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甫被吓呆原地的时候,寿宁一脚踢开了那汉子的手,对方脸上的和善变成狠辣,手臂猛然收回来,泛着蓝芒的拳头向她的小腿砸去。

    当然,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白素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只一脚,他便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指缝间夹着的那根毒针掉落在地,在阳光下泛着蓝光。

    方才问王姓老者县衙方向的武国商人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车厢,却怎么都抽不出来。

    他低下头,发现一只手按着他的手腕,转头时,那年轻人身边的壮硕汉子咧嘴看着他,笑道:“你想干嘛?”

    随后眼前便是一黑,颈间传来巨痛,再无知觉。

    王姓老者瞬间便反应过来,大声道:“?;さ钕?!”

    杨甫已被随同的几名护卫围了起来。

    那十余人此时已经抽出了刀剑兵器,李易站在原地不动,白素护着寿宁,老方像一只狗熊一样,几乎是一巴掌一个,他的战斗方式就是这么的暴力,正常人根本受不了他的一爪子。

    这群人也算是有些身手,但根本招架不住老方这人形猛兽,他力量大,速度快,根本不给对方反应时间,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没有人能够站着说话了。

    自从经过二叔公的魔鬼训练之后,对于这种单兵实力不强,人数众多的敌人,老方简直就是最大的杀器。

    王姓老者松了口气,慌忙道:“殿下,靖王殿下……”

    “殿下在这里?!?br />
    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王姓老者转过头,看到靖王身边的两名护卫倒在地上,各自捂着一条胳膊,脸上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之色。

    另外两名护卫,将刀兵架在了一脸苍白的靖王脖子上。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李易看着王姓老者,也有些难以置信:“你们中间出了叛徒……”

    寿宁观察再细微,老方再勇猛,白素再厉害,也架不住杨甫的护卫里面出了叛徒。

    李易有些失望,自己师侄手下的,都是一些什么兵,总共没有几个人,中间还有别人安插的叛徒在关键时刻捅刀子……

    王姓老者面色大变,指着他们,颤声道:“你,你们……”

    “上次在荆棘岭让殿下跑了,若是这次再失手,陛下不会放过我们……”一名护卫看着王姓老者,说道:“给我们准备两匹快马,送我们到齐国,否则,我现在就杀了靖王!”

    老者目眦欲裂,怒道:“你们敢!”

    那人冷笑说道:“左右都是一个死,死前能拉上靖王,也值了……”

    杨甫脸色早就苍白无血,大叫道:“不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丞相,给他们马,给他们马……”

    王姓老者看了看李易,李易看了杨甫的方向一眼,那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血痕,只要轻轻一划,就只有杨柳青自己造反当女皇帝这一条路了,仔细想想------李易赶忙将自己这个不道德的想法压了下去。

    他看着王姓老者,轻轻摇头。

    摇头的意思是太过危险,一不小心就只有让你们的公主当皇帝了,暂且答应他们的条件。

    “好,我答应你们,不要伤害靖王!”王姓老者咬着牙,低声说道。

    “等一下!”

    那护卫左右看了看,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他指着被白素护在身后的寿宁,说道:“让她过来?!?br />
    王姓老者闻言一怔,李易眼睛微微眯起来。

    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杨甫却像是看到了一线希望,大叫道:“对,她是景国公主,她比我重要,她比我重要,你们绑她就行了,放了我,放了我吧!”

    王姓老者身体晃了晃,看着杨甫,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嘴唇颤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若不是这位小公主,靖王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他怎么能,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他的身体也开始颤抖,眼神黯淡,面如死灰。

    那护卫刚才也只是随口一说,只看出了那少女的身份尊贵,却没想到竟是如此尊贵,若是将她一起绑了,他们逃出去的希望不是更大?

    他再次指了指寿宁,大声道:“让她过来,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靖王,要死一起死!”

    “那就杀吧?!?br />
    李易走过去,牵起寿宁的手,说道:“走,我们回家,回去晚了,鱼就不新鲜了……”

    就是因为嫌府里采购的鱼不新鲜,他才和寿宁出来买活鱼的,要是鱼死了,还要再出来买一次……

    他回头看了看老方,叮嘱道:“别忘了一会儿让人洗地……”

    那两名侍卫看着他,一脸愕然,以及震惊。

    那就杀吧……

    这可是靖王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怎么能说杀就杀,杀了靖王,公主他们拿什么理由造反?

    这人,这人怎么这样!

    “你要害我,你要害我……”杨甫脸色更加苍白,满脸绝望,大叫道:“我皇姐不会放过你的,我皇姐不会放过你的……”

    李易叹了口气,不叹杨甫,是叹他自己。

    他以为杨甫只是顽劣,只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只要花些心思,还是能让他走回正道的。

    很显然,他太天真了。

    周围的人群早在那一群人动手的时候,就已经退避开来,远远的望着这边。

    “你,你……”一名护卫指着李易,怒道:“你别以为我不敢!”

    李易挥手示意,“你动手啊,我看着呢?!?br />
    两人怔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噗!

    两道异响之后,两人同时栽倒在地,眉心分别插着两把燕尾镖。

    杨甫也瘫软在地,下身传来一阵恶臭。

    李易看了看手上捏着两把飞镖的白素,白素同时转头看向他。

    他心中暗自发誓,下次再也不嘲笑她胸小了。

    开始有衙役分开人群,向着这边聚拢而来。

    老方指了指倒地的那十余人,说道:“把他们先抓回县衙?!?br />
    又指了指眉心中镖的那两位,说道:“尸体抬走?!?br />
    王姓老者这才缓过神来,双目无神,看了看瘫软在地,大小便失禁的靖王,走过去,缓缓的蹲下身子,也不嫌弃,将他抱起来,一步步走向人群。

    ……

    “哎呦……”

    人群散去,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李易急忙转过头,看着寿宁,关切道:“怎么了?”

    她好看的眉毛蹙起来,小声道:“刚才不小心,脚崴了……”

    “回去让如仪姐姐帮你看看?!崩钜锥紫律碜蛹觳榱艘幌?,发现没有大碍,只是稍微有点肿,应该是刚才不小小扭到了,转身背对着她,说道:“上来?!?br />
    寿宁脸色一红,趴在李易背上,双手环绕着他的脖子,红着脸道:“这,这样不好吧……”

    ……

    没见过崴了脚还这么高兴的,李易偏过头看了看她,寿宁搂着他的脖子,问道:“先生,我脚崴了,是不是就不能马上回京了?”

    “回什么京,先养好伤再说?!崩钜谆毓?,没好气的说道。

    她趴在李易背上,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只觉得脚腕上也没有那么疼了……

    李易背着寿宁,看了看走在他身旁的白素,忽然开口道:“白姑娘……”

    自从看到她刚才的那一手飞镖绝技,他就觉得做男人不能太小气,应该主动找机会修复一下两人的关系。

    “干嘛?”白素双手抱胸,瞥了他一眼,没有感情的说道。

    “我这里有几个秘方……”他眼神向她的胸口瞥了瞥,说道:“能改善你的……你的,身材?”

    白素先是一怔,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瞬间便红了脸,怒道:“你什么意思!”

    “当我没说……”

    李易摇了摇头,既然她自己都不在乎,他还是不多嘴了。

    寿宁趴在他的背上傻笑,白素低着头,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才转头看着他,小声问道:“你说的秘方,真……真的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