迂腐,守旧,墨守成规,顽固不化……

    这是李易对于王老头的印象,事实上不只是对他,这些位极人臣,年纪一大把的老头子,在他的眼中,都是差不多的形象。

    现在他才知道,他错了,错的很彻底,他错在不该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不该以偏概全,以点遮面,他犯了世人最容易犯的错误。

    这哪里是顽固不化的老丞相,这根本就是思想前卫的先行者。

    在没有那位武姓女子的时代,王老头的思想,领先了世人数百上千年。

    这是何等的思想境界?

    李易抿了一口茶,看着他问道:“拥立端蓉公主为女帝,靖王怎么办?”

    王老头应该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了,没有任何思考和犹豫,开口说道:“老夫会对外宣布,靖王遭到武皇派来的贼子暗算,不幸夭亡,那逆贼杀兄弑父,如今连嫡亲弟弟也要暗杀,德行沦丧,已失天命,武国子民,自当揭竿而起,反抗暴政……”

    连这种办法都想得到,王老头的形象在李易心中又无形的拔高了一层。

    “这倒是个好主意……”李易点了点头,造反嘛,一开始最重要的就是找个由头,什么君王暴虐,失了天命,帝星陨落,紫气东来……

    有了这个由头,后面的行动才顺理成章。

    “景王天纵之才,辅佐景国中兴,见多识广,一定比老夫看的更远?!蓖跣绽险呖醋潘?,说道:“老夫只问一句,拥立女子为帝,到底有没有这个可能?”

    李易放下茶杯,笑道:“王丞相有没有听过一句古话?”

    王姓老者看着他,问道:“什么古话?”

    “一切皆可?!?br />
    王姓老者想了想,请教道:“不知这是何人所言?”

    “一位姓李的古人曾经说过,一切皆有可能?!崩钜仔α诵?,说道:“这句话送给王丞相?!?br />
    “一切皆可……”王姓老者口中反复念叨着这句话,某一刻,站起身,对李易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多谢景王!”

    女子为帝,这在世人看来,无疑是天方夜谭,数月之前,即便是他也不能接受。

    可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靖王无才无德,令他失望透顶,景国长公主主政,如星辰般迅速崛起,也让他的心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武国不同于景国,不同于齐国,要想改变当前的局势,就必须开创出一条新的路途,这一条路,是古往今来,前所未有,开天辟地的第一条路。

    他不知道这条路能不能走通,直到得到景王的肯定。

    他过来询问他,只是想要得到一个肯定。

    这将是他日后坚定不移的方向。

    “丞相客气……”李易挥了挥手,饶有兴趣的问道:“女子为帝,可是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事情,王丞相怎么会忽然想到拥立端蓉公主为帝,恐怕不仅仅是因为靖王失德吧?”

    王姓老者反问道:“既然景国都有女帝,我武国又为何不能有?”

    李易诧异道:“景国何时有女帝了?”

    “虽无女帝之名,却有女帝之实!”王姓老者言辞凿凿:“景国皇帝昏庸懒政,远离京都千里,朝中大小事务,皆由长公主李明珠主持,这不是女帝又是什么?”

    “咳!”李易捂嘴轻咳。

    王姓老者大袖一挥:“景国需要一个花瓶皇帝,我武国可不需要,只需一心拥立公主为帝,其他的事情,待扫清了逆贼乱党再从长计议!”

    李易抿了口茶润润嗓子,这次不用再咳嗽了。

    李轩从后面走过来,揽着王姓老者的肩膀,笑道:“来,你过来和我说说,说说景国皇帝到底昏庸在哪里?”

    ……

    “谁干的!”李轩提前了半天回来,得知寿宁受伤之后,大为恼怒。

    他看着李易,怒道:“我才离开了几天,你就让寿宁受伤了,你是怎么?;に?,你让我以后怎么放心的把她交给你?”

    这件事情李易没办法反驳,寿宁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脚蹦蹦跳跳的过来,说道:“皇兄,不怪先生,都是我不小心……”

    “刺客呢,是谁派来的?”李轩怒意未散,“竟敢刺杀我景国公主,朕要将他千刀万剐!”

    “武国皇帝?!崩钜卓戳怂?,说道:“杀手是武国皇帝派来的,要不你派兵去把武国平了吧,我把红衣大炮借给你,新式兵器给你打八折……”

    李轩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景国和齐国赵国的战争刚刚平息下来没两年,现在还处在稳定发展国民经济的阶段,不可能闲着没事去平个武国,李轩同意,朝臣也不会同意。

    李轩有气无处撒,咬牙道:“我去看看那老头写的怎么样了!”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这句古话说的很好,不要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王老头因为在背后说李轩的坏话,被两名宫**奉当场拿下。

    那两名供奉随便一位的年龄都比他要大,也不存在什么尊老爱幼的事情,李轩也没有为难他,也就是把他关在房间里,让他写五千字的检讨。

    检讨的内容是夸他,什么英明神武,顶天立地,才貌双全,千古名君……

    李易觉得五千字的词汇量,作为丞相的王老头应该还是不缺的,如果李轩不把气撒在他的身上,将字数提高到一倍,对他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事实证明,李轩做事没有那么低端。

    他只是让王老头自己把自己写的东西声情并茂的念了一遍,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侍卫说,那位老人家一半内容还没念完,就倒下了。

    倒下的时候,上吐下泻,格外凄惨。

    李易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王老头了,也有三天没有见过杨甫。

    这三天里,杨柳青一如既往的做着打扫庭院,晾晒衣服的杂事,像是李家的丫鬟,不像是一位公主。

    她的话从来都不多,只是埋头做事,和如意的交流都很少。

    直到第三天早上,天气晴朗,微风徐来,李易抱寿宁出来晒太阳,和她随意下着棋,如意站在他身后观战,多次对他输给寿宁的结果表示鄙夷。

    如仪若卿和陈三小姐轮着从醉墨的手里接过李慕,抱着她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再远一些的地方,杨柳青在帮李端纠正动作,在她的教导下,李端已经能完整的打出来一套拳了。

    当然,他的拳法,只是徒有其形,没有任何威力。

    在寿宁的衬托下,李易的棋艺就显得很烂,甚至是没有棋艺。

    所以让柳二小姐产生了她也能胜过他的错觉,这一错觉,在连续五次折戟沉沙一败涂地之后被彻底打消。

    另一边,杨柳青摸了摸李端的脑袋,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去玩吧……”

    李端颇有侠客风范的对她拱了拱手,跑到另一边看妹妹去了。

    杨柳青转过身,看到师父因为输了棋而责怪李易师伯,如仪师伯所在的地方也是一片温馨……

    她看着这座小院里的情形,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对她而言,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比得过这里的地方了。

    她站在树影里,对面是温馨和睦,数口之家,她转过身,就只剩刀枪剑戟,尸山血海。

    她从树影中走出来,走到阳光下,却像是走进了那一片更深的阴影。

    她走到李易和如意的面前,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师父,师伯,我是来向你们辞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