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的态度十分坚决,王姓老者叹了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

    不可否认,这段时间,他被景王的财力和势力深深的惊到了。

    何等雄厚的财力,才能在混乱之地建造出这么一个世外桃源来;又是何等强横的势力,才能将乱了几十上百年的混乱之地一举统一?

    他们有天罚,有神兵利器,还有一群实力超群的手下……

    若是能得到他的鼎力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可此事只能由公主殿下提出,殿下不愿,他也没有一点儿办法。

    他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说道:“老臣冒昧,还望殿下恕罪?!?br />
    “无妨?!?br />
    杨柳青摇了摇头,看着窗外,远处山间的林木郁郁葱葱,有不知名的的花香从外面飘进来,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露出的久违的笑容。

    “复朝大计,等到殿下养好身体,再从长计议?!蓖跣绽险呖醋潘?,语气顿了顿之后,才再次开口。

    “老臣担心的是------是靖王殿下?!?br />
    杨柳青看着他,问道:“杨甫怎么了?”

    老者叹了口气,说道:“靖王殿下------让老臣很失望?!?br />
    他原本只是对靖王有一点小小的失望,可是自从来到这里,每天都能见到景王,他不敢用靖王和景王比,而是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位晋王。

    起初他还可以用靖王年纪小,顽劣一点也是常事的理由来自己骗自己,可论年纪,晋王比靖王还要小一些,但人家怎么就……

    每每想到这两个同龄人之间的差距,他心中的失望就变成了绝望。

    若是靖王一直这样下去,就算是他们真的侥幸夺权成功------站在武国百姓的立场,还不如让那个杀兄弑父的逆贼当皇帝。

    杨柳青叹了口气,脸上难免的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又很快隐去。

    她笑了笑,说道:“杨甫的年纪还小,又有丞相在一旁教导,一定能改掉顽劣的性子……”

    王姓老者点了点头,他也只能用这样的理由来骗自己了。

    杨柳青想了想,美目忽然一亮,说道:“若是师伯肯教导他,想必他很快便能改掉顽劣的性子,那晋王李翰,便是师伯教导出来的,我记得师伯之前说过,李翰以前也很顽劣……”

    王姓老者对公主殿下的话并不怀疑。

    天不怕地不怕的靖王殿下,在禁闭室做了三天的算学题之后,最怕的就是景王。

    他甚至在路上见到景王都会绕着走。

    他宁远躲在树后尿了裤子也不愿意见到景王。

    “若是景王,或许真的会有些作用?!崩险呦肓讼?,又摇了摇头,说道:“但靖王殿下对此,一定会十分抗拒,更何况,无论如何,殿下都是先帝嫡子,皇室正统,殿下的先生,也必须是极有名望的大儒,若是拜师景王,日后怕是会生出许多事端,不利于大业……”

    公主殿下拜师,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

    武国的皇子,未来的皇帝,奉景国的王爷为师,这本就名不正言不顺,难免会落人话柄,对他们的日后的大计十分不利。

    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就会成为他们前进路上极大的阻碍。

    “能受到师伯教导,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毖盍嗫醋糯巴?,叹了口气,说道:“怕只怕师伯不愿……”

    王姓老者想了想,说道:“能成为未来的帝师,景王为何不愿?”

    “景国的皇帝,已经算是他的半个弟子了,景国皇室的公主皇子,也大都是师伯的弟子,多一个杨甫,少一个杨甫,又有何区别?更何况……”

    她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喃喃道:“更何况,师伯他懒啊……”

    ……

    醉墨怀孕已有数月,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但平日里还是要多走动走动,李易饭后陪她遛了会弯,陪她到徐福记的店里尝了几种新出的糕点,这才送她回房休息。

    卫良手里拿着一只双筒望远镜坐在外面,盯了街面好久,如果不是他的另一只手没有放在不该放的位置来回律动,李易一定会觉得他在做什么龌龊的事情。

    卫良放下望远镜的时候,才发现站在他身边的李易,一脸惊叹的说道:“景王殿下,此物若是用在战场上,岂不是可以亲眼看到数里之外敌人的动向?”

    李易有些为武国的人感到心酸。

    望远镜这东西,景国的军队中早已就装备上了,卫良作为守边将领,职位不低,居然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想想武国的皇子尚且会站在街上对着糖葫芦流口水,这一切也就不怎么奇怪了。

    “喜欢吗,喜欢就送给你了?!?br />
    李易不是一个吝啬的人,这东西成本不高,玻璃磨出来的,能值几个钱?

    寨子里的孩子都开始玩琉璃弹珠了。

    “送……送给我?”卫良怔了怔,说话的声音有些哆嗦。

    李易点了点头:“送给你?!?br />
    卫良脸色极度纠结,片刻后,才艰难的说道:“不,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李易摆了摆手,也不解释,径直走进了王府。

    卫良手里拿着这个被他命名为“千里眼”的神器,有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这东西,现在真的属于他了?

    好一会儿,他才接受了现实,望向前方的眼神充满了崇敬和感激------虽然那道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

    景王殿下,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啊……

    醉墨在房间休息,如仪和若卿她们出去了,李易在府中溜达了一圈,走到杨柳青的院门前时,脚步停顿,转身走进去。

    她现在已经能够进行少量的运动,正在院子里做一些恢复性的动作。

    杨甫也在院子里,蹲在房门口逗蛐蛐,看到李易进来,整个人哆嗦了一下,看了看院子里自己的姐姐,这才放下心来。

    “师伯?!?br />
    李易对杨柳青挥了挥手,示意她不用客气,王姓老头也在院子里,刚才好像在和杨柳青说些什么,见到李易进来,微微点头示意,却是不再说话了。

    李易看着她,说道:“我来是想说一下,现在天气凉下来了,过几天我们要回蜀州,你准备一下,到时候一起回去?!?br />
    杨柳青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恩,我知道了?!?br />
    “就这件事?!崩钜灼沉嗣趴诘难罡σ谎?,说道:“我走了?!?br />
    “师伯?!?br />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李易听得出来,杨柳青的声音有些犹豫不决,他转头看着她,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杨柳青脸上有着一丝犹豫之色,轻轻咬了咬嘴唇,这才抬头看着李易,说道:“我,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李易疑惑的问道:“什么不情之请?”

    “我,我……”

    李易看着她,发现她的脸色有些发红,说话吞吞吐吐,似乎要说的是什么极难为情的事情。

    他忽然怔在原地,心道不会吧……

    他可是她的师伯??!

    这中间差着辈分呢!

    如意会把他的屁股打肿的!

    “师伯觉得,杨甫他怎么样?”

    李易看着杨柳青,愣了一瞬,随后便回过神来,说道:“还行吧……”

    “比晋王李翰呢?”

    和李翰比------这就有些打击人了。

    杨柳青看着他,说道:“其实杨甫他虽然顽劣了一点儿,但是本性不坏……”

    她话音未落,蹲在房门口逗蛐蛐的杨甫忽然跳起来。

    他满脸都是怒色,指着刚刚打扫完房间,从房间里面出来的一名丫鬟,怒骂道:“你没长眼睛啊,没看到我的威武大将军吗,要是在武国,本王早就让人砍了你的脑袋……”

    不小心踩死了蛐蛐的丫鬟脸色煞白,浑身发抖。

    李易走过去,拍了拍那丫鬟的肩膀,笑道:“没事了,你先下去吧?!?br />
    待那丫鬟走后,他看了杨甫一眼,后者立刻后退几步,惊慌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易只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走到院子里面,看着杨柳青,问道:“师侄刚才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