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李易见徐老抱起酒壶猛灌,就知道他可能是因为吃鸡太多被噎住了。

    爱吃鸡的是二叔公,为了满足他老人家的口腹之欲,家里专门有五个厨子为他**,做法五花八门,包含几十种方法,十几个菜系,偶尔还会创出新的做法……

    徐老以前不爱吃鸡,他钟爱的是大白兔,但人老了吃太多糖牙受不了,于是便开始效仿二叔公……

    李易知道徐老其实是武国人,而对于大多数宗师来说,那些俗事已经不能激起他们的兴趣,他们追求的是更高的武道,大多数都会选择四处游历,寻求再次突破的机缘。

    当然,徐老的机缘不在外面,在这里。

    李易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问道:“大白兔又推出了一种糖分不高的新款奶糖,不坏牙,徐老要不要尝尝?”

    邋遢老者也没抬,说道:“说吧,有什么事情要老夫去做?”

    和这种性子直爽的人说话就是痛快,开门见山,丝毫不拖泥带水,李易想了想,说道:“徐老也是武国人,应该也不愿意看到武国百姓遭受战乱,生活在水深火热……”

    “不去!”邋遢老者擦了擦嘴,更加干脆的说道。

    李易楞了一下:“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br />
    “你想让老夫去?;つ歉雠尥??!卞邋堇险呖醋潘?,说道:“老夫不去武国?!?br />
    和这种性子直爽的人说话,一点儿都不好。

    邋遢老者站起身,说道:“有你家的二小姐,还有天榜上的那些高手,哪怕是宗师也讨不到好,更何况,武国的宗师,如今也就剩下杨万里那个老家伙,他也是杨氏皇族,不会对那个女娃娃出手的?!?br />
    李易原本心里想的是他在混乱之地,身边有如仪,还有二叔公,外面更是守卫重重,安全没什么好担心的,杨柳青这次回武国,?;刂?,身边有一位宗师跟着,安全上就不用太过担心了。

    不过既然徐老这么说,他也不再坚持,毕竟徐老的身份属于客卿,不是李轩下人,他想了想,好奇的问道:“难道武国就只有徐老和那位杨万里,两位宗师?”

    “两……”邋遢老者挥了挥手,说道:“三位?!?br />
    “这不是还有一位吗?”

    “那一位就更不可能了……,总之你放心,武国没有那么多闲着没事的宗师!”邋遢老者似乎很不愿意说起这个话题,丢下一句话,身影很快消失。

    李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或许是他真的太过多虑了,乍一想,如仪,二叔公,徐老,老常,还有那位姓袁的道士以及身在齐国的道姑,全都是宗师,好像宗师已经满地走一样,但其实仔细想想,除了他们以外,好像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其他的宗师了……

    他舒展了一下身体,走回房间,准备将没有完成的计划书写完。

    ……

    杨柳青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来,“师伯,你找我?!?br />
    李易点了点头,从抽屉里取出一本书册,递给她,说道:“这个你收好了,以后会有大用?!?br />
    杨柳青接过之后看了看,面色一怔,看着他:“师伯,这……”

    李易指着这本《造反------你需要知道什么》,说道:“这本书是一个总的纲领,也是一个入门的基础,你下去之后先看看,看看能不能理解,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来问我,至于后面每一步的计划,到时候根据实际情况再修改……额,不好意思,拿错了?!?br />
    他看到书的封面,怔了怔之后,立刻将杨柳青手上的《女皇养成计划》收回来,放回抽屉里,将下面那本《造反------你需要知道什么》递给她,说道:“这本才是,你这几天好好看看,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一顿,又道:“以后每走一步都要万分小心,你的人里面那些卧底,也该清一清了……”

    除了杨甫身边的那两名护卫,李易相信,武皇安插在他们身边的暗探还有不少,这些人的存在,始终是一个威胁,至于如何鉴别和处理,相信她们有她们的方法。

    卫良和陈青都是军旅出身,各自身边都有一群绝对忠诚的亲卫,陪着他们出生入死,是不可能有异心的,首先排除掉这些人,此外还剩下数十人,全都被留在了混乱之地,划出某一座山头,他们在这里吃穿不愁,但想要传递消息出去,却是不太可能。

    不管这里面有没有卧底,数年之后,也都不那么重要了。

    这一番清洗之后,她们的兵力便不足五百,再加上柳盟第一批安排的人手,也只有六百出头的样子。

    不过他们的战力却不能简单的用人数来衡量,不说其中有一部分人都是以一当十,以一当数十的高手,便是包括天罚在内的精良装备,也足以轻松应对数倍于他们的武国精兵。

    当然,她们可用的人本来就少,还想靠着这么一点儿人手翻盘呢,傻子才会和武**队硬碰硬……

    杨柳青她们大概还要准备一段时间,等到制定好第一步的计划,才会走出混乱之地,迈出革命的第一步。

    本想先和醉墨讨论讨论几款新潮的内衣样式,奈何王老头找上门来,内衣的事情只能等到晚上再慢慢聊。

    王老头这个人,李易是十分欣赏的,他思想前卫、大胆,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一点儿都不迂腐,这一点在如今的时代十分难得。

    更何况,在以后的革命中,作为前丞相,武国文人的表率,王老头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如意和杨柳青都是习武之人,要她们去提着刀砍人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要是和她们讲统一思想,统一战线,怎么打好土地战争,大胜之后,如何建立和治理根据地……,不仅她们头疼,李易自己也头疼。

    专业的事情,就要有专业的人来做。

    “这些天经景王解惑,老朽豁然开朗?!蓖趵贤纷呓粗?,先对李易躬了躬身。

    其实何止是豁然开朗,这些天,通过与李易的交谈,他才明白,原来造反也有这么多的学问,其中的诸多方面,和治国理政有异曲同工之妙。

    早就听闻景王才冠天下,昔日在景国也是一代名臣,他总以为传言是有所夸大,时至今日,亲自体会之后,方才明白,那些传言,竟是还有所保留……

    “客气客气……”李易摆了摆手,说道:“王丞相今日来,可是又有什么问题?”

    王姓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景王应该也知道,那篡位的逆贼丧心病狂,杀兄弑父之后,还担心会有其他人威胁到他的皇位,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杨氏宗族屠了个干净……”

    李易点了点头,武皇做的事情他也听过,这何止是丧心病狂,简直是反社会反人类,是个人都干不出这种事情……

    “如此一来,杨氏皇族除了那逆贼之外,已无男丁,等到公主殿下登基以后,那逆贼定然难逃一死……”王姓老者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色,说道:“可殿下之后,这偌大的天下,应该交给何人?”

    王老头的忧虑李易很明白,就比如景国的天下是李家的,李轩坐,李翰坐都行,但是李易自己就不能坐,武皇把杨氏皇族的男人杀光了,杨柳青以后女皇当的无聊,也不能随便选一个姓杨的把皇位传给他。

    其实王老头这句话说的不对,杨家不是还有一个杨甫------算了,王老头都当他死了,尊重死者,他就不多提了。

    不过,这件事情,另一个世界的女皇已经给出了答案。

    李易看着王老头,说道:“这有何难,等到你家公主以后有子嗣了,传给她的儿子就行,他身上流着的,还不是有一半杨氏皇族的血液?”

    这是一个很容易解决的问题,让杨柳青的儿子姓杨,然后继承皇位就行。

    王老头的思想还是被局限了,不过他能想到女皇,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弯绕不过去,李易能够理解。

    虽然杨柳青的孩子从血统上来讲,不能和正统的杨氏皇族相比,但若是等她做了皇帝,这些也就不是事情了,另一个世界还有一位想把皇位传给侄子的……

    王姓老者恍然大悟,拱手道:“多谢景王解惑,老夫代武国百姓谢谢你!”

    “不客气……”李易再次摆手。

    杨柳青生的孩子继承武国,谢他做什么,他又不能帮她生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