹,呐喊助威的咸鱼……

    他们去的时候,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准备,可去了之后才发现,独眼虎一群几十个人,都不够这些恩公打的,他们更是插不上手,最后只能帮着恩公他们把那些人捆起来,也不知道那些匪寇,最后被带去了哪里。

    名叫董大海的汉子扛了几袋子粮食放在一边,说道:“恩公,我们拿这些就够了,拿的再多,还是会被别人搜刮去,这剩下的粮食,你们带走吧……”

    青年摆了摆手,说道:“这本来就是你们的粮食,我们不能要,你们带回去之后,可得藏好了,别让人再抢去……”

    董家村众人闻言,低头无语。

    遭逢乱世,又逢天灾,粮食便是他们的命,官府要粮,主家要粮,山上的贼寇也要粮,这些人都是在要他们的命!

    而今天遇到的这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为他们治病,帮他们从贼寇手中抢粮,不求回报……

    董大海第一个跪在地上,将头嗑的咚咚响。

    他身边的两名汉子看了看,也跪了下去。

    董家村的村民一个个跪下,无论男女老幼,就连不懂事的孩童,都被自己的母亲按下了头。

    那青年站在前方,说道:“你们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天后娘娘,以后记得好好生活,不可为恶,多做善事,娘娘自会保佑你们,若是有违,我等便会代娘娘收回赐给你们的一切……”

    董大海恭声道:“恩公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折损娘娘的功德……”

    董家村的村民也一同应声。

    直到那些人逐渐远去,一众村民还跪在地上。

    他们看着身旁堆积的粮食,有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董大海从怀里取出一幅画像,那是他刚才从那些恩公那里求来的,这上面画的就是天后娘娘。

    他们只是普通人,不能为天后娘娘做什么,只能将娘娘供起来,日夜参拜,以报答天后娘娘的恩情。

    今日以后,不仅是他,董家村所有人,都要为娘娘立起长生排位……

    ……

    近些日子,沧州城外,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武国崩乱,民不聊生,百姓苦于战乱,流离失所,有天后娘娘怜悯世人,化身下凡,遣信众救济疾苦,扶危济困,帮助沧州的百姓免费医病,布施斋饭,救活了不少人……

    有受过他们恩惠的百姓,自愿加入他们,扫荡流窜在沧州的山贼匪类,将夺来的粮食分给穷苦百姓,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受到了当地百姓的一致拥戴。

    天后娘娘宅心仁厚,传扬世间大善,也引导沧州的百姓,多做善事,积累福报,并且留下预言,不久之后,便会有天命之人出现,救沧州的百姓脱离苦?!?br />
    这几年里,百姓们听到有无数人都自称为是天命之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被朝廷剿灭。

    这些人嘴里说着要救济百姓,却抢百姓的粮食,到处抓人……

    很久以前,沧州百姓就对所谓的天命之人没有了任何期待。

    然而天后娘娘不一样,她从来没有图过百姓什么,她填饱了百姓了肚子,治好了他们的病痛,百姓们信服她,拥戴她,她说即将有天命之人解救他们脱离苦海,便有不少百姓,心心念念的盼着这个人的到来……

    ……

    沧州州城,刺史府。

    “天命之人?”沧州刺史拍了拍桌子,不满道:“查,给本官彻底的查清楚,这是一群什么人!”

    沧州城外出现了这样一股势力,他这个做刺史的,自然不能放松警惕。

    沧州如今的局势已经够乱了,他名义上是刺史,但也只能在州城里面蹦跶,出了州城,做事处处都要受到那些巨擘的掣肘。

    朝廷好不容易才将沧州拿下,若是这里面再出什么变故,多生出个几路反贼,他这个没干多久的刺史,也差不多要做到头了。

    这个什么引人向善的圣教,必须掐死在萌芽中,做完了这件事情,还要继续想办法搜寻端蓉公主的踪迹。

    陛下那里一连发了几封密函,要他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端蓉公主,可惜混乱之地易进难出,不能派兵进去,他们上哪里去找人去?

    除非那端蓉公主能从混乱之地自己走出来,走到他的面前,他不认为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会发生他的身上。

    混乱之地,李易刚刚送走杨柳青一行人。

    纸上得来终觉浅,造反这种事情,不是光靠嘴皮子就可以的,该教的他都已经教了,该到了他们付诸实践的时候了。

    沧州距离混乱之地最近,是他们的必争之地,拿下了沧州,并且稳固下来,混乱之地就能成为他们稳定的后援,只要武国朝廷没有扫清国内所有的障碍,大军围城,她们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他们今日才刚刚出发,但在沧州的布局,早在数月之前便已经开始了。

    圣教要在武国发展分舵,许正早就迫不及待的亲自带人过去,圣教的理念很久以前改成了扶危济困,他们吸纳了一部分人,将沧州作乱的小股匪盗扫荡了一遍,又将得来的粮食财物,全都分了出去。

    当然,做这些事情,不是舍己不利人,圣教的教众和普通百姓,在待遇上,还是有区别的,这使得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们的队伍,就从一开始的不到百人,发展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

    而那些恶霸匪徒,也全都被带进了混乱之地,转换成了生产力。

    这两个月来,李易也深刻的明白,历史上那些数不尽的反贼,在造反之前,为何都要先自立教派……

    一个造反的徒弟,一个护短的师父,一个只想着壮大圣教,传播教义的疯子,一群早已被调教的唯恐天下不乱的武林高手,将以沧州为起点,不知道最终能将武国搅动成什么样子……

    李端从远处跑过来,跑到他的身边,问道:“爹爹爹爹,小姨和师姐走了吗?”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走了?!?br />
    李端送了一口气,喃喃道:“终于走了……”

    李易摸了摸他的脑袋,问道:“小姨和师姐走了,你很高兴?”

    “不好好练功,小姨会打端儿屁股……”李端揉了揉屁股,兴奋的说道:“我去找妹妹和小姑姑玩了……”

    李端对如意的畏惧是天生的,如意这次和他们一起离开,他就可以彻底的放飞自我了。

    李易望向山下,下山的道路,曲曲折折的消失在一片林荫之中。

    前方某处山间,一行近千人的队伍,正在缓缓而行。

    卫良握紧了手中的战刀,这把刀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是他生平仅见,他们一行五百将士,都配备了这种神兵利器。

    除此之外,他们还配有战场上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天罚,乃是攻城杀敌的无往利器。

    然而这些只是有备无患,景王殿下给他们的任务,是一个月内,兵不血刃的拿下沧州。

    他抬头看了看某个方向,拳头握紧。

    沧州……,我们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