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帝英明一世,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将皇位传给这么一个整天想着把江山往外推的家伙。

    “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里是蜀州,李易可以不用给他这个皇帝面子,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说道。

    “你难道要在这里待一辈子?”李轩一点儿也不生气,看着他,问道:“这辈子都不回京都了?”

    “不回了?!?br />
    蜀州多好,山清水秀,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回京都干什么,回到京都,碰到的都是些恶心事情。

    李轩再次开口问道:“你难道要明珠一个人在京都孤独终老?”

    “------”

    李轩现在说话越来越扎心了,这也是李易不愿意带他玩的原因。

    “你以为她不愿意来这里是因为什么?”李轩瞪了他一眼,说道:“连我都知道,她不来是因为她怕她来了以后,就再也不想回去了……”

    李易没有办法接他的话。

    “明珠连头发都给你了,你居然说你不想回京都……”李轩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个负心汉!”

    “姑爷,大小姐让我来叫你们回去吃……”老方上了城墙,站在原地,看了看他们,话没有说完,径直转身下了城墙。

    李易叹了口气,李轩不了解明珠,现在的景国,还离不开她,李轩可以因为一个忽然的念头,从京都到蜀州,辗转千里,她却不会。

    李轩能够轻易放下的东西,她放不下。

    她比李轩,更像是一个皇帝。

    ……

    李轩到了蜀州,看什么都觉得新奇,他对混乱之地深处的工业基地更是心向往之。

    不过,醉墨的预产期将近,李易没有时间陪他,只好让王威派人接他进去。

    那里到目前为止,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眼下的水平和手段比较成熟的,大概也就是冶炼和锻造。

    至于化工方面,只有浅显的涉猎,前段时间捣鼓出来了火柴,也只是最原始最简单的,不太安全,还在试验和改进当中,短时间内,不可能投入生产,老方的那一盒,是他自己拿来玩的,只是顺便在李轩面前装了个逼而已。

    李轩在那里待了七天,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就有些不对了。

    他的反应也在李易的预料之内,科学院是以理论研究为主,改进个农具,磨个镜片,发明一些机巧的玩意儿,做一套太阳系的模型,诸如此类,只能算得上是小打小闹。

    这些事情带来的震撼,远远不如亲眼见到一炮摧毁两公里外的建筑。

    相比起来,李轩在科学院做的事情,就和过家家差不多了。

    他坐在旁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他已经有好一会了,李易叹了口气,说道:“你别这么看我,这东西太重,你要运回去,费时费力,而且还没有研究完成,还要进行大量的试验,就算你带回去了,也只是一个半成品,不用费那么大力气了……”

    杨柳青抱着一堆衣服走进房间,很快又走出来,说道:“师伯,你的衣服我放在房间里了?!?br />
    她才是最没有公主架子的公主,当初为了拜师学艺,放下身段,在李家当了几个月的下人,端茶倒水扫地洗衣服,把小环的活全都抢了,小环向他抱怨了不少次……

    现在她已经恢复了身份,却依然没有端起架子,一切和以前几乎一模一样。

    李轩不再继续红衣大炮的话题,看了看走出院子的杨柳青,问道:“这就是你家二小姐的公主徒弟吗?”

    李易点了点头。

    李轩想了想,看着他,问道:“收不收?”

    李易疑惑道:“收什么?”

    “收房??!”

    ……

    李轩是真的变了,当初还信誓旦旦的告诉他,这辈子只爱皇后一个,结果他才离开多久,宫中马上就多了一位贵妃,转眼就自己打自己的脸。

    前段时间还“沈兄”“沈兄”的叫着,没过多长时间就睡了自己的兄弟……

    和这种人做朋友,时时刻刻都要提着心吊着胆。

    还收房,收个什么房,那是柳二小姐的徒弟,他的师侄,这不等于乱那啥吗……

    小环都十九了,她是如仪的通房丫鬟,不可能嫁给别人,如仪和他提醒了多少次,他还是没办法对萌哒哒的小姑娘下手,李轩还想着给他添乱……

    李轩抿了口茶,问道:“你不准备帮她吗?”

    “怎么帮?”

    “红衣大炮一路轰过去啊,武国连天罚都没有,哪座城池能挡得住那东西?”

    李轩还是对红衣大炮念念不忘,李易想了想,说道:“要不,你借我十万大军,我把红衣大炮给你,我们可以一路平了武国……”

    李轩有些遗憾,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可惜如果真的这样做,武国可就不叫武国了……”

    如今的景国,已非五六年前可比,尤其是在军事实力上,如果不是李轩和朝臣目前都没有什么开疆拓土的心思,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是让武国改姓的最好时机。

    有十万大军,加上天罚和大炮,足以夷平武国,但这肯定不是杨柳青愿意的。

    她从来都没有和自己提过复仇的事情,李易知道,她的心里,也在挣扎和彷徨,有些时候,他也有些许的不忍,作为女子,她背负的东西太多太多,但父母的仇,却又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

    他也只能叹口气,这个选择太过重大,即便是他,也不能轻易决定。

    ……

    某处房间,杨甫放下笔,说道:“丞相,今天的课业写完了,我出去玩了……”

    王丞相走上前,检查了一番之后,为他纠正了几个错误之处,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去吧……”

    直到杨甫跑出房间,他才在桌旁坐下,望着门外出神。

    殿下的课业完成的很好,几个小错误无伤大雅,要是放在以前,殿下能静下心来完成课业,他肯定会喜出望外,大加鼓励……

    可是即将年满十五的靖王,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永远都停留在让人督促课业上……

    这些日子,他心中那从未动摇过的信念,已经晃动过多次了。

    “丞相?!毖盍啻用磐庾呓?。

    王丞相站起身,对她行了一礼,随后又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殿下可知,这些日子,和景王在一起的那位年轻人是谁?”

    他心头有些疑惑,他观察景王已经有很久了,景王是这蜀州之主,别人和他说话,大都恭恭敬敬,没有一人像那年轻人一样,随意洒脱,而景王对他,也和其他人大为不同。

    “李轩?!毖盍嗨档?。

    “李轩……”王丞相琢磨着这个名字,总觉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样。

    杨柳青见他表情疑惑,又补充了一句。

    “他是景国现在的皇帝?!?br />
    其实不用她补充,王姓老者已经想起来了,景国那位年轻的皇帝,不就叫李轩吗?

    他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站起身,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他是景国皇帝,怎么可以擅离京都,来到蜀州这么远的地方,那朝堂怎么办,百官怎么可能答应?”

    杨柳青摇了摇头,他和李轩只是认识而已,这些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王姓老者重新坐回去,捋了捋胡须,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他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但终究,还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中悄然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