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当老方用那根叫做“火柴”的东西点燃引线,被他称之为“红衣大炮”的奇怪玩意儿就消失在了李轩眼前。

    同时消失的还有那块青砖。

    那块青砖不是消失,而是被直接击碎,飞溅的碎末落到了李轩脚边。

    老方跑去草丛中捡他的宝贝了,这东西虽然小巧精致又威力极大,但是后坐力也不小,每次都会自己蹦出丈许远。

    李轩捡起一块青砖碎块,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闻到了天罚的味道。

    天?;鼓苷饷赐??

    坚硬的青砖,在哪个小玩意面前简直不堪一击,想来换成人的头骨也差不了多少。

    它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刚才根本都没有看清。

    这东西的威力也太大,李轩的武功不高,但他估计,哪怕是武林宗师,怕是也防不住这东西。

    刚刚发射过的迷你炮有些烫手,老方将它放在一边等晾凉,走过来,得意的问道:“怎么样?”

    李轩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这个是缩小版的,那没有缩小的有多大?”

    老方想了想,比划了两下,发现根本比划不出来,摇头道:“总之很大,等到时候你见到就知道了?!?br />
    李轩快步走到李易身边,眼中放光,说道:“这玩意儿给我一个……”

    “这就是一个摆设,玩玩还可以,没什么大用,而且也危险……”李易摇了摇头,迷你炮是他做出来玩的,虽然威力不小,但是后坐力太大,普通人拿在手上,一发炮弹,一条胳膊就废了,就算是身体强悍如老方也够呛,他还真不敢让李轩玩这东西。

    正常体积的大炮,他也不打算让李轩拿去研究,景国现在还处在稳定发展阶段,又不攻城掠地,齐国和赵国现在都被他们打怕了,要这东西的用处不大,一个天罚足以。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也处在前期的试验阶段,虽然有很多资料可以查询和借鉴,但是也不能保证不出什么岔子,后续还要慢慢改进和完善。

    李轩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手中把玩着老方刚才拿出来的宝贝。

    这东西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很厉害的暗器,虽然听李易解释了之后,他已经明白,此物有着很大的局限性,但有缺点不要紧,有缺点改进就是了,科学院就是做这种事情的。

    不怕难不怕苦,敢于出错,这是一个科研工作者所要具备的基本素质。

    老方站在李轩的身边,脸上的表情有些警惕。

    李轩对这东西越感兴趣,他的心里就越没底,他是皇帝,这天下都是他的,万一他看上了自己的宝贝,自己是给还是不给?

    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蹲下身子,说道:“看够了没有,看够了还给我……”

    ……

    杨甫蹲在另一边,给手中的一条鱼去鳞。

    他刚才听到那位漂亮姐姐和皇姐的师伯说话,提到了“李翰”这两个字。

    在这个世界上,他最怕的人有三个,一个是二皇兄,一个是皇姐的师伯,另一个是皇姐。

    当然,他怕皇姐,只是不想让皇姐伤心;怕二皇兄,是因为二皇兄杀死了父皇母后,还杀死了大皇兄,如果他回去,二皇兄就会杀死他;怕皇姐的师伯,是因为他把他关在黑屋子让他算题,还不给他饭吃……

    但要说道他最恨的人,非李翰莫属。

    虽然他没有见过李翰,甚至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玩弹珠的水平如何,有没有他尿的远……

    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不管是王丞相还是皇姐,每次都拿那位李翰和他相比,说那李翰是多么多么的厉害,多么多么优秀,对比下来,他杨甫就像是一个蠢材……

    所以他恨李翰,一切和李翰有关系的人或事,他都不喜欢。

    因此,在得知那位既漂亮又温柔的姐姐就是李翰的姐姐时,他就不觉得她漂亮,也不觉得她温柔了。

    他摸了摸怀里,那里有一条用碎布缝成的蛇,是胖虎借给他玩的,他们经常用这东西吓女孩子。

    女孩子都怕蛇,李翰的姐姐肯定也不例外。

    她长得比胖虎的妹妹胖丫还要好看,看起来比胖丫还要温柔,和皇姐的师伯说话的时候,连眼睛里面都带着笑,一定比胖丫更怕蛇。

    这几个月来,他已经明白,只要是胖虎他们能做的事情,他就能做,用假蛇吓吓女孩子是不会受惩罚的。

    趁着李翰的姐姐去小溪边洗手的时候,杨甫悄悄跟在后面,将那条假蛇扔在她脚边的草丛里。

    他指着那处草丛,大声说道:“蛇,有蛇!”

    “呀!”

    寿宁本来蹲下身子在溪边洗手,看上去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伸手在旁边的草丛中胡乱挥舞,抓起一物扔了出去。

    杨甫见到李翰的姐姐果然吓了一跳,哈哈大笑,接过那条假蛇,大声道:“胆小鬼,那是假的……”

    “你是在说这条吗?”

    杨甫看到溪边的女孩子站过来,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看的清楚,就是他刚才扔过去的假蛇。

    如果她拿的是那条假蛇,那他手里拿着的滑不溜秋,长长的软软的,还会动的东西是什么?

    李易正在烤寿宁最喜欢吃的小蘑菇,忽然听到溪边传来了一声惨叫,转过头的时候,看到杨甫从那边跑过来,裤子湿了一片。

    他的脸色苍白,边跑还边大声喊叫,“蛇,有蛇……”

    经常和胖虎用假蛇吓唬女孩子的杨甫,居然也会有被蛇吓到的时候,李易摇了摇头,看着从溪边走过来的寿宁,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和明珠学了两年武功的她,可不是两年前那个会被老鼠和蛇这种东西吓到的女孩子了,这东西连永宁都不怕,他这次是找错人了。

    寿宁走过来,有些委屈的看着他,说道:“先生,草丛里刚好有条蛇,我也不知道他这么不经吓,一条蛇就吓的他尿裤子了……”

    “算了算了,他也不是第一次尿裤子了……”李易摆了摆手,将烤好的小蘑菇递过去,说道:“尝尝味道……”

    “谢谢先生……”

    她伸手接过来,用筷子先喂给李易一块,这才自己吃了起来。

    不远处,已经换了一条裤子的杨甫,用恐惧的眼神看着这边。

    她长得那么漂亮,看起来那么温柔,笑的那么甜------他居然不怕蛇,他居然用蛇来吓自己!

    她的温柔都是假的,她的笑也是假的……都是假的!

    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凡是皇姐师伯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能惹!

    ……

    寿宁这几天都跟在他的身边,李易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看到过杨甫了。

    当然,不只是寿宁,李轩这几天也和他形影不离。

    李轩没有来过蜀州,但他从京都到此,一路向西,也知道越往西越荒凉,唯独到了最西边的蜀州,一切都不一样了。

    虽然城池的建设不能和京都相比,但单论商业的繁华,如今的蜀州,怕是连京都也比不上。

    除了这里以外,景国齐国赵国武国,再也没有一个地方像蜀州这样,允许自由通商。

    尤其是在西城门见识过李易在信中给他描述过的商场之后,李轩便知道,蜀州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两人登上城墙,望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神色恍然的李轩,李易随口问道:“是不是后悔了?”

    “不后悔?!崩钚×艘⊥?,说道:“如果那时候没有答应你这一条,也不会有现在的蜀州?!?br />
    他忽然看着李易,好奇问道:“如果让你治理景国,五年后,十年后,五十年后……景国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李易有一种一脚将李轩踹下去的冲动。

    他们家已经搭进去一个明珠了,李轩居然还想打自己的主意,他这么想,对得起已经离开的先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