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明珠……”

    李轩丝毫没有因为受到冷落而生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说道:“明珠她国事繁忙,没时间过来?!?br />
    李易看着李轩,两年过去,虽然他的长相和气质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李轩能说出来的。

    他作为一国之君,都能从京都逛到蜀州,居然说明珠国事繁忙……

    这种话是他作为一个皇帝能说出来的吗,是一个人能够说出来的吗?

    李易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过奖……”李轩拱了拱手,说道:“只学到了你半成的本事……”

    李轩谦虚的有些过头,什么半成,最起码有五成了。

    李易看着他问道:“是你说她国事繁忙还是她自己说的?”

    李轩瞥了瞥他,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这么想见她,怎么不回京都去看她?”

    这天聊不下去了,李易转过身,有和李轩说闲话的时间,还不如看看寿宁有没有长高长胖,女大十八变,近两年不见,她虽然没有长胖,但的确长高了不少,以前还不到他的下巴,现在已经能够得上他的鼻子了。

    “小娘!”

    李端从房间里面跑出来,张开双臂扑到寿宁怀里。

    李轩看了看他,问道:“你家李端刚才说什么?”

    “香……”李易想了想,说道:“可能是说她身上香吧?!?br />
    “皇姐!”

    她刚刚放下李端,永宁就扑了过来。

    寿宁陪她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光,除了李易之外,她就算是永宁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了。

    李端和永宁围着寿宁转,李轩左右看了看,问道:“就没有人能看到我吗?”

    永宁红着脸走过来,小声道:“皇兄?!?br />
    李端看到李轩,也飞快的跑过来。

    李轩蹲下身子,笑道:“还是端儿好……”

    李端跑到李轩身边,四下里看了看,有些失望的问道:“小蕊没有过来吗?”

    做皇帝做到需要这样找存在感,不敢说后无来者,李轩绝对是前无古人了。

    他这次算得上是微服私访,其实微服不微服没有什么用,京都少了李轩,和没少没有什么区别,李易也没有大张旗鼓,只是通知了陈冲而已,整个蜀州,认识他的人也没有几个。

    虽然不要脸的李轩把明珠留在了京都,李易对此怨念颇深,但寿宁来这里了,怎么也得庆祝庆祝,李轩-------就顺便捎带上吧。

    王府的后花园中,李易刚刚生好火,王府的下人将野炊要用到的东西搬到一边。

    刚刚开春,今天的天气也不错,春寒已去,艳阳高照,踏青之余的一顿野炊正适合。

    醉墨不能靠近烟火,和如仪若卿在远处的草坪上散步说话。

    “你这王府还不错啊……”李轩看了看这座园子,绿草如茵,花香扑鼻,前方十几步远处就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流过,水声潺潺,论面积,也只有京都的芙蓉园和曲江别苑能比。

    李易没有答话,李轩当了皇帝之后,这个毛病还是没有改。

    什么东西都是别人家的好,前些年他可没有少从自己这里顺走好东西,好在这园子他搬不走,羡慕没用,喜欢也是白喜欢……

    他生火的时候,寿宁站在他的旁边,手上拿着一把扇子,耐心的帮他扇去升起来的烟气。

    她是真的变化了许多,除了初见时的那一个拥抱,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那个傲娇公主的样子了。

    李易有些高兴也有些难过,她终于从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这是女孩子一生中必须经历的事情,也是正常的蜕变,但蜕变过程中经历的伤痛,却往往令人揪心。

    柳二小姐在远处的草地上指点杨柳青的功夫,据说她遇到了一个瓶颈,如果能突破,就会进入另一个新的层次。

    这让李易有些小受打击,他本来已经和杨柳青实力差不多了,这下她又要暂时的甩开自己。

    她的最终目标是柳二小姐,是明珠,是天榜最前面的那两个位置,可是现在,他不仅连那个没胸没屁股的白素都打不过,甚至打不过柳二小姐的徒弟,至于如意自己,他担心这辈子都要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

    李轩看了看远处,某一个时刻,忽然回头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你们家二小姐,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连李轩都看出来了,说明如意的变化真的很大。

    几年之前,李易甚至连想都不敢想,她居然能变的这么温柔可人善解人意……

    李轩凑近他的身边,小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偷偷把她拿下了?”

    “拿你妹……”

    李轩的妹妹不能乱拿下,但是也不能让他在这里帮倒忙,他对一旁的老方招了招手,说道:“把你的宝贝给他看看?!?br />
    老方陡然一惊:“为什么?”

    李易只想把李轩支走,看着他,说道:“别那么小气……”

    老方想了想,看着他问道:“在这里?”

    “当然是走远了……”李易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那东西虽然体积小,但是威力很大,一不小心就会伤着人,还是走远一点安全些。

    老方沉吟了片刻,看着李轩,说道:“你和我过来?!?br />
    李轩跟着老方走到远处的一棵树下,看着他开始解腰带,大惊道,“你想干什么?”

    一件东西从老方的身上掉落,李轩看着地上的某物,诧异道:“这是什么?”

    老方看着地上的东西,似乎明白了什么,系上腰带,得意道:“没见过吧,这玩意叫红衣大炮,当然,这个是缩小版的,但是威力也不能小瞧……”

    老方拿起有着一只铜管,一个底座似的东西给李轩介绍起来。

    “这么和你说也说不明白……”

    李轩看着老方从角落里捡回来一只青砖,竖在地上,然后将那个名叫“红衣大炮”的奇怪玩意儿放在地上,捣鼓了一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方盒子。

    他从那方盒子里取出一个小棍,用那小棍顶部在方盒子的侧边轻轻一划。

    刺啦!

    一团火苗出现在李轩眼中。

    “这是何物!”

    看着李轩震惊的样子,老方怔了怔,笑道:“忘记说了,这叫火柴,你也没见过吧?”

    李轩确实没见过。

    他堂堂景国皇帝,科学院院长,除了李易之外,可以说是景国最见多识广的人……

    可是今天,他却被人鄙视了,而且接连鄙视了两次。

    就像是他鄙视那些顽固不化的腐儒一样,他居然被没有读过书的老方鄙视了。

    他忽然觉得这一趟来的很值,要不然,可能会错过很多好玩的事情。

    见李轩一直望着他手中的火柴,老方嘴角扯出一个笑容,能鄙视一国皇帝,他心中还是有一点成就感的。

    李轩看着看着,忽然问道:“这是真火吗?”

    “当然是真的了!”老方斩钉截铁。

    李轩盯着他手中的火柴,问道:“那为什么你都烧到手了,还不觉得疼?”

    李易正在听寿宁讲她和明珠学武功的事情,听到了远处老方的叫声。

    他瞥了瞥那个方向一眼,不就是给李轩展示一下迷你炮的威力吗,李轩都还没震惊,他自己鬼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