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和杨甫差不多的年纪,又都是皇子,所以李易有意无意的总会拿他们两个人做对比。

    对比的结果说明了一个问题,人和人,皇子和皇子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同样的年纪,他们中的一个已经执掌算学院,搅动朝堂,事业达到巅峰的同时,还在泡他妹子,甚至还能烤的一手好鱼……

    另一个,却还在因为一只糖葫芦?;首拥耐?。

    高下立判。

    当然,这也和他们各自的境遇有关,李翰是天才,是几乎所有同龄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不能用他当做标准,这样会打击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杨甫虽是皇子,但是吃过的苦,却比正常人家的孩子还要多得多。

    可惜的是,这些苦难和挫折没有磨练出他非人的心境,反倒让他变得更加的极端和暴戾。

    这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李易对他的印象。

    他对此并不是多么在意,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只要本性不坏,就还有改过的机会,当然,这是杨柳青和王丞相的责任,他没有这个义务。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这道题太难了,太难了,我不会,我不会??!”

    “我错了,我不该乱扔垃圾,我不该随地吐口水,我错了,放我出去!”

    “皇姐,皇姐,丞相,陈将军,卫将军,救命??!”

    ……

    听到禁闭室里传来的惨叫声,李易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虽然那本只是《算学初阶》,但是当年李翰在他的帮助下,将这本书完全吃透,也用了不短的时间。

    若是让杨甫一个人钻研,怕是这辈子也解不完一半的题。

    他的目的也并不是让他解题,这里不是武国,也不是效忠他们的边军,暂时压一压他的气焰,不是一件坏事。

    卫良和陈青站在禁闭室门外,看了看里面疯狂拍门的靖王,转头看着那名老者,无奈道:“丞相,您看,这……”

    老者摆了摆手,说道:“便先依照景王的安排,挫一挫他的锐气也好……”

    卫良看了看远处的一道身影,小声问道:“丞相,这位景王……”

    “这位景王,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崩险吣抗馔旁洞?,直到李易的背影消失,才道:“他做了许多了不起的事情,景国那位天才无比的晋王,便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那位晋王比靖王的年纪还要小,如今已经能够在朝堂上独当一面,叱咤风云,唉……”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些许落寞之色。

    “既然是天才,岂是能够培养出来的……”卫良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他除了长得好看了一点,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老者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如果还想要那本你梦寐以求的《李子兵法》,最好不要这么想?!?br />
    “为什么?”卫良诧异的看着他。

    “因为那本兵法书是他写的?!?br />
    他话音刚落,身边的卫良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道烟尘缓缓消散。

    另一边,名叫陈青的将领张了张嘴,看着老者,难以置信的问道:“丞相,《李子兵法》真的是他写的,这怎么可能,他还这么年轻……”

    《李子兵法》是近几年来存在于诸国将士们心中的一本神书,据说这本书上记载了战场上数不尽的克敌制胜之法,十分玄妙,可惜此书被景**方牢牢掌控,并不外传,他们也只是听过这本书的名头,知道齐国和赵国的军队,因为这本书,在景国兵将手上吃了不少亏……

    卫将军对于这本书推崇已久,听闻这个消息,难以自持,也说的过去。

    “年轻就是错吗?”老者看了看他,问道:“景国皇帝年不年轻,辅政的长公主年不年轻,齐国三皇子年不年轻,晋王李翰年不年轻?”

    一句话问的陈青无言以对。

    景国皇帝致力于科技兴国,科学院之研究,在农事,军阵之上都有大量的应用;景国长公主有经天纬地的治国之才,不输任何一位他能叫得上名字的明君;齐国三皇子赵颐的事迹,他也早有听闻;至于景国的晋王------王丞相时常提起的这个名字,经常让他怀疑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些年轻人,真是不给他们这些老人留条活路啊。

    不过,他没有见过那本兵法,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还是觉得天罚好用,扔一个死一片,简单干脆,什么兵法,也比不过一堆天?!?br />
    老者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说道:“刚才忘记说了,景国的天罚,也是出自景王李易之手……”

    他拍了拍陈青的胸口,那个位置,有一道伤疤蔓延到脖子上。

    “还有,如果真要细算起来,你的这条命,也是景王给的?!崩险咭×艘⊥?,说道:“若是没有他提出的伤口缝合之法,一年前,你就因为失血过多死在战场上了?!?br />
    陈青张了张嘴,低头看了看胸口,呆立原地。

    老者轻叹口气,看了一眼依然在房间之内惨嚎的靖王,脸上浮现出思忖之色,许久,才再次叹了口气,转身缓缓离去。

    ……

    李易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揉了揉眉心,思考着一些事情。

    杨柳青受了伤,短时间之内,是没有扯旗造反的可能了。

    曾经效忠她的边军,除了留守大本营的卫良陈青两位将领,和不足五百的残兵,就只有一个一把年纪的老头子,和一个见了糖葫芦就流口水的痴呆弟弟。

    任务目标:推翻武国暴君的统治,建立一个新朝廷,扶持痴呆弟弟上位……

    任务进度:百分之零。

    任务条件:一位主将,一位副将,五百残兵,一个老头,一个傻弟弟,还有她自己……

    任务难度:满级。

    ……

    “景王殿下……”卫良缓步走过来,有些拘谨的搓了搓手,看着李易,想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吃饭了吗?”

    李易看了看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有一位将领,还是个傻的,这游戏还怎么玩,毫无胜算啊……

    开局几个人,装备全没有,还想推翻一个国家,就连他这位做师伯的,都为她担心……

    ……

    《李子兵法》其实是一个大杂烩,什么《三十六计》、《六韬》、《三略》……,整理之后,又杂糅在一起,是李轩这个不要脸的起的名字。

    这其实不是什么机密,打仗这种事情,不是靠着一本兵法书就能取得胜利的,外界对这本书的评价太高,是有很大的夸张成分。

    从书房里取出一本借给卫良,他接书的时候手都在抖,要不是李易扶着,可能当场就给他跪下磕头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他,李易想到一件事情,走到书房里面,从柜子里取出一个锦盒。

    随后走出书房,走到杨柳青房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

    “师伯?!毖盍啻哟采献鹄?,声音有些虚弱。

    “别,你躺着就好?!崩钜鬃吖サ氖焙?,她已经坐了起来,他将那只锦盒递给她,说道:“去年遇到一个武国商人,说这是你母亲的遗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打开看看吧?!?br />
    杨柳青打开锦盒,看到那凤钗的时候,身体一颤,下一刻,眼眶中便充满了泪水,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

    她屈起双腿,双臂环膝,先是小声的抽泣,很快的,便放声哭了起来。

    李易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身上背负着这么多东西,大哭一场,可以发泄出来一些,对身体有好处。

    “我煮了粥,你尝尝……”

    柳二小姐从外面走进来,手上端了一个精致的托盘。

    房间里面,床边,女子双臂环膝,哭的伤心至极,像是和男子山盟海誓之后又被残忍抛弃……

    李易坐在她的身边,像极了花言巧语得到女孩子身体后又始乱终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