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发现,杨柳青身边的王老头最近来请教自己的频率在逐日增多。

    他以前请教的,有九成都是那本《算学初阶》上面的难题,最近则是不问这些了,所问的都是有关景国的一些改革事宜。

    景国这几年一直在进行改革,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但总的来说,改革还是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到如今,朝廷已经找到了一条能够稳定各个阶层实力,又能改善底层民众生活,适合景国发展的一条长远道路。

    这些改革的具体措施,其实他国并不难得知。

    随便遣一些探子,去京都住上个一年半载,便能够亲身深刻的体会到改革所带来方方面面的变化。

    当然,王老头一直在跟着杨柳青逃亡,每天花心思想的,应该是如何躲避武国朝廷的追杀,以及如何复朝,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调查这些事情。

    如果肯用心调查的话,这些都不是秘密,所以当李易闲下来的时候,不会刻意的避讳这个话题。

    王姓老者问了几个问题,捋了捋胡须,又问道:“听说,贵国除东宫之外,还有一个“西宫”?”

    王老头说的“西宫”,并不是通常意义上所指的后宫,而是明珠的晨露殿。

    景和五年初,先帝病重,李轩作为太子主政,入主东宫,明珠虽是辅政,但李轩的主政只是一个幌子,大小朝事,其实全都是由明珠一个人决断,逐渐的,无论是朝中官员还是京中百姓,都习惯用“西宫”来称呼她所住的地方。

    这个习惯一直沿用到现在,李轩致力于科研,不理朝政,明珠名义上是辅政,但行使的是主政的权力,“西宫”之名,便更加响亮了。

    这些也都不需要瞒着王老头,只是他在听完之后,神情显得有些恍惚,一个劲儿念叨着“怎可如此”“怎可如此”……,后来就失魂落魄的走了。

    李易摇了摇头,王老头一直想要帮助杨柳青姐弟复朝,但到现在,希望其实已经十分渺茫了,老人家年岁已大,能不能承受住这个打击,还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

    他没有再想这件事,醉墨在这个月底,最迟下个月初就要生了,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所有的事情都是小事。

    王姓老者走进一间书房的时候,杨甫正捧着一本书摇头晃脑,见他走进来,急忙说道:“丞相,我马上就背会了,再给我一刻钟,就一刻钟……”

    王姓老者站在门口,用浑浊的目光看着他,久久的凝视,看的杨甫心里面发虚。

    他哭丧着脸,说道:“我刚才偷偷玩了一会儿,丞相不要生气,我马上就背,马上就背……”

    王姓老者走过来,摇了摇头,说道:“殿下以后不用再背这些东西了?!?br />
    杨甫身体一僵,随后脸色变的更加苍白,瘫坐在地上,抱着王姓老者的腿,涕泗横流,恸哭道:“丞相,我求求你,不要告诉皇姐,不要告诉那个人,我以后再也不偷懒了,再也不偷懒了……”

    王姓老者躬下身子,扶起他,摇头道:“这些东西,不是殿下应该学的,从今天起,我教殿下一些新的东西?!?br />
    杨甫擦了擦眼泪,心下稍安,从地上站起来。

    老者看着他,轻声问道:“殿下还记得,我们最初说过的,殿下的使命是什么吗?”

    “记得?!毖罡Σ亮瞬帘翘?,说道:“要,要推翻那杀兄弑父,谋朝篡位的逆贼,要,要解救万千处在水深火热中的黎民百姓……”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殿下是未来的帝王,为帝王者,一人为天,大权在握,审时度势,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心宽以容天下,胸广以纳百川……,为帝王者,不一定要博学,不一定能做出好诗妙词,不一定能写出锦绣文章,但是不能少了帝王气魄……”

    杨甫听的似懂非懂,但还是不住的点头。

    “这是帝王之道……”老者拉着他在桌旁坐下,说道:“这本来是先帝应该教给殿下的东西,如今先帝不在了,老臣只能越俎代庖……”

    老者两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神情庄重,肃穆,认真的说道:“靖王殿下,你要快点成长起来!”

    杨甫只能点头。

    “老臣接下来说的话,希望殿下能够认真听,记在心里……”老者站起身,缓缓说道:“人主之道,静退以为宝。不自操事而知拙与巧,不自计虑而知福与咎……”

    杨甫点了点头,认真的听着,逐渐的,点头的频率开始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臣毋或作威,毋或作利,从王之指……”

    王姓老者的声音逐渐变小,低头看了看趴在桌上用鼻涕吹泡泡的靖王,在他对面的桌旁坐下,他就这样看着熟睡的杨甫,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动不动,像是一根枯木,一座石碑……

    ……

    在蜀州的日子其实是比较无聊的,李易向往的是什么都不用操心,吃了睡睡了吃天气好的时候偶尔晒太阳的日子。

    可是要是每天都这么过,还不得无聊死。

    以前没事了还能逗逗柳二小姐,给平淡无味的生活增加点乐趣,可现在如意变的温柔了,也不和他动手了,无论他怎么作都一笑而过,他生活中最后一点儿乐趣也没有了。

    还好寿宁这些天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以前的她古灵精怪,总是会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虽然顽皮了了点儿,但也是少女的天性……

    现在的她,和之前判若两人,两年不见,身上已经有了一种大家的温婉气质,不过,不管是以前的寿宁还是现在的寿宁,都是让人只看一眼,便会心生愉悦,只要她在身边,心情便会莫名的好上许多……

    李轩这次微服出巡,宫中的高手自然出动了不少,有一些人跟着他又去了混乱之地,少数人留下来?;な倌?。

    贴身跟在寿宁身边的,是一位老嬷嬷,不过,柳二小姐觉得那老嬷嬷的实力不够,让白素贴身跟着她,?;に陌踩?。

    这几天,她和没胸没屁股还喜欢女人的白素早就熟识了。

    小院里面,寿宁手持长剑,白素手中只拿了一枝柳条,帮她喂招。

    寿宁习武已有两年时间,有明珠调教,又有宫中无数典籍,练武两年,抵得上别人十年八年,虽然还不能登上天地两榜,但也能算是一个小高手了。

    当然,距离没胸没屁股但是排行天榜第八的白素,还差的很远。

    没错,就在前两天,白素已经击败了原天榜第八,代替了他的位置。

    李易有些可惜,白素这个女人,身材虽然平板了一点,但是姿色还是有一些的,怎么就喜欢上女人了呢……

    她对寿宁那么好,李易还真有点担心,她该不是对寿宁有什么想法吧?

    她才十六,只是一个孩子啊……

    女人对于男人的目光,总是特别敏感,所以当白素发觉到李易打量了她许久之后,停止了给寿宁喂招,转身看着他,说道:“景王殿下,若是有兴趣,不妨上来切磋切磋?”

    李易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切磋还是算了,在白素那里,他的偶像包袱早就崩塌了,她就是想报复他拍了她的胸,抢了她的女人……

    白素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走上前,抱起茶壶咕嘟咕嘟喝了几口。

    李易看着她放下茶壶,心道高手就是高手,连喝茶都这么豪迈……

    他想了想,好奇的问道:“白姑娘,你年纪也不小了吧,就没有想着找个人成家?”

    想到这件事情,白素心中便又生起了几分怒意,瞪眼看着他。

    李易坐远了一些,说道:“你别这么看我,我们不合适的……”

    白素拳头紧握,胸口起伏了几下,忽然笑了,问道:“景王家中,有没有人用百合味道的香水?”

    “没有……”李易摇了摇头,自从醉墨怀孕之后,府中上到主人,下到丫鬟,就都不用香水了。

    白素忽然走上前,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脸上露出笑容,轻声说道:“多谢景王殿下关心,你说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

    李易怔了怔,他刚才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白素真的会考虑……

    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些许罪恶感,从此以后,这世上,怕是要多一个受苦的男人了……

    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百合味道的香水?”

    “没什么,随口问问……”

    白素笑了笑,走到院子里面,对寿宁说道:“我们继续吧……”

    “莫名其妙……”

    李易摇了摇头,站起来,走到里面的院子。

    醉墨这几天应该就要生了,如仪如意若卿杨柳青以及陈三小姐都在院子里。

    “站??!”

    他走过去说了几句话,准备走回书房的时候,被如意叫住。

    如意走过来,走到他身边,皱了皱眉头,喃喃道:“百合味道的香水……”

    李易怔了怔,抬起头时,看到前方五双眼睛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