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逆贼,登基为帝!”

    杨柳青看着一脸肃然的王丞相,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嘴唇张了张,艰难道:“这,这怎么可能!”

    “这如何不可能?”王丞相抬头看着她,目光炯炯,反问道:“殿下在景国的时间不短,可认识景国长公主?”

    杨柳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景国长公主李明珠,容姿无双,武功高强,又有治国之能,和师伯相交莫逆------是师父强有力的情敌。

    王丞相咬牙道:“既然景国有公主主政,我武国,又为何不能出一位女帝!”

    “可是……”

    王丞相看着她,继续问道:“殿下难道以为,我们还能将希望寄托于靖王?”

    杨柳青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王丞相再次拜倒,大声道:“老臣恳请殿下登基!”

    房门被人大力推开,两道身影从门外快步走进来。

    卫良单膝跪地,抬起头,高声道:“臣恳请殿下登基!”

    陈青在卫良身旁跪下,恭声道:“臣恳请殿下登基!”

    杨柳青看着他们肃然的表情,不由的后退几步,心中某座坚固的壁垒,仿佛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动摇。

    ……

    李易用柳二小姐送他的那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给寿宁削了一只拐杖。

    真要让她在床上躺一个月,她怕是会无聊死。

    为了在这里多留一段日子,居然故意崴脚,伤上加伤,李易心里又气又心疼。

    她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留下,哪里需要这样做,等到明天李轩回来,装作不小心打断他的腿,让他在这里养个一年半载,不是更简单干脆,效果更好?

    老方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姑爷,那几个家伙最开始还嘴硬,装硬汉,后来稍微用了点刑,就全都召了……”

    所谓的硬汉,只是相对而言,老方说的“稍微用了点刑”,肯定也没有他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他将拐杖的棱角处都打磨光滑,随口问道:“武国皇帝派来的?”

    “是也不是……”老方摇了摇头,思忖片刻,说道:“他们不是什么武国商人,全都是杀手,端蓉公主和靖王的脑袋,各值十万两银子,有人在武国武林中发出帖子,若是有人能抓到端蓉公主和那个混账杨甫,不论死活,二十万两银子双手奉上……”

    二十万两银子悬赏两个人,不能不说是大手笔,和他们二人有如此深仇大恨,最希望他们死的,除了那位武国皇帝,没有别人。

    确切的说,是杨柳青和他有着深仇大恨,他不过是担心他们威胁到他的皇位而已。

    老方继续说道:“他们两个的悬赏,目前在悬赏榜上最高,应该已经被很多杀手盯上了,一个月前,就有人散播了他们在蜀州的消息……”

    “至于那两个护卫,可能是武国朝廷的奸细,隐藏在他们身边这么久,这次应该是想捡个漏,可没想到那个娘们……”

    老方看着白素从寿宁的房间里面走出来,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没想到白素白女侠武功这么好,一手暗器功夫更是出神入化,精妙绝伦,人间少有,天上难寻……,总之,杨姑娘他们被很多人盯上了,要是单独出行的话,要格外小心?!?br />
    老方话说完,杨柳青带着杨甫从外面走进来。

    “跪下!”

    走到李易身前的时候,她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杨甫,冷声说道。

    噗通!

    杨甫虽然满心的不愿,但还是跪在了李易面前。

    杨柳青看着李易,脸上的表情格外复杂,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杨甫忘恩负义,做出此等事情,都是师侄管教不严,请师伯责罚!”

    “你是你,他是他……”李易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在武国已经被暗中悬赏,赏金每人十万两银子,应该已经有无数人盯上了你们,出去的时候,多加小心,另外,你们的人里面,不知道还没有朝廷的奸细,最好彻底清查一遍,不要再发生今天的事情……”

    “师侄知道了?!毖盍嗟懔说阃?,看了杨甫一眼,说道:“杨甫,你去跪在外面?!?br />
    杨甫不敢违逆他的话,跪在外面,来往的丫鬟下人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不免一番指指点点。

    “这就是那个武国靖王啊……”

    “还皇子呢,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小小年纪,心肠就如此歹毒,长大了还得了……”

    ……

    杨柳青没有说让杨甫跪多久,但他只跪了不到五个时辰就晕了过去,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跪的。

    人的劣根在这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身上展露无余,若他不是孩子,或者不是杨柳青的弟弟,李易会让他知道做错事说错话的代价,但对于杨甫,他连一点儿的兴趣都提不起。

    这孩子已经废了。

    不管是他们想要归隐田园也好,想要继续造反拥立杨甫为帝也罢,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得看着寿宁,担心她脚伤没好,万一又下床蹦跶……

    下午的时候,王老头过来找他。

    彼时,他正在为寿宁扭伤的脚按摩,她因为痒而咯咯直笑。

    按摩手法是白素教给他的,说是不想欠他人情,本着行走江湖,技多不压身,看星座测运势,舒筋活血按摩正骨,造反起义……,这些技能,多学一个是一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王姓老者敲了敲门,站在门口,问道:“景王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寿宁这么按一下笑一下,按一下笑一下,李易早就想夺门而逃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里面诱拐无知少女呢……

    李易走到院子里,坐在石桌旁。

    王老头在他对面坐下。

    “景王殿下和景国长公主李明珠,一定很熟悉吧?”

    李易看了看王老头,不知道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摆了摆手,谦虚道:“一般熟吧……”

    王老头看着他,问道:“那景王觉得,端蓉公主,比之景国长公主如何?”

    李易想了想,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要论长相,到了这种程度,其实分不出个什么高下,只能说各有千秋,明珠是霸道女皇类型,杨柳青虽是公主,却属于小家碧玉那种,两人的身份倒也相差无几……

    论武功,差之甚远……

    论胸,以前差的不远,现在差的远了……

    总的来说,还是不如明珠。

    王老头似乎很同意他的结论,点了点头,目光微暗,说道:“景国长公主天纵之才,殿下的确比不上她……”

    李易有些奇怪,没来由的,王老头吃饱了撑着,用杨柳青和明珠比做什么?

    自己可没他这么闲,一会还要给寿宁熬大骨汤补身体呢。

    他站起身,说道:“王丞相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锅里还熬着汤呢……”

    王丞相抬起头,忽而看着他,目光中闪动着精光,问道:“景王觉得,若是我等想要拥立公主殿下为女帝,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李易看了看他,愣了一会,见小环和小翠她们走进院子,转头招呼道:“小环,去看看厨房里面的大骨汤熬好了没有,别过了火候……”

    又对小翠说道:“去沏一壶茶过来……”

    “王丞相思路清奇……”李易看了看他,重新坐下,赞叹道:“我很欣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