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伯不愿让杨甫叫他“先生”,便是不会收他为徒了。

    杨柳青有些许的失望,却也知道,想要当师伯的弟子,杨甫的确还差的很远,不够资格。

    她看着杨甫,认真的说道:“你要听师伯的话,就像是听我的话一样,若是让我知道你有任何忤逆师伯的举动,我便没有你这个弟弟!”

    杨甫哆嗦了一下,急忙道:“皇姐,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听话的……”

    杨柳青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又很快消失。

    她知道她的话有些重,但这却是改变他唯一的机会了。

    她看着李易,感激的说道:“师伯,我将杨甫交给你了……”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他还是孩子,顽劣一点很正常,只要耐心的引导,还是能改正那些缺点的?!?br />
    他说的是“引导”,杨甫提着的心却没有放下去。

    他还说奖励自己呢,结果奖励自己了一本非常难的《算学初阶》,他说的引导,该不会是揍自己吧?

    杨柳青躬身道:“多谢师伯……”

    ……

    李易其实对于教熊孩子,并没有多少经验,他觉得打孩子来的更干脆一些。

    不过他当然不能打杨甫,这是以大欺小,他从来不做以大欺小的事情。

    柳二小姐走进书房,看了看端正坐在书桌旁的杨甫,又看了看李易,问道:“你收他为徒了?”

    “没有?!崩钜滓×艘⊥?,说道:“只是答应了你徒弟帮她管教几天弟弟而已?!?br />
    “你还会管教人?”柳二小姐一脸的怀疑。

    他连自己的管不好,还懂得管教别人?

    “这有什么难的?”李易看了看她,说道:“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有什么好管教的?”

    刚刚列出一个算式的杨甫手一抖,纸上立刻出现了一团墨迹。

    他握笔的手微微颤抖,他明明和皇姐说好的,说好的引导,他怎么能揍自己,他还是个孩子??!

    他怎么能,怎么能不守信用?

    “快点写啊,写完了才能吃饭?!崩钜卓戳丝囱罡?,叮嘱了一句,走出书房。

    和他讲大道理是没有什么用的,他听不进去,也不愿意听。

    所以他每天都会给杨甫布置任务,有可能是作业题,有可能让他去某个铺子帮工,有可能让他去和胖虎交朋友,从胖虎那里赢十个玻璃珠回来,完不成任务不能吃饭,为了不饿肚子,多不想做的事情,他也得做。

    杨甫这种出身的孩子,养成孤傲的性子并不奇怪,景国皇室之中,眼高于顶的皇子多得是,李翰以前虽然顽皮,但是本性不坏,算得上是其中的一股清流。

    像杨甫这种已经变浑了的水,就要经过层层的过滤,让他忘掉他皇子的身份,去适应做一个普通人------吃饭重要还是身份重要,他心里面肯定有数。

    柳二小姐抱着??吭谥由?,李易站在门口看着她。

    李易看了一会儿,开口问道:“想你徒弟的事情?”

    柳二小姐没有否认,说道:“她们想要做的事情,有多难?”

    “几乎不可能?!痹谌缫饷媲?,李易不用遮遮掩掩,说道:“就算是你愿意帮她,也几乎不可能,而且要花很多时间,要死很多人,很多无辜的、不相干的人,即便是这样,成功的几率还是很渺茫?!?br />
    造反要是这么容易成功,改朝换代还不是和渣男渣女换男女朋友一样频繁?

    武国的历史比景国还要悠久,占据那块地方,也有百多年了,政权哪里是那么容易推翻的?

    李易看着她,说道:“造反的代价太大,成功率太低,你如果能劝她打消这个念头,就再好不过了……”

    武国皇帝和杨柳青有血海深仇,劝人家放弃报仇这种事情,他一个不亲的师伯说不太合适,柳二小姐是她师父,亲师父,只有她有说这句话的资格。

    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如果她们现在回去,重新开始谋划,成事的几率有几成?”

    “半成都没有?!?br />
    “如果我们借给她们天罚,兵器呢?”

    “天罚不是万能的,兵器再锋利,实力不够也不行……,勉强半成吧?!?br />
    “如果有柳盟帮助呢?”

    “在战场上,个人的实力会无限削弱,一成吧,一成不能再多了,就算侥幸成功,柳盟也剩不下多少人……”

    ……

    柳二小姐想了想,继续问道:“那如果我是她呢?”

    李易怔了怔,看着她问道:“你是说,你是杨柳青,武国皇帝杀了咱爹,逼死了咱娘……”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

    李易想了想,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呵呵……”

    “我写完……”杨甫拿着一个本子从书房里面走出来,刚刚张开嘴,看到李易脸上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浑身寒毛直竖,硬生生将想要说出来的话又憋了回去,飞快的转身跑回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身体颤抖,手心冒汗……

    ……

    柳二小姐根本就是在问,如果是他想要造反的话,有多大的可能。

    他曾经可是帮助蜀王造过反的,独眼石人,鱼腹绢书,狐狸成精,童谣民歌……,这些都是造反1.0,如今已经升级到白日生虹,附带七彩霞光的2.0版本。

    作为熟悉各种革命套路,熟读《地道战》《地雷战》《游击战》《论持久战》……,懂得统一战线,武装斗争,知道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出政权撸起袖子加油干……

    最多,最多只需要一个五年,武国就要改姓李或者姓柳了。

    当然,如果只是要报仇,不管谁当皇帝,只要拜托二叔公去取了那皇帝的人头就行。

    柳二小姐双手环胸,问道:“假如是你要造反,柳盟到最后,会剩下多少人?”

    李易看着她,诧异道:“造反就造反,关柳盟什么事情?”

    话说到这里,就不用再说下去了。

    柳二小姐已经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回答。

    李易不想骗如意,如果他真的一心一意的想要造武国的反,没有十成的把握,也有八成以上。

    武国不像景国铁桶一片,甚至连如今的齐国都不如,国内本身都已经接近分崩离析,群雄并起,百姓流离失所,处于水深火热,到处都是压迫------从历史的角度上来看,这个时候,出一位改朝换代的伟人,都是很有可能的。

    让他在景国造反,李易还真没几分信心。

    可是武国……

    他可以写信给李轩,让他给予国际援助,李轩看热闹从来都不嫌事大,也可以先将天后娘娘的荣光照耀到武国,救武国百姓于水火,还可以像征服混乱之地一样,一个个收服武国的豪强,遇到不服的,天罚和大炮碾压过去------还真用不着柳盟。

    可是他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仅仅是帮助杨柳青报仇吗?

    如果只是报仇,李易可以甚至可以用几只鸡的代价,拜托二叔公去将那武国皇帝的头取来。

    可她们是要造反,是要将杨甫推上皇位。

    然后呢?

    李易觉得,这位武国的皇帝,可能不会多么感激他,就比如现在,无缘无故的,他都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杨柳青是他的师侄,但是他不会为了为了他的师侄,用如仪如意小环李端,若卿醉墨她们做赌注……

    他相信杨柳青,不相信杨甫。

    柳二小姐的假设不成立,所以她基于此问出的所有问题------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