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看了看柳二小姐,然后起身走出去。

    虽然房间里面的情形看上去似乎很容易让人误会,可她相信如意不会误会,如意是懂他的。

    想当初他和如意在齐国,在如意受伤反抗不了的情况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几个月的时间,他不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大婚之日他被如仪三人关在门外,如意收留了他,在两个人都喝醉了,同床共枕的情况下,他不也没有做趁人之危的禽兽吗?

    陈三小姐站在院子里,看着李端和永宁玩耍,见李易走过来,问道:“那女孩子怎么样了?”

    “没事?!崩钜滓×艘⊥?,说道:“她经历了很多事情,憋在心里难受,哭出来就好了?!?br />
    她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好,我听如仪说了这小姑娘的身世,她能走到这一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也很不容易了?!?br />
    李易很欣慰,就算是如意不懂他,干娘也是懂的,最起码不会误会什么。

    陈三小姐看着他,说道:“这女孩子身世可怜,你可不要再负了她……”

    李易怔了怔,回过神来,立刻解释:“娘,你说什么呢,我们……”

    “我刚才看到是你背她回来的?!?br />
    李易语气一滞:“我,那是……”

    陈三小姐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我又不是在怪你,你有本事,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我心里开心……”

    李易抬起头,见她已经转身走了出去,急忙道:“哎,娘你别走,娘你听我解释啊……”

    ……

    干娘可能对自己有什么误会,无论他怎么解释,她就只是微笑,李易后来干脆不解释了,时间会证明他的清白的。

    杨柳青的弟弟杨甫对他好像也有什么误会,这几天见到他都是躲着走,有一次他坐在外面,看到杨甫从杨柳青的院子出来,走到一半发现他了,瞬间就躲到了一侧的某棵大树后面。

    他坐在那里想着混乱之地日后的管理,顺便还给李轩明珠寿宁他们写了信,他在那里坐了一个多时辰,杨甫在树后躲了一个时辰,他走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杨甫也从树后走了出来,裤子上湿了一片。

    憋尿对身体不好,十四岁的孩子了,居然会憋到尿裤子……

    他完全可以随地解决,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能因为这里有不能随地大小便的规矩,就那么憋着……

    大不了被抓去做题啊……

    那套《算学初阶》,他才做了不到十道,花了三天时间,李易也不是死板的人,让那汉子将他放了出来,做不完以后慢慢做,反正有的是机会……

    杨甫年纪小,不懂得《算学初阶》的价值,倒是那姓王的老头,对此如获至宝,这些日子经常拿着这本书来请教他。

    一把年纪,能坐到丞相这个位置的老头,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所问的问题,全都是超过了这个世界算学概念和水平的题目,毕竟武国的算学水平如今已经被景国超出许多,武国不仅没有新算学,武国还没有香水,没有烈酒,武国甚至连糖葫芦都没有……

    数学不是他李易的,也不是景国算学院的,李易不介意这老头学会了之后在武国推行,当然,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光杆丞相,想推行都推行不了。

    “多谢景王解惑?!?br />
    老者将那本已经快要被翻烂了的《算学初阶》收起来,起身对他拱了拱手,说道:“老夫去看看公主殿下?!?br />
    李易挥了挥手,又叮嘱了一句:“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丞相说话还要注意一点?!?br />
    “老夫知道?!崩险叩懔说阃?,转身离去。

    老者走进去的时候,杨柳青的房间之中还有几人。

    杨甫正站在床前,可怜兮兮的说道:“皇姐,我不想去禁闭室了,我也不想去算题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这几天,他终于认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里不是武国,也不是以前的军中,这里除了卫良和陈青之外,没有人拿他当靖王。

    没有人会听他的命令,他不过就是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就要被抓进黑屋子里算三天题,那是什么题啊,鬼才想要做什么题,可是他不能不做,他不做不给饭吃,不吃饭他会饿死,连皇姐和丞相都救不了他……

    虽然这里有很多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好吃的好玩的,可他一天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一天也不想看见那个人了……

    老者走过来,看着他,微笑道:“靖王殿下,你先出去玩一会儿,老臣和公主有要事要谈?!?br />
    杨甫虽然心里不愿意,但还是噘着嘴,很快离开。

    丞相和皇姐要说的肯定是天大的事情,他要是这个时候捣乱,皇姐会责罚他的,丞相也护不住他。

    杨甫离开之后,卫良关上门,和陈青站在门口。

    老者走到床前,问道:“殿下的身体好些了吗?”

    杨柳青点了点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休息一段时间,就能痊愈?!?br />
    她靠在床边,望着窗外,缓缓道:“沧州已经重新重新落入朝廷手里,樊将军他们被打散,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

    老者安慰道:“樊将军没有那么容易落入朝廷手里,殿下安心养伤就好,您的身体好了,我们从头再来,到时候一定能和樊将军再见的……”

    杨柳青微微点头,老者看了看他,忽然道:“若是景王……”

    “不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杨柳青直接打断。

    “丞相说的,不可!”杨柳青抬起头,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她知道王丞相要说什么。

    王丞相也知道她知道他要说什么。

    几年之前,公主殿下誓要习武报仇,瞒着他们,偷偷来到景国,在景国待了不短的时间。

    那段时间,他们为了躲避朝廷的追捕,隐藏在混乱之地,即便知道公主殿下那时候的想法是何等的天真幼稚,武功再高又如何,凭借一人之力,还是不能和一个国家抗衡,可是他们没能拦住公主。

    两年之后,殿下归来。

    没有人知道那两年里,殿下有过怎样的经历,只知道殿下的武功突飞猛进,作战之时,每每身先士卒,成为了战场上的传奇,赢得了所有兵将的尊重,成为了他们的信念。

    直到前些日子,他才知道了殿下和这位景王的关系。

    他是景王的师侄,景王富可敌国,又掌握战场神器,天罚的制造之法,他手中还有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甚至统一了偌大的混乱之地,在武国,除了朝廷之外,没有一股势力能和他们抗衡。

    更加重要的是,他是景王,景王李易,一个缕缕创造奇迹,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

    如果有人能帮助殿下完成这件大事,此人非景王莫属。

    这几乎是他们最后,也是最大的希望了。

    “殿下!”老者看着他,缓缓的跪倒在她的面前,声音深沉。

    “殿下!”卫良和陈青同时在她面前跪倒。

    杨柳青看了看他们,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摇了摇头,说道:“三年前,我已经对不起师父和师伯一次了,我不能再对不起他们第二次?!?br />
    她转头看着三人,认真说道:“此事,以后休要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