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人当皇帝这种事情,从心底上来讲,李易其实是不愿意做的。

    这是武国先帝临终前任命的托孤大臣,前任丞相老王头,通过景国长公主主政的事迹,又好巧不巧的在蜀州遇到了最不像皇帝的景国皇帝,受到了精神上和**上的双重打击之后,经过了一番头脑风暴,才想出来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地泣鬼神的点子……

    李易可以对天发誓,这个过程,他没有任何参与。

    更巧的是,要推翻武国暴政,建立新政权,解放武国贫苦百姓的,是杨柳青。

    杨柳青是谁,柳二小姐的徒弟,唯一的徒弟,亲的。

    柳二小姐是谁,柳如意,他的小姨子,唯一的小姨子,亲的。

    他和如意是一辈,那么杨柳青就是他的师侄,唯一的师侄,也是亲的。

    他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亲师侄就这么去送死,让如意每每想到她的徒弟都陷入痛苦和悲伤中吗?

    显然不能……

    更何况,寿宁可是崴了脚啊,这个仇不能不报……

    李易决定一会儿回房就把他压箱底的那份计划书拿出来,再参考参考。

    那原本是为明珠量身定制的,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只能将它永久搁置,李易还以为这辈子再也用不到它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能派上用场……

    明珠和杨柳青最终目标虽然一样,但是她们起点不同,境况不同,要走的路也截然不同,一个是温和取代,一个是暴力革命,不过有些地方是共通的,可惜明珠这次没有过来,要不然还能让她和杨柳青交流交流心得,毕竟她可是前辈……

    说到明珠,还真有些想她了,不知道她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经常喝汤,也不知道她想不想他,想不想他的蛋炒饭……

    李易叹了口气,其实应该回京都看看的,可李慕才几个月,受不了长途奔波,更何况,他手头上,马上就要有一些重要的事情了。

    清闲了这么久,还真有些手痒,胸中凉了许久的血液,好像又有了变热的倾向……

    该从哪个方面先开始呢……

    李易陷入沉思的时候,一道身影从他面前走过。

    他抬起头,思忖了一瞬,招手道:“许正,你过来一下……”

    ……

    李轩很遗憾,他是真的想要看看杨柳青是怎么造反的,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想亲自参与,打响革命起义的第一枪,第一炮。

    可是他们停留在蜀州已经几个月了,从他离京到现在,更是已经有半年以上的时间。

    从来就没有像他这样的皇帝,诸多朝臣,对此已经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京都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不稳,更何况,他也不可能抛弃老婆孩子一直在外面浪……

    他们要回去了。

    李易背着寿宁走在街上,她的脚还没有完全好,拄着拐杖也不方便,所以这段时间,李易就是她的双腿。

    蜀州现在应该已经成为了景国甚至是周边诸国范围内最大的商品交易场,在一个小小的永县,就可以买到各国各州的特产,明天他们就要走了,李易今天特意带她出来采购。

    仅仅是后面跟着拿东西的侍卫,就有数十名之多。

    白素跟在他的身边,她是寿宁的贴身保镖,这些天和她形影不离,自然也和李易形影不离。

    好在他们之间的仇怨和过节,已经随着那一纸秘方而烟消云散,这位白姑娘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偶尔还会对他笑上一笑,让李易有些受宠若惊。

    他心中甚至觉得,白素之前那种和其他女子不同的取向,可能就是因为在某些方面太过自卑,所以才产生了一种逆反的心理。

    因为基础太过薄弱,所在在短时间之内,就能有显著的成效,这直接导致她信心大涨,或许能扭转这种心理也说不定。

    从心底来说,他还是蛮希望白素做一个正常的女人的,做女人挺好,挺点也好。

    寿宁今天有些沉默寡言,趴在他的背上不说话,和以往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截然不同,一言不发,像是有什么心事。

    每当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李易总是想尽办法让她高兴,但今天不同,她能以近乎自残的方式在这里多留一个月,两个月,却也不可能再多了。

    一位妇人牵着孩子从他们身旁走过,约莫有四五岁的幼童看着街边摆着的一排排糖人,扯了扯妇人的袖子,问道:“娘,这些是什么……”

    妇人回头看了看,笑道:“这是糖人……”

    孩童眼巴巴的望着那些动物形象的糖人,喉咙动了动,又问道:“这些糖人能吃吗?”

    那妇人笑了笑,走上前问吹糖人的老者道:“老人家,这糖人能吃吗?”

    见娘亲走到小摊前面,那孩童脸上露出高兴之色,眼中也仿佛是在闪着光……

    吹糖人的老者见来了客人,立刻点头道:“能的,夫人要几个,一个只要两文钱……”

    妇人回头摸了摸孩童的脑袋,说道:“听到了吗,爷爷说能……”

    说罢就牵着孩子,消失在了茫茫人流。

    趴在李易背上的寿宁终于笑了起来。

    “哈哈,先生你看到没有,那小孩子走的时候都快哭了……”

    她双手环着李易的脖子,说道:“先生,我想吃糖人了……”

    她还记得两年前先生走的前一天,也给她买了很多很多的糖人,后来她就没有再吃过,再后来,京都那位卖糖人的老爷爷去世了,这是从那以后,她第一次见到糖人。

    李易走过去的时候,那老者从椅子上起来,问道:“客官,要糖人吗,要吹的还是画的,吹的五文,画的两文……”

    李易想了想,问道:“我能自己吹一个吗?”

    寿宁她们以前吃的糖人,全都是画的,这种一般用来吃,吹糖人的难度更高,但造型却是立体的,更具美感……

    老者笑了笑,说道:“客官,您可别小瞧了这小小的糖人,就是这最简单的形状,也不是寻常人能吹的出来的,没有经过几年十几年的练习,可吹不好呦……”

    李易笑笑不说话,他的图书馆虽然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关键时刻,可从来没有掉过链子。

    想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椭圆双曲线,后晓杂交生物圈,上天放的了卫星,下海修的了潜艇,区区一个吹糖人,还能难得住他不成?

    虽然没有哪本书教他如何吹糖人,但这归根结底都是艺术,和书法绘画一样,殊途同归,再多一个肢体和气息的控制,他堂堂隐形天榜高手,会做不好这些?

    在那老者不信的眼神中,他洗了手,拿出一小块糖稀,熟练的拉出一个糖棒,这时,那老者的眼神已经有些意外了,寿宁的眼中也出现了亮光。

    他一边吹气,一边用手捏着糖人,不一会儿,一个简单的人物造型就出现在他手中。

    那老者眼中的意外已经变成了震惊,这吹人物和吹动物,难度可是天壤之别,若非浸淫此道数十年,绝不可能如此熟练,这年轻人就算是打娘胎里就开始练习,也不可能……

    “这,这……”他看着年轻人快速变换的手势,身体忽的一震,猛地看向他背着的女孩子,失声道:“这,这不得了,不得了了啊……”

    虽然这只是一个糖人,但从这糖人的身形,发型,和略显模糊的眉眼,都能一眼看出来,他吹的,就是背后那个女孩子……

    震惊之余,老者的心里忽然升起了几分警惕,要是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他的饭碗可就要被砸了……

    “先生……”寿宁搂紧了李易的脖子,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咳,轻点,轻点,喘不过气了……”李易将那糖人粘在一根竹签上,递给她,说道:“送给你了?!?br />
    一旁的白素看了看满脸幸福和满足的女孩子,再看了看李易,终于明白了王府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主人了……

    不知道他用这等手法,骗了多少女子,像这等还未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最吃这一套了……

    就连她最崇拜的盟主,都被他用不知道什么方法骗了去。

    还有如仪前辈,如仪前辈可是宗师啊,他连宗师都能骗到,她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

    “禽兽!”她又看了看他背上那位美目流盼的少女,以及她手中惟妙惟肖的糖人,心中暗啐一声:“有本事给自己也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