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二小姐的徒弟不属于这里,李易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

    她的伤很久以前就已经痊愈了,武功还有所精进,这些天她从来都没有提过某件事情,但并不代表她放下了,或是忘记了。

    她的眼中有父母兄长的大仇,也有武国的黎民百姓,她能放下一时,放不下一世。

    柳二小姐捏着一颗棋子,沉默了片刻,问道:“什么时候走?”

    杨柳青低下头,说道:“明天?!?br />
    柳二小姐放下棋子,说道:“知道了?!?br />
    “师父,师伯,我先下去了……”她低头沉默,不知过了多久,低声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她的脚步一顿。

    迈出脚下的这一步,便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两段截然不同的人生,只可惜,她别无选择。

    她回头再次看了一眼,转头,大步的迈出去。

    这一局棋没有下完,因为下棋的人都没有心思。

    李易有些矛盾。

    他从来都没有表示过相助杨柳青的意思,一是因为她要做的事情太过重大,风险太大,又需要极大的财力投入,全力相助的话,就算是他也耗不起。

    二是因为从根本上来说,他帮的是不是杨柳青,而是杨甫。

    杨柳青是他的师侄,亲师侄,杨甫算是哪根葱?

    可现在不一样了,从社会学上来说,杨甫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不可能再出现在武国民众的眼前,终其一生,只能选择做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而如果不是很赶时间,不需要用红衣大炮一路轰过去,三个月内取武国皇帝狗头,走简单粗暴路线,造反其实是可以慢慢来的,他只需要提供一些战略上的支持以及武器上的支援,帮助她发动武国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统一战线,步步为营……

    说实话,明珠没有坐上皇位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遗憾,可事已至此,总不能造李轩的反……

    现在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就这么错过的话,总感觉有些遗憾啊……

    毕竟,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李易看了看柳二小姐,想了想,说道:“她……”

    “这是她的选择……”柳二小姐站起身,转身走回房间。

    李易叹了口气,他知道如意也很矛盾,一方面她也很想帮唯一的徒弟,但她也要为更多的人考虑,她已经不会只凭借一腔热情或是冲动做事了。

    他将寿宁抱回房间,重新走出来,坐回原位,沉思了许久,依然没有做出决定。

    “怎么了,是不是手痒了……”

    李轩从外面走进来,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饶有兴趣的问道。

    李易瞥了他一眼:“什么手痒?”

    “还装!”李轩看了看他,说道:“我都知道了,你的宝贝师侄明天就要走了?!?br />
    李易需要纠正他一个错误,杨柳青是柳二小姐的宝贝徒弟,是他的师侄,师侄前面不用加什么定语。

    他看着李轩,说道:“她有她的使命,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不务正业,昏庸懒政……”

    “装,接着装……”李轩双手环抱,看着他,颇有些看穿一切的样子,说道:“我就不信你对她不动心?”

    李易回头看了看,如仪她们进房间里去了,柳二小姐不在外面,他这才回头看着李轩,表情微怒,“虽然我们很熟,但是你也不要乱说话……”

    “我还不了解你?”李轩挥了挥手,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想让明珠当女皇帝,可是出了那件事情,计划失败,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遗憾……”

    “你想要明珠当皇帝,还想让你家二小姐当女王……”他看着李易,忽然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特别喜欢女皇,女王,公主这一类的……”

    “------”

    “呵,明珠,寿宁,杨柳青,永宁……,你肯定有这个癖好!”李轩看着他,继续说道:“这次可是那老头亲自提出来的,我不信你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污蔑,**裸的污蔑!

    他之所以纠结和矛盾,只不过是不想他的师侄,亲师侄去白白送死,也不想柳二小姐在帮与不帮中天人交战,以后或许还要成为一辈子的遗憾……

    李轩这个王八蛋,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明珠就不说了,寿宁还是个孩子,杨柳青是他的师侄,永宁,永宁是他的妹妹……

    下流,无耻!

    李易指了指他,怒道:“滚,你马上给我滚!”

    “别啊,这就恼羞成怒了?”李轩摇了摇头,说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在武国还有不少探子和密谍,有用得上的地方,你尽管招呼……”

    ……

    李端站在李易身旁,扯着他的袖子,问道:“爹爹,师姐要去哪里呀?”

    如果将李家比喻成一个门派,那么如仪如意和他,应该是第一辈,如今还要再加上若卿和醉墨。

    杨柳青是如意的弟子,算作第二辈,李端李慕,以后可能还有叫李晓李蓉的他们其他的孩子,也都是第二辈,这一辈中,以杨柳青为长。

    李易轻轻拍了拍李端的脑袋,说道:“师姐要回她的家乡……”

    李端闻言有些失望,师姐走了,能陪他玩的人,就又少了一个了。

    可是连他都想回京都,想见小蕊,师姐离家这么久,一定也很想家了……

    王老头早早的就上了马车,他现在没脸见人,尤其是没脸见李轩,一把年纪,背后非议别人被当场抓到,之后更是遭受了一番非人的折磨,这将是这位老人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

    卫良和陈青站在杨柳青身后,面色刚毅,颇有一种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

    杨柳青走到柳二小姐身前,双膝跪下,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站起身,说道:“师父,我走了,您以后要多多保重?!?br />
    李易落后柳二小姐身后半步,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的拳头握紧又松开。

    杨柳青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脚步忽然又顿住,又走到李易身边,说道:“师伯,我有几句话,想要单独对你说?!?br />
    李易怔了怔,确认她说的是对自己说,而不是对柳二小姐,看了如意一眼之后,转身走进房间。

    杨柳青缓步的跟上来。

    她抬头看着李易,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仔细想了想,有些话,还是想在临走之前告诉师伯,我怕这次走了,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李易嘴唇微张,脸上浮现出惊诧之色。

    这是------什么情况?

    他的心里忽然想到了一个荒谬的可能,又赶紧将这种想法抹去,这也太荒谬了……

    此时,杨柳青已经笑着开口。

    “其实,师伯一直是我心中最崇拜的人……”

    李易心中暗道要遭,果然被他猜中了……

    柳二小姐就站在外面,她如果想听,完全可以听到她说的话,可是,她马上就要离开了,临别之前,李易不想再伤她的心,他该怎么婉转的拒绝,才不会伤到她,要不要说一个善意的谎言,可如意的秋水可不会善意的砍他一?!?br />
    “师伯很聪明,在我心里,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聪明的人,真知灼见,算无遗策,没有什么事情事情能够难住您……”

    李易有些脸红,摆手道:“哪里哪里,其实我距离你说的这些,还有一点点差距……”

    杨柳青笑了笑,说道:“师伯不必谦虚,您这些年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

    没想到她都偷偷关注自己这么久了,李易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意,可……”

    “师伯很聪明,可在一些事情上,却也非常的笨?!毖盍嗫醋潘?,说道:“其实师父和师伯很像,都不会轻易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可是,师伯是男人,有些事情,不能等女子先开口……”

    “???”这个弯拐的有些急,李易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这些话我不能对师父说,只能对师伯说了?!毖盍嗫戳丝此?,说道:“自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不知还能不能再见……”

    “师伯保重!”

    她最后说了一句,干脆的转身,走出房门。

    李易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缓缓道:“你……,你站??!”

    他揉了揉眉心,因为某个问题而略感头疼。

    如何在古代发动一场成功的造反?

    在线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