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没想到只能算半个女人的白素居然也会在乎自己的身材,很大方的将丰胸汤的秘方告诉了她。

    倒不用担心效果不好让她更加恼怒,毕竟这是由明珠亲自验证过的,白素连以前的明珠都不如,效果定然更加显著。

    这女人就算是再小气,喝了他的汤,也不至于还会用飞镖扎他了吧?

    寿宁的脚是真的崴到了,不过不太严重,如仪看了看,又帮她舒筋活血推拿了一会儿,告诉她只要好好休息,三五天就能痊愈。

    谁想到如仪才叮嘱了一会儿,她自己就忍不住下床,结果在门口绊了一下,崴的更加严重了。

    伤上加伤,这次就不是三五天的事情了,起码要好好卧床休养一个月,才能保证恢复的和没有受伤前一模一样,不留下什么后患。

    伤势加重了,她的心情好像更加高兴了,李易从她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居然听到她哼起了小调……

    ……

    杨甫已经洗了澡,用了很多肥皂,身上再也没有了一丝臭味。

    房间里面没有一位护卫,他心里反而更加踏实,他现在看到护卫就害怕。

    王丞相站在堂中,身上有着一团褐色的污迹,散发出恶臭的味道。

    这味道熏得杨甫有些想吐,可是他又不能吐,因为那是他失禁之后,丞相抱他回来的时候沾染到的。

    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

    他差点儿就死了,当那汉子把风车递给他,当那护卫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他差点儿就死了!

    他抹了抹脖子,那上面有着一条血痕,摸起来还有些隐隐作疼,如果那把刀再锋利一点,他的头------他的头就不在他的脑袋上了。

    还好,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居然让那两位叛徒杀了他,等到皇姐回来,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皇姐!

    “殿下?!蓖跣绽险咚亢敛还松砩系亩癯?,向前走了几步,缓缓开口。

    “丞,丞相……”杨甫抬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何,虽然此时的丞相很平静,但他觉得这个时候的丞相很可怕,非??膳隆?br />
    王丞相走到杨甫的身前,缓缓坐下,问道:“殿下可还记得,老臣教给殿下的帝王之道吗?”

    “记得,我都记得!”杨甫心中一喜,立刻说道:“为帝王者,一人为天,大权在握,审时度势,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心宽以容天下,胸广以纳百川……”

    “为帝王者,无须博学,不一定能做出好诗妙词,不一定能写出锦绣文章,但是不能少了帝王气魄……”

    他心中暗呼庆幸,幸亏这一段他背下来了,谁知道王丞相这个时候居然会想到考校他?

    老者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殿下可知,何为帝王气魄?”

    杨甫怔了怔,随后摇头,说道:“这个……,丞相没有教我?!?br />
    老者想了想,长叹口气,缓缓道:“老臣确实没有教过,但殿下要记得,生而为人,有些事情,是不用教的……”

    “你不教我怎么会……”杨甫心中暗自嘀咕一句,脸上却露出受教的表情,说道:“杨甫一定遵循丞相的教诲,好好学**王之道……”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东西,殿下以后再也不用学了……”

    “真的?”杨甫眉梢一挑,心中大喜,那什么帝王之道,绕口至极,他背起来颇为费力,如果以后能不学,那就再好不过了。

    “殿下以后不用完成每天的课业了,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吧……”

    老者挥了挥手,没有再看杨甫一眼,转身离开。

    杨甫还怔怔的站在原地,他以后,他以后什么都不用学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本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可他为什么会感到一阵心寒?

    ……

    杨柳青快步走进院子,急忙问道:“丞相和杨甫没事吧?”

    她只是听说王丞相和杨甫今日在外面遭到了刺杀,便急匆匆的赶回来。

    等候在这里的卫良立刻说道:“回殿下,丞相和靖王都无事……”

    杨柳青问道:“他们在哪里?”

    “靖王在房间里?!蔽懒妓盗艘痪?,又道:“丞相也在房间,丞相说,若是殿下回来,请殿下先去见他?!?br />
    杨柳青点了点头,快步走向一处院子。

    她敲了敲门,房间之内很久才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进来吧?!?br />
    杨柳青推门而入,王丞相站在屋内,身着官服,头戴高冠,面对她跪下,沉声说道:“老臣对不起先帝,对不起殿下!”

    杨柳青心中一惊,急忙上前,将他扶起来,说道:“杨甫没有受伤,丞相不必自责……”

    “老臣所指,并不是今日的刺杀?!蓖跣绽险咭×艘⊥?,说道:“先帝驾崩之前,将靖王托付给老臣,希望老臣能够拨乱反正,拥立靖王为帝,可老臣,怕是不能完成先帝的遗愿了……”

    杨柳青脸色一白,看着他,颤声问道:“丞相,丞相这是何意?”

    老者看着她,问道:“殿下可知,今日到底发生了何事?”

    杨柳青摇了摇头。

    “那小公主救了他??!”

    “要不是那位景国的小公主,靖王此时焉有命在?”王姓老者闭上眼睛,声音悲凄:“可他在做什么,他想要用他救命恩人的命换他的性命……,此等无情无义,禽兽不如之辈,有什么资格坐上那个位置?”

    他再次跪倒在地,脸上老泪纵横,嘶声道:“老夫对不起先帝的托付,老夫没有教导好他……”

    杨柳青怔怔的站在原地,久久的回不过神。

    父皇和大哥被杀,母后被逼自尽,他们从一路逃亡,到聚集起势力,逐渐反击……,只有一个目标。

    讨伐杀兄弑父的武皇,拥立先帝嫡子靖王为帝。

    放弃了靖王,便是放弃了自己,没有了这个理由,他们便是反贼,是谋逆……

    靖王做不做皇帝,对他们来说,大不一样。

    然而,正如王丞相所说,杨甫他------他不配做一个皇帝。

    “这样也好……”

    沉默了许久,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将王丞相扶起来,说道:“让卫将军和陈将军遣散了那些将士,剩下的那些钱财,也让他们都分了吧……”

    “老臣一直以来,都犯了一个错误,其实殿下也犯了这个错误?!崩险咭×艘⊥?,说道:“靖王只是靖王,除了他自己,他谁也代表不了,代表不了诸多将士,也代表不了天下?!?br />
    杨柳青怔了怔,目光望向他。

    老者又一次跪倒在地,对杨柳青拜了三拜,抬起头时,神色肃穆,高声道:“老臣恳请殿下为了先帝遗愿,为了武国百姓,讨伐逆贼------登基为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