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甫一脸肉疼的将那只被丫鬟踩死的蛐蛐扔到一边,得意的说道:“幸好,我昨天还抓了比一只比威武大将军更厉害的镇国大将军……”

    杨柳青看着他,双拳握紧又松开,眼中浮现出浓浓的失望之色。

    王姓老者叹了口气,抬头望天。

    杨柳青深吸口气,歉意的看着李易,低声道:“对不起,师伯,没事了……”

    “一家人,不用说什么对不起?!崩钜谆恿嘶邮?,转身离去。

    “杨甫?!?br />
    杨柳青走到正在玩蛐蛐的少年面前。

    杨甫抬头看着她。

    杨柳青看着他,问道:“今天的算学题写完了吗?”

    杨甫立刻点了点头,说道:“今天的两道题已经全部算完了?!?br />
    “很好……”杨柳青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皇姐再奖励你十道,去做题吧,算完了再吃饭?!?br />
    杨甫闻言,身体一颤。

    他抬头看了看平日里最宠着他最惯着他的皇姐,忽然感觉这一刻的她是如此的陌生。

    既陌生又熟悉,他脸色苍白,浑身颤抖……

    完了,皇姐一定是中邪了,一定是被那个家伙上身了……

    他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哭的肝肠寸断:“我不写,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不要再待在这个地方了……”

    ……

    从混乱之地搬回蜀州之后,李易就几乎没有见过那位名叫杨甫的少年。

    听卫良说,靖王殿下这两个月来,闭门不出,苦心钻研算学,应该是大有收获,否则也不会经常在大半夜喜极而泣,哭声隔着一座院子都能听到。

    李易首次的佩服起杨甫来。

    当年李翰初窥算学门径的时候,也没有少哭鼻子,遇到难题半天解不出来,哭的比几个月时候的李端还要伤心,杨甫居然能喜极而泣,这简直是比李翰还厉害的天选之人。

    杨柳青的伤已经差不多痊愈,她没有再提造反报仇的事情,每日跟在柳二小姐身边,协助她处理柳盟的事情,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常,和几年前并无区别。

    李易偶尔会见她坐在院子里发呆,目光茫然,没有焦距,也没有方向,像是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前路,也找不到归途。

    当然,在人前的时候,她便会将这些情绪全都收起来,没有人知道她心中是何等的沉重。

    武国的探子又送来一些消息,李易亲自拿过来给她。

    其实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武国还是一如既往的乱,群阀割据,和朝廷进行你来我往的拉锯战,若是没有意外,这种情形还要持续很久。

    但没有消息,对她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效忠于她的那些边军在几个月前被打散,若是被朝廷抓到,为了起到震慑作用,必定会大张旗鼓,到处宣扬,没有消息,最起码说明他们相安无事。

    看完了几道消息,杨柳青情绪稍涨,躬身道:“多谢师伯?!?br />
    李易挥了挥手:“不用客气?!?br />
    杨甫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小声问道:“皇姐,我今天的作业已经写完了,我能出去玩了吗?”

    杨柳青点了点头:“去吧……”

    看着杨甫跑出去,她看了看李易,嘴唇动了动,却是没有说出什么。

    李易看着她,诧异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杨柳青沉思了许久,才看着李易,有些乞求的说道:“我,我能不能把杨甫交给师伯管教一段日子?”

    李易能够体会到她说这句话的心情。

    杨甫是她和这些人唯一的希望了,有杨甫在,他们才有足够的理由去反抗武国朝廷,才有理由将武国皇帝从皇位上拉下来,扶杨甫上去。

    但这不能是她们一厢情愿,若是他们最后能够成功,杨甫是必定要坐上那个位置的,可事实是,这个皇帝------有些扶不起啊。

    他生下来的时候既没有红光异香,又没有五彩霞光,没有祥云缭绕,也没有景星出,庆云现,帝气冲霄,黑龙出水,凤鸣岐山,白虹贯日,甘露降地……

    他的母妃没有怀胎三年,他不能一出生就说话,长得也中规中矩,没有双瞳,没有四乳,手不长脸不方,手足纹理也不能成字,没有写着“杨甫以后要当皇帝”……

    他只是靖王,一个很普通的亲王。

    从出生到现在,没有一点帝王之相,也没有霸王的气运,王八的脾气倒是很足……

    这种人就算是以后当了皇帝,想吹牛说自己当皇帝之前多么多么牛逼,多么多么与众不同,都找不到素材……

    所以王老头整天唉声叹气,杨柳青也闷闷不乐,作为师伯,李易都有些心疼她。

    “管教倒也不是不可以?!崩钜椎懔说阃?,说道:“只是我的方法,可能有些与众不同,我担心……”

    “师伯答应了?”杨柳青抓着他的胳膊,惊喜的说道。

    李易看着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老脸一红,左右看了看,说道:“你别这样,让你师父看到了不好……”

    “对不起,师伯,我太高兴了……”杨柳青急忙放开他,说道:“只要您答应管教杨甫,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我也绝对不会干预您的……”

    李易暗叹口气,心中有些悲哀,为杨甫悲哀。

    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姐姐,这不是把自己的弟弟往火坑里推,这不是不给杨甫活路吗?

    他们两个------到底是不是亲姐弟?

    ……

    杨甫这个孩子和别人不一样,他是武国皇室,是身份高贵的亲王,别的孩子都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抽陀螺,弹玻璃珠子,扇画片,用弹弓打鸟,比谁尿的远……

    杨甫总是一个人玩。

    他一个人玩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他自持身份,不愿意和这些他眼中的贱民做朋友,也不愿意和他们玩耍,第二个原因是他来这里的第一天就得罪了胖虎,胖虎是这里的孩子王------得罪了王,那群孩子不揍他就算是对他和善了,没有人愿意和他玩。

    所以十四岁的杨甫只能一个人玩泥巴,李易不忍心告诉他他玩泥巴的地方就是胖虎他们比赛谁尿的远的地方,尿泥嘛,谁小时候没玩过?

    杨柳青走出院子,看着杨甫说道:“杨甫,你过来?!?br />
    杨甫抬起头看了看,皇姐看起来好像很开心,皇姐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皇姐开心,他心里应该同样的感到高兴才是,可是他为什么感觉到心里发憷,周围有些冷……

    他站起身,缓缓的走过来,乖乖的叫了一声“皇姐”。

    然后悄悄离皇姐身边的那个人远了一些。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毖盍嗫戳丝瓷砼缘睦钜?,这才看着他,说道:“从现在开始,你要听师伯的话,师伯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要像听我的话一样听师伯的话……”

    杨甫身体一震,脸色刷的一下惨白。

    他知道皇姐的师伯是谁,是他最怕,是他心里面怕的,仅次于二皇兄的人??!

    他猛地摇头,态度坚决:“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听他的话,我不要听他的话!”

    “杨甫!”杨柳青沉声说了一句。

    杨甫打了一个哆嗦,声音戛然而止。

    皇姐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不能不听皇姐的话。

    杨柳青看着他,说道:“叫先生……”

    杨甫抬头看了李易,满脸倔强,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李易挥了挥手,笑道:“先生就不用叫了……”

    他愿意帮杨柳青管教杨甫,是不想拒绝她,不想让她伤心。

    他也不是要教杨甫知识,而是要让他改掉长久以来养成的一些坏毛病,做一个不被大多数讨厌的人而已。

    每当听到“先生”这两个字,他的脑海中浮现的,只会是临别之前,那个女孩子含着泪的浅笑,以及伫立在宫墙上的那道身影。

    所以,离开京都之后,他就不会再收任何弟子,也不会再让任何人叫他“先生”了……

    杨甫不是,以后也不会有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