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园是除皇宫之外,京都最大的皇家园林,陛下自登基之日起,住在芙蓉园的时间,比在皇宫还要多。

    从辅政变成主政的长公主,也居住在芙蓉园,除每七天一次的早朝依例在立政殿举行,这两年,朝廷各部递上来的折子,也大都送去了芙蓉园。

    经过修缮之后的芙蓉园,又新建了几座宫殿,扩大了宫殿群,陛下携皇后和贵妃两位娘娘,太后娘娘,长公主,寿宁公主,都居住在这里……

    这两年,芙蓉园隐隐有取代皇宫的趋势……

    百官现在已经习惯了不在这种事情上和陛下冲突,陛下喜欢住哪里就住哪里,就算是陛下把太后娘娘和燕妃娘娘接过去也没有御史多嘴,更没有礼部官员称之“于礼不合”,自景王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秦相告老,沈相已经淡出朝局,朝堂之上的各方大佬,都是陛下和长公主一步步提拔上来的,君臣之间的相处格外和谐。

    芙蓉园,小灵宫。

    小灵宫是燕妃的住所,这里说的燕妃,并不是当今陛下的妃子,当今天子只有皇后和贵妃两位娘娘,燕妃乃是先帝之嫔妃,也是除皇后娘娘之外,唯一一位不用居住在皇宫固定住所的先帝妃嫔。

    小阁窗边,窗外大雪纷飞,屋内炉火正旺,没有一丝寒气,燕妃倚着窗口,手中捧着一卷书,某一个时刻,移开视线,望向下方,看到女孩子跌跌撞撞的从远处跑来。

    一名宫女缓步走过来,轻声道:“娘娘,公主回来了?!?br />
    “看到了?!毖噱懔说阃?,女孩子已经上了楼,那宫女急忙将沾了雪的氅衣接过,女孩子脱掉鞋子,跳到床上,钻进被窝,使劲的搓着小手,娇嫩的小脸冻的通红。

    燕妃放下书卷,将她的两只小手握在手中,问道:“这么大的雪,一大早出去做什么,刚才摔倒了吧?”

    她的手被母妃握着,笑嘻嘻的说道:“芙蓉园的梅花开了呢,比寒山寺的还要漂亮,等到下午我陪母妃去看看……”

    燕妃摸了摸她的秀发,说道:“说吧,有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跑回来?”

    女孩子低下头,小声说道:“皇兄和皇姐要去蜀州,微服私巡……”

    “想去就去吧?!毖噱牧伺乃哪源?,笑着说道。

    “可是……”

    “别可是了……”燕妃摇了摇头,说道:“京都这么小,总要出去看看,看更多的风景,见想见的人……”

    “那,那我先把书院和会里的事情安排好!”女孩子匆匆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穿上鞋子,很快就消失在小楼内。

    燕妃靠在窗前,看着那道身影匆匆忙忙的跑进雪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重新捧起那册书卷,想了想,又提起笔在后面添了几句话,将书卷放下。

    她打开窗户,风从外面吹进来,吹动了她放在窗前的书卷。

    没有封面的书卷被吹开一页,露出几个娟秀的小字。

    《鸳鸯帕》……

    寒风卷进来几片雪花,她伸出一只手掌,一片雪花落在她的掌心,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手掌缓缓握紧,雪花消融,她却像是握紧了什么东西。

    景王府,李易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年都过了,这天气却是越来越冷了,灰蒙蒙的飘着雪花的天空让人喘不过气,像是心脏被人握紧一样。

    好羡慕如仪和如意,什么时候他也能像她们一样,寒暑不侵就好了……

    他走到外面,杨甫正在和胖虎他们玩着角色扮演的游戏。

    如今的杨甫,早已没有了皇子的架子,已经能和他们打成一片了。

    胖虎看着趴在地上的杨甫,大笑道:“哈哈,孙猴子,你就是再厉害,也逃不过如来佛祖的手心!”

    杨甫一脸悲愤,大叫道:“玉帝,如来,俺老孙被你们骗了,被你们骗了……”

    ……

    寨子里面有勾栏,不收钱的,他们平日里有时间也会去看戏,最喜欢的莫过于《西游记》,对于孩子来说,这部戏永远不会过时,就连三岁的李端都能看的津津有味。

    这几个月过来,他对于杨甫已经没有了多少限制。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李易不敢保证杨甫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觉醒了什么奇怪的霸王属性,跺跺脚就能万民臣服,让武国皇帝俯首称臣,让出皇位,自己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

    但他身上的那股骄纵性子,的确是看不到了,变的没有那么的让人讨厌。

    李易觉得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和杨柳青交差了。

    这段日子,算得上是他在蜀州过的最安稳的一段日子。

    蜀州的各项改革已经度过了最为艰难的阶段,接下来会是漫长的发展时期,各方面的事务有陈冲盯着,问题不大。

    混乱之地也正式的改了姓,不姓混姓柳,同样处在稳定发展阶段,王威正带着一群人在里面撸起袖子搞建设,需要的也只是时间而已。

    醉墨的预产期是二月底,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身边有若卿和如仪陪着,她的情绪一直很好,自从练武之后,体质也比以前强上了太多太多,又有专业的接生团队,倒是不用担心太多的事情。

    老方从外面走进来,李易看了看他,没等他开口,老方就摇了摇头,说道:“没有?!?br />
    他说的是没有他的信。

    李轩已经接近三个月没有给他回信了。

    不仅李轩,明珠和寿宁也没有,他送出去的信,就像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不回信是吧,这个月他也不写了,什么时候等到他的信什么时候回,谁怕谁啊……

    “先生?!?br />
    李易坐在院子里发呆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他用骨头都能分辨出来,只不过,这道声音,他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听到过了。

    杨甫不会这么叫他,整个蜀州,整个景国,都不会有其他人这么叫他。

    李易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痴痴望着他的女孩子,猛地站了起来。

    因为用力过猛,身下坐着的石椅被他直接掀翻。

    他看了看那女孩子,转身将石椅扶起来,叹了口气,重新坐下。

    这两天盼着她们回信,居然都盼出幻觉来了,他怎么可能在蜀州,怎么可能在景王府看到寿宁?

    “先生?!?br />
    咔嚓。

    李易将那石椅的扶手生生掰断。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站起身,失声道:“寿宁,你,你怎么会……”

    女孩子向这边跑过来,却在中途止住步子,眼中满是晶莹,脸上却带着笑,说道:“我想先生了,就过来看你了……”

    她刚才跑过来的时候,李易刚才明明看到了她眼中的激动,不知道她为什么停下步子……

    他想了想,伸出双臂。

    女孩子怔了怔,随后,便向着前方飞奔而来,李易被她撞的后退了好几步。

    “先生,我好开心……”她像是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揽着他的脖子,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只能听到她模糊的呓语。

    李轩快步的从门外走进来,看着李易,大笑道:“没想到吧……”

    寿宁急忙从他的身上下来,擦了擦眼泪,十分淑女的站在一旁。

    李轩一边走过来,一边伸出双臂,说道:“好久不见……”

    李易和他擦身而过,走到门外,诧异道:“明珠呢,明珠怎么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