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寿宁吹了一个糖人,李易发现白素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像是在看一个禽兽。

    他心道就算是她日后胸变大了,心眼还是一样的小,不就是给了寿宁没给她吗……

    于是他又吹了一支糖人送给她,造型是一个大胸女人,同样有着美好的寓意和祝福。

    卖糖人的老者在得知他不是吹糖人的同行之后,情绪明显高涨了起来,坚持没有收他的钱,左右不过几文钱,李易也没有坚持。

    寿宁手上拿着糖人,直到回去的时候都舍不得吃,白素也舍不得吃,看着手中的糖人,表情有些羡慕。

    李易将寿宁放在房间的床上,问道:“今天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br />
    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说道:“想吃香辣虾,清蒸鱼,红烧排骨,还有先生熬的汤……”

    明天李轩和她就要启程回京了,在这之前,李易会满足她的所有他能完成的要求。

    李易走出房门,寿宁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跳下床,穿上鞋子,在房间里东找西找,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锦盒,将那只糖人小心的放进去。

    白素站在门外,端详了手中的糖人好久,脸上浮现出一丝嫉妒,一口咬掉糖人的胸……

    ……

    “我还会回来的?!崩钚驹谕醺趴?,一脸郑重的说道。

    混乱之地是一个好地方,尤其是李易建在那里的秘密基地,以前他最想待在的地方是科学院,现在科学院在他心目中已经退居第二。

    他看了看李易,问道:“寿宁呢?”

    白素说道:“在房间里?!?br />
    李轩叹了口气,说道:“要是能多留几个月就好了?!?br />
    李易看着他的腿,李轩莫名的感觉到浑身发寒,打了一个哆嗦。

    李易看了看他,摇头说道:“你们先走吧,在城门口等着,我一会儿带她过去?!?br />
    房间里面,寿宁的一只脚上还缠着洁白的纱布,看到李易进来,低声说了一句:“先生?!?br />
    李易走到床前,背对着她,蹲下身子,说道:“他们先走了,我背你到城门口?!?br />
    “等一下,我还有东西要带……”知道先生会背她到城门口,寿宁显得有些高兴,急忙跳下床,光着脚跑到柜子旁边,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来。

    李易假装没有看到,她也假装没有看到李易假装没有看到,拿着那只锦盒跑过来,穿上鞋子,趴在他的背上。

    从王府到城门有两条路,李易选了远的那一条,要多绕一大圈,白素本来要跟在他们身旁,被徐老拦住。

    邋遢老者瞥了瞥她,“女娃娃,没眼色……”

    白素低着头不说话,她和景王还能拌两句嘴互相瞪几眼,可不敢对眼前的老头子发脾气。

    因为景王打不过她,十个她也打不过这个老头子。

    寿宁的性子是活泼的,以前总是像一只小鸟一样围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现在她长大了,总是柔声细语的,却还是有说不完的话。

    她恨不得将李易离开京都之后,京都发生的所有好玩事情都告诉她。

    比如朝中所有文臣武将都想要搞好关系的李翰,却总是被端午一个小姑娘嫌弃,他甚至用院长的身份,以不能毕业为威胁,逼迫算学院的一名学生为他传递情报,只因为那学生的妹妹是端午的好朋友……

    还有朝中的某位重臣,因为不堪忍受家中悍妻,跑到女子联合会来举报,控诉悍妻经常对他使用暴力……

    ……

    诸如此类的趣事,她和李易说了几个月,却怎么也说不完。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李易不知道多绕了几条街巷,却也在某一个时刻,走到了城门口。

    “先生?!笔倌鋈凰盗艘痪?。

    “恩?!崩钜紫肮咝缘奈⑽⑵?,这样可以听得更清楚一些。

    少女柔软的嘴唇印在他的侧脸上,寿宁从他的背上跳下来,对他挥了挥手,俏脸上满是笑容。

    “先生,再见了……”

    她跑向城门里面,三步一回头。

    李易亲自将一行近百人的车队送出城外,最前方马车上冲他招了好久手的女孩子已经看不见了。

    他站在原地望了许久,直到连最后的影子也看不见。

    永宁站在他的身旁,牵着他的手,问道:“哥哥,皇姐什么时候再来看我们?”

    李易想了想,说道:“等到明年吧……”

    永宁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明年,明年我就十岁了……,皇姐说,等我十岁的时候,就送我一份大大的礼物呢……”

    李易牵着她的手,向城门里面走去。

    走到城内的时候,李易看了看头顶火辣的太阳,说道:“心怡回去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明天我们要搬去山里了……”

    “好啊好啊……”小姑娘显得很高兴,声音清脆:“方伯伯说了,下次要带我和端儿去山里打兔子……”

    ……

    武国,皇都,宫墙之内。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地面,滚滚热浪袭来,一名宦官从宫门口横穿整座皇宫,跑到某处殿前的时候,浑身已经被汗水打湿。

    他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汗水,更顾不得整理衣着,走到殿门口,推门而入。

    他恭敬的站在堂内,说道:“陛下,沧州急报?!?br />
    大殿之内,除了坐在上方的青年之外,还有几人。

    一位青衣人抱拳说道:“陛下,近三个月内,西北又有三州造反,不过实力并不强,成将军已经率军前去镇压,应该很快就能传来捷报?!?br />
    青年点了点头,这才看着那宦官,问道:“何事?”

    那宦官拜倒在地,说道:“回陛下,沧州急报……,说是,说是靖王殿下一月之前遭人刺杀,已经,已经夭亡……”

    青年的拳头紧握又松开,沉着脸问道:“你说什么,靖王被人刺杀身亡?”

    “是沧州传来的消息,靖王夭亡的消息,沧州境内,人尽皆知……”

    “查!”青年面沉如水,冷声道:“给朕严查,将刺杀靖王的恶徒捉拿归案,朕要诛他九族!十族!”

    “彭勇,此事交给你去办,抓不到人,不要回来见朕!”

    “是!”

    青衣将领立刻拱手抱拳,缓缓退下。

    当殿内只剩下这青年一人的时候,他缓缓的坐下,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他转过身,一只枯瘦的手掌掐住了他的脖子。

    “皇,皇叔公……”他被人掐着脖子举起来,脸色涨红,艰难道:“你……”

    在他对面,一名老者看着他,满眼血丝,咬牙道:“畜生!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他的手掌微微用力,青年的脸色更加涨红。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松开手掌,猛地一甩,那青年摔倒在地,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

    老者看着他,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阴沉道:“若不是你将杨氏宗室屠杀殆尽,如今只剩你我二人,老夫今日就送你下去见你的父皇!”

    青年捂着脖子,忽然笑了,说道:“屠杀殆尽又如何,不是还有皇叔公吗,杀了我,您可以自己做皇帝,您是怕您年纪这么大,生不出来儿子,让杨氏皇朝无人继承吧!”

    老者一脚踢在他的身上,青年的身体在殿内横移出数丈远,他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脸上却满是癫狂的笑容。

    “疯子,你这个疯子!”老者看着他,怒道:“你当真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你当然不敢!”

    那青年扶着柱子,缓缓站起来,讥讽问道:“杨氏宗室除你我之外,已无男丁,你杀了我,谁来做皇帝------我那可怜的妹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