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都是自己套路别人,没想到这次居然被白素给套路了。

    百合的花香淡雅,香味本来就很淡,时间久了,除了像如意这样五感敏锐,鼻子比狗鼻子还灵的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闻到。

    他还以为白素真的是良心发现,感激自己,真是好心没好报------论女人的心眼可以小到什么程度系列。

    纵使他心中无愧,也还是被这五双眼睛看的心虚。

    “如意,你和我过来?!?br />
    无论如何都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意知道白素是喜欢女人的,柳二小姐火眼金睛,怎么会中这么拙劣的离间计?

    他和如意走到外面的院子,白素还在和寿宁过招。

    “咳,咳……”

    李易走到她的身边,差点没被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呛死。

    这次是玫瑰味的。

    柳二小姐看着他,等着他解释。

    李易看着白素,等着她解释。

    刚才还是百合味,半盏茶不到的功夫,她就喷了这么多的玫瑰香水,不嫌浪费吗?

    寿宁走过来,挽着柳二小姐的手腕,说道:“如意姐姐,你陪我过过招好不好,皇姐说你的武功很厉害,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想要问你呢……”

    一阵清新淡雅的味道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是百合香水的味道。

    柳二小姐看了看李易,这才转头看着寿宁,说道:“好,你和我到里面的院子里来吧……”

    可爱的女孩子总是招人喜欢,就连柳二小姐都不能免俗,寿宁古灵精怪的时候就十分招人待见,乖巧听话的时候------更招人待见了。

    不招人待见的是胸小屁股小心眼小阴险毒辣狡诈的白素。

    白素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一次,算你走运?!?br />
    “胸小的人没有资格说话!”李易同样瞥了她一眼,走回里面的院子。

    白素双目圆睁,胸口起伏不定,看上去,竟是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寿宁就是所有人的开心果,尤其是李轩去了山里,少了那个碍眼的家伙之后,整个王府的气氛都变的和谐了许多。

    李易走回书房,拿起几封信,上面写的是混乱之地的工业基地遇到的一些难题。

    看完两封,似乎是刚刚洗过澡,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的柳二小姐从外面走进来。

    “刚才的香水味道,是白素的吧?”

    “???”

    “白素喜欢用百合味道的香水?!绷〗憬贩⒙F鹄?,站在镜子前面,说道:“放心,我不会误会,白素不会喜欢你,你也不会喜欢她?!?br />
    “为什么?”

    李易这就奇怪了,白素不会喜欢他他能够理解,取向不同,这就像是他不会喜欢老方不会喜欢李轩一样,柳二小姐凭什么笃定他不会喜欢白素?

    难道就因为她胸小吗?

    “因为你不喜欢胸小的?!?br />
    如意这话说的,好像自己对胸小的女人有什么歧视一样,虽然的确有一点这方面的原因,但这个原因也只占了百分之八十而已,她小心眼,阴险毒辣,没有女人味,也占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

    ……

    醉墨的预产期临近,整个王府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连李端都比以往安静了许多,好几次跑过来问他和如仪,二娘要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经过专业训练的接生团队,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做准备,轮班休息,小翠跑过来说醉墨快要生了的时候,王府中紧张的气氛达到顶峰。

    如仪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比她自己生孩子的时候还要紧张。

    李易本想进去陪着她的,如仪的态度却很坚定。

    说是男人进产房不吉利,醉墨听了也不同意,李易只能日常迷信。

    他不敢不迷信,他能出现在这个世界,就已经很迷了,这个时候再质疑神佛的存在,谁知道会不会遭报应……

    不知过了多久,一名产婆推开门走出来,笑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是个小郡主,母女平安?!?br />
    “赏!”

    李易松了口气,大步走进房间。

    ……

    昨天是王府大喜的日子,所有的丫鬟仆人都被赏了一年的例钱,在王府干过的下人都知道,王爷对于下人十分大方,他们拿到手的例钱,绝对不是明面上写着的那个数字,往往要高出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据说,昨天第一个走出来报平安的产婆,一个人就拿了一千两银子的赏钱,当场就激动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三夫人什么时候怀孕,王妃什么时候再怀孕,真是一件让人期待的事情……

    没有做父亲之前,永远体会不到做父亲的感觉是什么样子。

    李家大小姐睡着了,躺在醉墨的身旁,李端站在床边,双手背后,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

    他有妹妹了,以后就有人陪他玩了,爹爹说他是大哥,他以后要?;っ妹?,作为一个男子汉,不用爹爹说,他也懂得这个道理。

    等到妹妹再长大一些,他就能带着妹妹玩滑梯,荡秋千,给她买冰糖葫芦,买蜜饯果子,如果有男孩子用假蛇吓她,他就揍他们,打的他们满地找牙,小姨可是说了,等到他在长大一些,就教他武功的……

    小姨的武功很厉害,能打的爹爹到处乱跑,他和小姨学武功,一定能变的和小姨一样厉害。

    李易看着这一双儿女,再次感觉到上天待他不薄。

    几位娇妻,一双儿女,和上辈子被逼着到处相亲相比,现在的生活,不知道好了多少。

    那一顿踹没有白挨,那一场火也没有白烧……

    李端看了一会儿,就跑出去了,他要找小姨教他武功,这样他就能?;っ妹昧?。

    醉墨靠在床边,歪着头,看着眉眼还没有长开的女儿,脸上始终带着一丝笑意。

    她很早以前就和李易说过,希望能生一个女儿,她会画画,会唱曲,会跳舞,她们的女儿将会继承她的一切,会变成“小洛水神女”……

    李家大小姐的名字,也是李易和她早就商量好的,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有几个备选的名字,早上的时候,李易和醉墨斟酌了一下,从中选出了一个。

    李慕。

    慕,思念和依恋的意思,她的名字中,包含了太多了他和醉墨在走到一起之前,经历的磨难和波折,从庆安府到京都,从京都到齐国,兜兜转转了一圈,才终于有了如今的圆满。

    醉墨昨天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李易哄她睡下之后,轻轻关上门,走到院子里。

    如仪一个人坐在石桌旁,目光望着远方。

    李易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小声问道:“想什么呢?”

    如仪笑了笑,说道:“端儿刚才去找如意了,说是要学好武功,等到以后?;っ妹谩?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他的年纪还太小,吃不了那个苦,等到再过两年再说吧?!?br />
    “看他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吧,妾身也是三岁的时候,就开始练习基本功了……”

    她说着说着,靠在李易的肩头,喃喃道:“妾身和相公,还能不能再有一个孩子?”

    如仪因为体质原因,很难怀孕,李端的诞生,让李易现在想起来还有些腿软,揽着她的腰身,轻声说道:“会的……”

    “真的吗……”

    “真的?!崩钜椎懔说阃?,说道:“娘子不要着急,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