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杨甫的变化很大。

    他每天都会主动完成应该完成的课业,看到地上有垃圾,会弯腰捡起来放进垃圾桶里,下雨了会帮助住在街边的人将没来得及收的衣服收起来送进去,像是扶老人过马路这种事情,就更是家常便饭了……

    李易对他其实没有多么苛刻的要求,和当初的李翰相比,杨甫的生活简直幸福的冒泡。

    他只需要完成王老头给他布置的课业,然后,日行十善。

    他每天都需要做够十件好事,才能保证第二天有饭吃。

    做够十件,青菜米饭,不够十件,只能选择吃土或者啃树皮。

    超出李易规定的最低标准,才有吃肉的权力。

    当然,他也还有其他的选择,啃寨子里的树皮是破坏公物的行为,一旦被执法队抓到,会关他禁闭,关禁闭会有馒头吃,比啃树皮吃土要强,只不过杨甫暂时还没有想到这一点。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管他心里愿不愿意,哪怕他做的这些好事都是装的,只要他能这么一直装下去,他就配得上“柳叶寨十佳少年”的称号。

    寨子的名字李易沿袭了庆安府的柳叶寨,同样是在山中,同样有山贼血统,多少会让如仪她们有一点点家的感觉。

    杨甫是新一届“柳叶寨十佳少年”,得到这一个称号可不容易,寨子里的那些孩子都憋足了劲,也可能是他们的家长憋足了劲,杨甫能得到这个称号,必须超额或者是翻倍完成李易给他的任务。

    不管他是为了靖王的面子,还是为了能吃饱饭不饿肚子,至少从表象上,他已经没有那么顽劣了。

    杨甫对于身份上的优越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消失,能和胖虎等人一起玩玻璃珠,扇画片,跑到山上比谁尿的远……

    当然,一般都是他输,尤其是最后一项,比完了之后,他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像是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杨甫的改变,杨柳青和王丞相都看在眼里。

    王姓老者看着捡起地上的垃圾扔进垃圾桶的杨甫,叹了口气,说道:“老夫教了一辈子书,育了一辈子人,竟还没有一个年轻人看的透彻……”

    杨柳青安慰道:“就连齐国的那位通晓经义,桃李满天下的“文骨”,都输给了师伯,丞相也不必太过介怀……”

    “------”

    公主殿下安慰人的方式十分别致,王姓老者怔了好一会儿,才叹口气,说道:“景王什么都懂,样样都会,只可惜……”

    杨柳青看着他,疑惑道:“可惜什么?”

    “没什么……”

    杨柳青向杨甫的方向走去,老者才看着那个方向,喃喃道:“只可惜,他不愿相助靖王……”

    ……

    李易早已经过了好为人师的阶段,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好为人师过。

    教出来一个皇帝会怎么样,教出来一个皇帝找自己的麻烦吗?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皇帝都像李轩那么傻,也不是所有人都闲的没事,抛弃自己的家不顾,跑去帮别人造反。

    刚来这里的时候,饭都吃不饱,他还可以天不怕地不怕,现在不行了。

    李端现在才三岁,醉墨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生,若卿和他还没有孩子……,来到这里的时间越久,他就越怕死,做事情首先考虑到风险,那些既艰难又危险,还没有一点儿好处甚至坏处大于好处的事情,他不会去做。

    如意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狼狈为奸了这么久,这些事情,总是有想到一块去的默契。

    造反有什么意思,造反还不如搂着永宁,听她讲她小时候的事情。

    这些事情永宁说了很多遍,他也听了很多遍,永宁说不厌,他也听不厌。

    前两天下雨,夜里打雷,永宁光着脚跑到他和如仪的房间,如仪搂着她哄了好一会儿才睡着,天气放晴的前几天,她都是和如仪睡的。

    她抬头看着李易,喃喃道:“哥哥,我想皇姐了,以前打雷的时候,都是皇姐搂着我睡的……”

    李易没有办法接着她的话说下去,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以后如果晚上害怕,就去找如仪姐姐或者小环姐姐一起睡……”

    “嗯?!庇滥懔说阃?,又看着李易,说道:“可是,我还是想寿宁皇姐……”

    李易忽然觉得鼻尖有些冰凉,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上,有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

    “下雪了!”

    永宁从他怀里蹦出来,小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伸出双臂在院子里转圈圈。

    蜀州并不是每年都飘雪,虽然下雪也不算罕见,但每年冬天,几乎所有人都会盼望着初雪,这也是整个冬天最干净的一场雪。

    前世的永宁生在南方某省,算起来也是到这里之后,才见过下雪,虽然雪对现在的她已经没那么稀奇了,但每次落雪的时候,还是会激动不已。

    这一场雪下的很大,也下的很快,地上很快就铺了薄薄的一层,只不过要是想打雪人堆雪仗,最起码得等到明天。

    算起来,这一场雪落下来,年节将至,时间,也即将迈入景平二年。

    京都。

    腊月二十三,李轩走出房门的时候才发现,昨夜竟是悄无声息的落了一场大雪,芙蓉园一夜白头。

    马上就是又一年的大朝会,不过他这个做皇帝的却并没有多么繁忙。

    朝堂上有明珠就是好啊,若是这些事情都要他一个人张罗,必定会手忙脚乱,科学院的事情,更是顾不上了。

    然而明珠不可能帮他一辈子,自从她开始限制朝廷各部每天呈上去的折子,并且逐渐递减,到现在,已经变成非紧急情况,三日一封……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她迟早是要离开的。

    他不能怪明珠,甚至会觉得他自己有些自私,若不是有这个朝堂束缚着,现在的她,还不知道和李易在哪里逍??旎钅亍?br />
    仔细想想,似乎真的有些对不起她。

    清晨的芙蓉园,落了厚厚的一层雪,宫殿周围从早到晚都有禁卫来回巡逻,地面已经被踩的不成样子,略微扫兴。

    他独自穿过长廊,向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京中的御花园有很多,除了皇宫之外,芙蓉园,曲江别苑都有,相较而言,芙蓉园的花园是最大,也是最好看的。

    京都人人都知道寒山寺的梅花乃是一绝,每年都有数不尽的人前往观看,但却没有几个人知道,芙蓉园的梅林,比起寒山寺的梅花,并不逊色。

    只不过园中的景致,除了有限的几位皇族,没有人能够观赏。

    在被白雪覆盖,一尘不染的花园里留下第一行脚印,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李轩走到花园门口,看到已经有一行脚印蔓延进去的时候,心中立刻郁闷起来。

    他走进梅林,沿着脚印直行,看到站在园中最大的那棵梅树下的身影时,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他缓步走过去,轻声问道:“怎么起的这么早?”

    女孩子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的氅衣,听到声音,转过头,笑了笑,说道:“醒来的早,睡不着,就起来走走……”

    李轩抬头看了看,一棵梅枝上面系了一条红色的丝带,寿宁每天都会来这里系上一条红丝带,如今已经有数百条,远远望去,梅树之上彩带飘舞,为这白色的世界多了几分点缀,是这梅林中最为别样的景致……

    他看了女孩子素雅的笑容,心中暗道真是个狠心的家伙,居然让她一个人在京都等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蜀州到底被他搞成了什么样子,他心中只有一个模糊的样子,还听说他收服了整个混乱之地,这么有趣的事情,也不能亲自参与……

    他想了想,忽然说道:“等到大朝会过后,我和你皇姐打算去蜀州------恩,微服私巡,寿宁要一起去吗?”

    女孩子怔了怔,忽然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润,颤声道:“蜀,蜀州……”

    李轩点了点头。

    “我,我,我得回去问问母妃……”女孩子瞬间红了脸,飞快的向花园外面跑去。

    她跑的很急,没有注意到脚下,不小心跌了一跤。

    李轩急忙上前去扶,女孩子却已经自己爬了起来,顾不得拍掉身上的雪花,踉踉跄跄的向外面小跑而去……

    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李轩才叹了口气,悠悠道:“是时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微服私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