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见老祖宗!”

    两名宦官站在殿门口,看到一道灰衣人影从里面走出来,立刻跪倒在地。

    老者看也不看两名宦官,疾步离去。

    两名宦官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恐惧。

    刚才殿内的动静,他们又何尝没有听到,只是,殿内二人,其中一人是当今陛下,另一人是皇室地位最为尊崇的老祖宗,这种程度的争斗,远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老祖宗年轻之时,是武国声明最盛的皇子,曾经亲自领兵,打胜了一场差点使得武国倾覆的战争,后又迅速平定了几起国内的叛乱,俘获无数民心。

    不过,就在他民心所向,朝臣归心,只差一步,就能登上皇位之时,却又莫名其妙的去追寻什么虚无缥缈的武道,离开皇都,二十年不见音讯。

    当时的君王已经病入膏肓,驾崩之前,遍寻老祖宗无果,无奈之下,只能将帝位传给了他的嫡亲弟弟。

    十几年后,一位手握重权的亲王逼宫造反,大军已经打到了皇都之外,只差一步,就能让当时的君王下旨传位。

    然而,就在那亲王给定朝臣和皇室三日之限的最后一天,他自己的脑袋,却被挂在了宫墙之上。

    一夜之间,参与造反的十余名将领,全都死于非命,身首异处。

    老祖宗以一人之力,平息了那一场叛乱。

    从那以后,他就成了武国下到黎民百姓、上到权贵朝臣心中的传奇,也是皇室最大的荣耀,据说,他已经攀登到了武道的顶峰,一身武学修为出神入化,世间难有敌手……

    他在皇族之中,辈分最高,地位最为尊崇,影响力巨大,即便是历朝帝王,也要对他毕恭毕敬……

    只可惜,现在的武国皇族,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人了。

    陛下登基之后,皇都血流成河,被连根拔起的不只是指责他谋逆篡位的大臣,还有宗室的所有男子,全都被他扣上了各种理由,尽数诛杀……

    每每想到这件事情,他们就会觉得浑身发冷……

    殿门缓缓推开,青年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掸了掸胸口的脚印,捂着胸口,艰难的走出来。

    两名宦官面色一变,立刻迎上前,“陛下,陛下您怎么了……”

    “太医,快传太医!”

    ……

    青年挥了挥手,说道:“让内卫总管来见朕!”

    “是!”

    那宦官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内卫是只属于皇帝的卫队,除了负责皇城的安全之外,还掌控着皇都乃至于整个武国的谍报事宜,是悬在所有达官权贵头上的一柄利剑。

    青年走回殿中,缓缓走到上方坐下,拳头紧握,面沉如水。

    他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喃喃道:“宗师,宗师……,皇叔公啊,朕才是这武国的皇帝,你老了,很老了,老到可以去死了……”

    不多时,一名年老的宦官推门而入,走到青年身旁,躬身道:“陛下有何吩咐?”

    青年看着他,眯起眼睛问道:“杨甫真的死了?”

    那宦官沙哑着声音说道:“回陛下,虽无人前来认领赏金,但靖王的死讯,已经传遍了包括沧州在内的数个州府,等到过些日子,整个武国便会人尽皆知,到时候,就算他没死,也和死了没有区别了?!?br />
    他恭敬的拱手:“恭祝殿下,靖王一死,便没有人能对陛下产生一丝一毫的威胁了?!?br />
    青年沉吟片刻,缓缓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想办法联系上那几位密谍……”

    “是?!蹦腔鹿儆ι?。

    青年看着这名宦官,问道:“你只差一步就是宗师,对武道一定很了解,宗师是不是永远不会败?”

    那宦官摇了摇头,说道:“宗师也不是神仙,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一人而已,抵不过千军万马……”

    “如果千军万马能用,朕还需要来问你?”

    那官宦哆嗦了一下,立刻说道:“除此之外,打败宗师的,只能是宗师,暗器下毒等手段,对他们而言,不过是雕虫小技……”

    青年拳头紧握,沉声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帮朕招揽到一位宗师!”

    那宦官怔了怔,开口道:“陛下,宗师大都心性淡薄,来无影,去无踪……”

    青年看着他,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你办不了?”

    那老宦官身体一颤,抱拳道:“还请陛下放心!”

    青年坐回了原位,望着空荡荡的大殿,喃喃道:“武国只需要一位皇帝,不需要什么老祖宗啊……”

    ……

    如今的混乱之地,早就被李易打造成了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扫清了这里面的山贼匪盗之后,首要做的事情,就是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心一意的搞建设。

    到如今,寨子周围的数座山头,全都改建完成,下山有滑道,上山的路,也全是水泥路面,附近的十余坐山头围起来之后,便形成了一座城池。

    名曰“如意城”。

    起初李易也想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可惜他的名字没有如意的名字好听,武林盟主和山贼王是如意也不是他,无奈之下,只能作罢。

    柳盟的总部早就搬到了如意城中,单独占了一个山头,将那些收服的山贼混编之后,竟也有了两万余人。

    这些人每十人一个小队,百人一个中队,千人一个大队,负责整个混乱之地的防卫。

    几个千人大队联合起来,在这易守难攻的混乱之地,凭借有利的地形和犀利的武器,便是武国的大军都攻不进来。

    当然,这些都是如意城的力量,李易没有打算用这些人帮助杨柳青去攻城略地,在外面,他们起不了多大的用场。

    每年夏天,天气最热的时候,来如意城避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如仪没事了教几个徒弟,醉墨闲了好久,也忍不住开始设计成衣款式,当然也包括胸衣什么的……,这一次,李易就有理由光明正大的一边欣赏一边帮她出谋划策了。

    若卿其实是最忙的,她虽然已经放下了勾栏的事情,却又有了更加重要的使命。

    往近了说,武国有无数处在水深火热的百姓等着沐浴天后娘娘的光辉,往远了说,齐国还有十万迷途的信众等着她为他们指引方向……

    一个是劝人向善,乐善好施,一个是劝人为恶,一心造反,哪个娘娘是真的,哪个娘娘是假的,一目了然……

    杨柳青暂时还留在这里,因为李易的女皇计划还没有写完,他得在这里陪老婆孩子,只能将她要做的事情,尽可能详细的写在纸上……

    当然,本本主义要不得,他也不会将她们的行动和作为限制在这么一个小册子上面,从武国沧州到这里,有一条通畅无比的大路,消息传递速度极快,一日可达,随时能够制定新的战略……

    李易写了一部分计划书,走出门来透透气。

    他看到徐老靠在一颗大树下,一手鸡腿,一手美酒,咬一口鸡肉,灌一口美酒,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邋遢,但又隐隐的透着潇洒,颇有些七公的气质,这是另类的宗师风范了……

    尤其是在配上他眼中时而浮现出的惆怅和彷徨,李易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个有故事的老人。

    ……

    武国,皇宫。

    武国皇帝看着殿内的一名老妪,缓缓道:“只要帮朕做成这件事,你的要求,朕尽可答应!”

    那老妪一头白发,脸上的皱纹却是没有多少,身体也没有一丝的佝偻,看着眼前的青年,表情古井无波:“你是皇帝?”

    青年怔了怔,随后笑道:“除了皇帝,还有谁敢称“朕”?”

    “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崩襄醋潘?,说道:“在这之前,你要帮我找一个人?!?br />
    “什么人?”

    老妪眯起眼睛,眼角的尾纹更深,缓缓的开口,声音冰寒,让人如坠冰窟。

    “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