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青脚步顿住,却没有转过头。

    “你们这样,就是去送死?!崩钜滓×艘⊥?,说道:“不就是造反吗,多大点事,师伯帮你……”

    杨柳青身体微颤,这些年,她只在父亲兄长被杀,母亲自尽而亡的时候,和师父相逢的时候流过两次泪。

    她带着杨甫,被朝廷追杀,一路逃亡的时候没有哭,身受重伤,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时候没有哭,被朝廷击溃,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也没有哭……

    可是这一刻,因为李易的一句话,她便瞬间泪流满面。

    她擦了擦泪水,转过头时,脸上已是笑颜,她摇了摇头,说道:“师伯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些是师侄的家事,请师伯不要插手……”

    李易看着她,问道:“知道我们门派的第一条门规是什么吗?”

    杨柳青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们没有门派,没有门规?!?br />
    “现在有了?!崩钜卓醋潘?,说道:“我们门派的第一条门规,就是听话?!?br />
    “师伯……”

    李易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就像是拍李端一样,说道:“乖,听话……”

    “师伯……”

    “再不听话,门规处置!”

    ……

    她看着李易肃然的表情,张了张嘴巴,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只是,她眼中强忍着不让掉落的泪水,却是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从她的脸上滑落。

    起初只是一颗两颗,后来就串成了线。

    她蹲在地上,抱着双膝,虽然还在努力的克制,但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李易最怕女孩子哭,醉墨哭的时候,他可以抱着她柔声安慰,可眼前的人是他的师侄,杨柳青哭的时候,他------他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尤其是当听到声音的柳二小姐走到房间,站在门口看着蹲在地上抱膝哭泣的杨柳青,目光再望向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杨柳青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站直身子,脸色微红。

    李易想到她刚才的话,好奇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师父和我怎么了?”

    柳二小姐瞪了他一眼,又瞪了杨柳青一眼,拉着她走了。

    李易有些不明白,又不是他把她宝贝徒弟惹哭的,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里外都不是人……

    女孩子多愁善感一些很正常,哭一哭也没有什么丢人的,更何况是在他和如仪面前。

    王老头丢人就丢大了。

    因为不想见人,早早的就躲在了马车里面等着离开,结果现在不急着走了,又得从马车上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灰溜溜的走回来。

    连李家的丫鬟都知道杨姑娘身边的那个老头子,喜欢背后说人坏话,一把年纪了还拉裤子……

    王老头已经取代了杨甫,成为了众人心中的风云人物。

    早在几天前,杨甫就已经被送到了山里,他将在混乱之地的某一个山头,度过一段极为漫长的时光。

    陈青已经亲自带人去了武国,散播先帝嫡子靖王,遭到武皇派人暗杀,不幸早亡的消息……

    这正好印证了一句古话。

    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

    造反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造反也要讲究基本法,也要讲究核心价值观。

    李易说的时候轻描淡写,真正去做这件事情,每走一步,都要万分慎重。

    好在他有一大堆有用的资料可以查询,也有数不尽的历史经验可以借鉴,甚至都不用为她们量身打造,古今中外造反套路千千万,总有一款适合她们。

    更何况,她也不是造反,她也是武国正统,做的是拨乱反正的事情。

    甚至于,相比起明珠,她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还要更简单一些。

    明珠的真正身份是郡主,她则是武国真正意义上的长公主,她在武国民间有着极高的威望,根据王老头所说,他们在朝中,也有一些隐藏的极深的前朝旧部……

    在正式起事之前,李易自然要先了解这些。

    这一次,他不打算动用太多的力量,王威他们经营好混乱之地就可以了,柳盟除了极少数高手之外,也不用大举迁入武国,他们的力量,从来都不是决胜力量,也不是杨柳青最大的依靠。

    历史的经验告诉他,敌人越是凶残,环境越是艰苦,就越要发动人民群众的力量……

    “师伯……”一道身影从后面走来,坐在他的身旁。

    杨柳青沉默了片刻,轻声道:“师伯,我……,我不想报仇了?!?br />
    李易转头看着她。

    她想了想,说道:“一旦开始起事,会死很多人,很多无辜的人……”

    李易知道她的心里还是不想拖累他和如意,可事实是他也没打算拖累,在动辄数万数十万的大军面前,他们的这点儿力量还远不够看……

    李易看着她,反问道:“就算是你们不起事,难道死的人就少了吗?”

    杨柳青低着头,没有开口。

    武国现在群阀割据,朝廷与各方大势力、各方大势力本身之间,都互有摩擦,夹在这中间受苦的,是万千的无辜百姓,这种乱局一天不结束,百姓便要多受苦一天,死的人便会更多……

    她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拖累师父师伯?!?br />
    李易看着她,说道:“我和你师父,不可能帮你扫平所有的障碍,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

    她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笑容,哪怕是手下只有五百兵将,但只要她知道师父和师伯就在她的背后,也像是拥有千军万马般的底气。

    杨柳青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坚毅之色,说道:“谢师伯,我一定不会让师父和师伯失望?!?br />
    李易看着她,说道:“解救武国的百姓脱离苦海,就靠你了……”

    杨柳青沉吟了片刻,忽然问道:“师伯,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李易靠在椅子上,双手枕在脑后,随意的说道。

    “师伯好像,很希望我们起势造反……”

    “有吗?”

    “从王丞相找过师伯那天之后,我就感觉到了,在这之前,我知道师伯是不想我报仇的……”

    “错觉吧……”

    ……

    李易见她的目光望着自己,左右看了看,看到包着一条腿,和永宁坐在秋千上的寿宁,想了想,说道:“要不是武皇弑父篡位,你们就不会逃到蜀州,你们不逃到蜀州,他就不会派人追杀你们,他不派人追杀你们,寿宁就不会对那个杀手出手,寿宁不对那个杀手出手,她的脚就不会崴……”

    杨柳青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所以,究其源头,要不是武皇弑父篡位,寿宁的脚就不会崴……”李易看了看不远处的寿宁,解释道:“她是我的弟子,不帮她报了这崴脚之仇,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br />
    “------”

    他又看向杨柳青,说道:“所以,你要努力,结束武国裙阀割据的局面,把那个逆贼抢过去的江山再抢回来,杨甫扶不上墙,你就自己做皇帝,好好治理武国,还黎民百姓一个安宁……”

    杨柳青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寿宁崴了脚,她们就要造反,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李易摆了摆手,说道:“总之,你要记得,把你父亲的江山抢回来,自己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