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青伤了一条手臂,路上的时候,柳二小姐已经为她处理好了伤口。

    马车不能直接驶进寨子,从下了马车到寨子的这段距离,都是李易背她的。

    借那姓卫的和姓陈的十个胆子也不敢和公主殿下有亲密之举,这也没办法,可柳二小姐自己的徒弟,凭什么让他来背?

    虽然说她是自己的亲师侄,算的上是半个家人……

    可到底男女有别,就是跟在柳二小姐后面那个没胸没屁股心眼还小的白素,也比自己要强,虽然她看起来娇小柔弱的,但实力可是能排进天榜前十,李易保证,她一个绝对能打自己十个,背个人上山,根本不成问题。

    说到白素,李易总觉得这个女人对他有一种淡淡的敌意,不仅仅是因为上次他不小心碰到了她本就不存在的胸,那眼神,似乎------似乎像是自己抢了她家男人一样。

    在她不知道第几次用那种眼神看他的时候,李易终于忍不住了。

    他撇了撇她一马平川一片坦途的胸口,认真的说道:“我喜欢的是女人?!?br />
    这既解释了上次碰她胸口纯属意外,毕竟和如意比她只能算是半个女人,也解释了他不会和她抢男人,平常在他身旁晃悠的男人可就只有一个------这姑娘难道看上了老方?

    白素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咬牙道:“我也是……”

    李易愣在原地,她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说她虽然没胸,但也是一个女人,暗示自己可以喜欢她,还是------她和自己一样喜欢女人?

    应该是------前者吧。

    他叹了口气,世界上的女子这么多,他总不能见一个喜欢一个,顾好自己家里的这几位就够了,以白素为代表的万千女子------只能让她们伤心失望了。

    杨柳青被安排在王府,如仪她们早就得到了消息,几人在她的房间里面说话,李易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出府门。

    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休养身体,大概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等到她身体再好一点,醉墨她们在山中应该也住的烦了,到时候再一起回蜀州。

    至于其他的事情,暂且从长计议……

    ……

    卫良和陈青站在青石铺就,一尘不染的街道上,望着街头熙熙攘攘的人流,两边鳞次栉比的店铺,表情略微呆滞。

    挑着担子的小贩从他们的身旁经过,不远处的学堂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他们甚至看到一个粗犷的汉子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的背着“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甚至以为自己来到了皇都。

    不,这里比皇都还要干净、整洁,看起来,比皇都还要繁华,街头店铺叫卖的东西,有很多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过。

    山贼纵横,人人唾弃的混乱之地,竟然有这样的地方?

    他们忽然有些自卑。

    杨甫没有自卑,他吞咽了一口唾沫,站在街头一个小摊前。

    说是小摊,其实是一个移动的小车,小车上面放着一个琉璃箱子。

    他见过琉璃,但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琉璃箱子,更没有见过用琉璃当箱子卖东西的……

    透明的琉璃箱子里面是他没有见过的食物,用签子串在一起,看起来晶莹剔透的,他之所以知道这是食物,是因为旁边就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小胖子正举着一只签子舔的欢快。

    小胖子看着站在糖葫芦面前,不停流口水的少年,问道:“吃糖葫芦吗,两文钱一串,随便挑,买五串送一串……”

    杨甫这才知道这东西叫糖葫芦,他是皇子,以前他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各种山珍海味……

    但那是以前,后来在各州奔走,吃糠咽菜的时候比较多,眼前这种晶莹剔透的东西,在他看来,似乎比以前吃过的任何山珍海味都要好吃。

    他没有钱,也从来都不碰钱。

    那小胖子看了看他,挠了挠脑袋,从箱子里取出一只糖葫芦递给他,说道:“我叫林虎,他们都叫我胖虎,我没有在寨子里见过你,这支糖葫芦送给你,交个朋友吧……”

    杨甫看了看他,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羞恼之色,一把将那只糖葫芦打落在地。

    他是靖王,他是武国未来的皇帝,他的身份何等尊贵,怎么能要一个贱民施舍的东西,怎么能和一个贱民做朋友?

    小胖子拿着糖葫芦的那只手还保持着向前伸出的姿势,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反应,有些怔怔的看着他。

    杨甫狠狠的在糖葫芦上踩了几脚,怒道:“我才不要吃你的破糖葫芦,也不要和你做朋友!”

    “我也不想要和你做朋友了?!毙∨肿涌醋诺厣媳凰鹊南±玫奶呛?,吸了吸鼻子,看着他,说道:“你得赔钱?!?br />
    杨甫瞥了瞥他,不屑的说道:“我才不赔!”

    小胖子皱起眉头,说道:“你这就是在刁难我胖虎了?!?br />
    杨甫挑了挑眉:“本王为难你又怎么样?”

    小胖子低头看了看一地的狼藉,说道:“那你敢在地上再吐一口口水吗?”

    “呸!”

    杨甫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看着他,不屑道:“我就吐,怎么样……”

    小胖子回过头,对街上一个带着红袖章的汉子招了招手,说道:“我举报,有人随地吐痰,乱扔垃圾!”

    那汉子快步走了过来,问道:“王爷都回来了,还敢顶风作案,小弟,告诉我,是谁这么不讲公德?”

    小胖子指了指对面的少年,说道:“他!”

    “谁家的小毛孩子,该好好管教管教了……”大汉说了一句,将这个眉清目秀但是不讲公德的小兔崽子夹在胳膊下面,转身向学堂的方向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大胆,大胆,我要治你的罪!”杨甫被一阵浓烈的狐臭熏得几欲呕吐,脸色发青,四肢胡乱的挥舞。

    “站??!”

    “放开殿下!”

    两声厉喝在他耳边响起,他刚刚迈出两步,就发现他的身前多了两道身影,对他怒目而视。

    “哎呀,造反了!”那汉子没有放下胳膊下的少年,大声道:“兄弟们,有人造反……”

    哗啦!

    对面一处建筑的大门被人推开,十余名胳膊上带着红袖章的汉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将卫良和陈青二人围住。

    两人面色立刻一变,气势立刻萎靡下去,看着那汉子,说道:“你先把我家殿下放下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说个屁,这小兔崽子乱扔垃圾,不讲卫生,就该替他爹娘好好管教管教……”

    “咳!咳!”一名老者从后方走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易其实从一开始就在远处站着,缓步走了过去,看着那老者说道:“这是此地的规矩,随地便溺,随地吐痰,乱扔垃圾者,需要到学堂听课,完成随堂考试,作为惩罚?!?br />
    老者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到了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他看了看那汉子,点头道:“劳烦了……”

    “我才不要听课,我也不要考试……”杨甫还在挣扎,已经被那汉子带了过去。

    王丞相开口,卫良和陈青对视一眼,也不再阻拦。

    老者看着杨甫被那汉子带进去,这才看着李易,疑惑道:“此等惩罚之法闻所未闻,不知这其中,可有缘由?”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这寨子里的人,大部分都没有读过书,让他们听课考试,可比罚银或是体罚要有用的多,他们宁愿饿死在外面,也不愿进去读书,这种惩罚只要体验一次,他们便再也不会犯了……”

    老者怔了怔,随后笑道:“妙,实在是妙,居然能想出此等妙法,景王真乃神人也……”

    “过奖过奖……”

    两人客套间,那汉子竟然带着杨甫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极度郁闷的挠了挠脑袋,看着李易,说道:“正赶上测验,这小子居然读过书,五个字全写出来了……”

    想到他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才从里面出来,这小子居然只用了不到一刻钟,这汉子的心中更加郁闷。

    杨甫的脸上有些得意,说道:“不就是写字吗,有什么难的?”

    老者笑了笑,看着李易,说道:“此法虽妙,但却也有限制,对于读过书的人,就没有多少约束了,反而会有所助长,景王还是想个其他的责罚之法吧……”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丞相此言差矣,奖惩需要有度,一味的责罚,有惩无赏,又岂是解决问题之法?”

    老者思考片刻,点头道:“景王言之有理?!?br />
    “这么小的孩子,还是要以引导为主,有奖有惩,才是正道?!彼嗣罡Φ哪源?,说道:“你这次考试考的很好,应当奖赏?!?br />
    “我那里有一本《算学初阶》,乃是景国算学院秘密教材,其上有经典例题一百道,若是能全部解开,就能初窥算学门径,当年晋王李翰就是从这本书开始,一步步当上景国算学院院长的,一般人我不传给他,这次就奖励给你了?!?br />
    他指着杨甫,转头看了看那汉子,说道:“带他去禁闭室,我一会让人将《算学初阶》送去,你亲自盯着他,算不完不许出来!”